第四章预订名额(1/2)

加入书签

  两年后,赤水脚步轻快地往她师傅云晴真君的洞府奔去。(簪缨世族/html/0/270/)她的内心,那最后的一点不安被抚平,如若抛开了一个笨重的大包袱,混身轻松。

  这两年里,她已经和她那几位师姐混了个熟,在宗里,虽也声名远扬,但并不是像在千云门里那样,人人避之不及。

  虽然她并非有意,但翠烟宗内的弟子见到她时,比起刚开始从弥虚幻境出来时的好奇,现在则是带着一脸的佩服和不甘。

  没办法,她已经让她们输掉很多灵石了,可是她们貌似还没有要放弃的念头,赤水对此也很佩服。

  关于这事,其实还得从赤水住进小山谷里说起,虽然赤水并不觉得有什么,但她那位云晴师傅似乎养了极多灵虫,每到晚上,就会出来huó dòng,每每都要攻击她的小木屋,有一些就连不怕虫类的赤水都不想再见到,因为那形状实在是太恶心了,还好她早已辟谷。

  她在法阵的帮助下,安然度过了十几天后,她之前见到的那几位师姐终于回山谷了,在白天回来的。

  她们一回来就钻进赤水的小木屋,想看出个究竟,不过白天赤水都是将法阵撤去,以节约灵石,她们自然什么也没有发现。

  最终,还是她那位较开朗的大师姐吱吱唔唔地问她什么时候搬出去,她方才知晓,翠烟宗内,早已就她多少时间搬出去而开了赌局,吸引了大批的弟子xià zhù,而她这几位师姐便是其中之一。听说还有元婴真君加入其中。

  她当时很是无语,虽然也猜到了她们没有在山谷居住的具体原因,但也没有想到影响力会是如此之大。

  她当时就同几位师姐说她不会搬出去住,没有想到她们并不相信。跟她讲述了云晴师傅并不会介意这些,让她不要死撑后,趁着天还没有黑,又匆匆的离去了。

  赤水当时有些鄙视她们,真是为了赢赌局,无所不用其极,要是云晴师傅不介意,她们怎么会是偷偷摸摸的回来,还不让她告诉云晴师傅。

  后来她自然而然便知道了。云晴师傅不是不介意,只是有些拿不下面子去逮她们,若是被她拿住了,那下场……,赤水绝对不想去偿试。

  就因为那场赌局,那些输得越多的弟子,就越是不甘心,逼着庄家重新开局,一直到现在,最长已是押到了五十年内。

  其实赤水自己也想去xià zhù的。但想到众人的怨气已是极大,她还是不要为了一点灵石,火上浇油的好,这才作罢。

  而现在,她之所以心情较轻松的原因自不是这些小事,而是之前她从那块翡色玉片上得知,那位黑衣前辈让她作好准备,在下一次传承秘境开启时,争得名额进入。

  赤水当时见之就松了一口气。毕竟她与她几位师姐相处得不错。和云晴师傅也是相安无事,要她真的当内奸去害她们。她还是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原来那位黑衣前辈让她入这翠烟宗,便是要进那个传承秘境啊!入宗两年,她对传承秘境自是有了一定的了解。知道传承秘境是近万年前开辟了此块大陆的先辈为了以防某些他们认为重要的东西失传,而在传承秘境内留下的备份。

  他们根据那些东西的重要程度,在外设下各种厉害的陷阱禁制,只有通过了那些考验,才能得到物品。

  这传承秘境设下法阵后,每百年才能开启一次,须得金丹期修士才可以进入,一次也只能进去二十人而已。

  因为是当时的四股势力合力建成,这二十个名额被分成了四份,翠烟宗自是得到了其中的五个名额。

  而这五个名额,皆是由翠烟宗内门弟子分得,那位黑衣前辈费心安排,对她云晴师傅更是了解,知道云晴师傅在收集乐器,便让她送上古琴,选择了一条最容易的路,终是让她入了内门。

  她心里自是有了底,虽然进传承秘境的弟子须得看机缘,有些丢了性命,有些却是能从里面得到不错的东西,不能一概而论。

  不过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须有三两三,才敢上梁山,一般会去那传承秘境之人,皆是有所凭借,是宗内弟子中的姣姣者。

  那位黑衣前辈给了她百年的时间作准备,这绝对足够了。其实她本就对那传承秘境有些兴趣,就是黑衣前辈不要求,有机会她定也是要去看看的。

  至少,从宗内弟子的反应来看,并没有黄阶秘境传得凶险。

  而今年,正是传承秘境开启的年份,她入宗试炼,之所以会去那弥虚宝塔,就是因为宗里的前辈们皆是在准备这传承秘境相关事宜,没有心思来管她们,算是让除了她以外的其余报名弟子捡了个大便宜。

  至于她,则无疑是一张催命符,不过这两年下来,她倒也体会到了一点好处,那就是她的感知又涨了一大截,而她五个元神的修炼速度,猛地翻了一倍,加上此地的灵气浓密,她又有五行弥合阵相助,那修为是噌噌噌往上涨,涨得她心慌慌乱跳,三个意识,虽然她现在还能勉强稳住,但以后怕是难说了。

  因为她现在仍没有找出具体的解决办法,只有趁着闲瑕时一遍遍地向另外两个元神叨念起天极真人的事,让她们引以为戒,莫最后弄得玉石俱焚,那就悲剧了。

  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用处,不过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就算是安慰自己也好,她有些无奈地想道。

  待她来到云晴师傅的洞府前,她理了理身上穿着的黑色带银边法袍,正是她入宗时穿的那一套。

  因为被云晴师傅嫌弃,她领取宗内供给后便换上了内门弟子的浅绿色衣裳,仍是没有讨到好。之后,她以前准备的各种颜色衣服都穿过,皆是如此。无奈之下,赤水干脆又穿上这一身。估摸着云晴师傅看什么都不会顺眼,那她自己穿着舒服就好。

  进里后,便见不只云晴师傅在,就连她大师姐三师姐四师姐都在,另外的三位师姐有的去做任务,有的去游历了。

  不是她说,她们七个师姐妹,就从来没有到齐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总是会差几个。

  不过要是到齐就更喜剧了,她排行第七,那可就是名符其实的七仙女。

  她暗自黑线了一下,上前恭敬行礼后,便在一旁站立。

  云晴真君状似轻闲的依在木椅上,仅是淡淡瞥了赤水一眼,复瞪向其余三人,“给我说吧,你们谁要去传承秘境?我怎么也去抢一个名额来。”

  赤水见云晴师傅今日并没有再说她的衣裳,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微微惊讶,师傅召见,原来是这事啊?

  说来也怪,这去传承秘境之事,有时候众多人争着去,名额需要用抢的,有时候却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就比如她云晴师傅去的那一次,以她云晴师傅的话来说。我随便捡了个名额就进去了。

  就见她三位师姐。皆是额上冒着细汗,似是云晴师傅逼她们去做伤天害理的事。很是不愿,可又不敢反驳云晴师傅的话,以赤水看来。好不可怜。

  云晴师傅自从三百余年前凝结元婴成功后,便陆续收了五个徒弟,之后第一个百年因为没有徒弟突破到金丹期,她只好作罢。第二个百年,二师姐被逼着去了,虽是保住了性命,却是没有什么收获。今年是第三个百年,她云晴师傅又在逼她们了。

  她六位师姐,也就只有六师姐同她一样,尚在筑基后期,其余的都已突破到了金丹期,除了二师姐已去过外,都有资格。

  似乎五师姐比较聪明,早在两年前,她入宗后不久,就美其名曰需去游历增长见识,拜别云晴师傅后就不知去向,现在不知道在哪里逍遥呢?

  等这几位师姐反应过来时,云晴师傅已是知道了她们的算盘,哪还会放行。

  就听大师姐最先表态,很是义正词严,“这名额甚是珍贵,我自愿让给两位师妹,留下来指导元叶和赤水。”

  元叶是她六师姐的名字,赤水心里嘿嘿一笑,很想插嘴说她不需要指导,但想到说了这句的后果,便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