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节(1/2)

加入书签

  甘来似眼睛亮了亮。如果往好的方面想,年时倦害羞是因为他,而之所以在那个时候因为他害羞是因为在帮他脱裤子。他是不是可以认为……年时倦喜欢他?

  甘来似“刺啦”一声,将书包带子扯掉了一半,另一半还顽强地和书包相亲相爱。

  如果这样……

  甘来似咽了咽口水,有点犹豫着要不要想想坏的方面,但是,但是……

  这个可能性地魅力太大了。这个想法一摆在甘来似的眼前,就炸得甘来似迷迷糊糊的,忍不住想要傻笑。

  啊……

  年时倦喜欢我。

  年时倦他……喜欢我啊……

  甘来似歪着头,望着车顶,忍不住地笑。

  年时倦……喜欢我……

  苗湘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虽然很好奇,但是很坚定地忍住,一次都没有看后视镜,深怕看出点儿什么来,要知道上一次祖宗那句话弄得他三更半夜觉得家里到处是人,热闹的过分。要这一次……苗湘很坚定地转过头,直视前方,直到到了,他才松了口气。

  甘来似乐呵了一路,直到看到熟悉的大门,他才回过神了。

  年时倦……更有可能不喜欢他。

  甘来似在车上坐了有一会,苗湘一直冒着冷汗,到最后忍不住想开口了,甘来似才打开车门下了车。

  呼。

  苗湘松了口气,立刻踩着油门就走。

  甘来似没多在意,他更为在意年时倦是否喜欢自己,更在意……年时倦今天去哪儿了。

  甘来似看着防盗门,没敲,反倒是从书包里拿出了他总共也用不上几回的钥匙,打开了门。

  很安静。李嫂还没来,家中……好像没人。

  甘来似先是进房间看了看,没人,被子很乱,早上出门的时候……折好了的。

  甘来似思维有些扩散了。

  微博是个好东西,贴吧也是个好东西。甘来似……懂了很多该懂得,和不该懂得。

  比如……

  甘来似将书包扔地上,坐在床边,拿起被子,嗅了嗅。

  没有异味。是淡淡的沐浴露味。

  甘来似悄悄地松了口气,又拿起枕头看了看,嗯,没有长头发。

  甘来似彻底松了口气。

  什么也没有,什么人也没来,年时倦应该只是睡了个午觉,然后就走了。

  还好。

  甘来似捡起书包,拍了拍,又拎着书包到客厅。

  但是……年时倦去哪儿了呢?

  年时倦想着先找他哥说说,看看他哥是不是知道些什么,但一到年时灏的公寓,他就发现,他哥竟然感冒了!

  年时倦站床边愣了很久,才反应过来,摸了把年时灏的额头,很烫,但面色却有些惨白,嘴唇也干得很,他当机立断,半拖半扶地将年时灏弄车上,然后去了医院。

  就这么折腾了一通,年时倦盯着医生责怪的眼神跑上跑下,也不是他不想叫苗湘,而是这个时间苗湘也该去接甘来似了,他也就只能自己弄了。

  弄完这一通,年时倦坐椅子上休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年时灏。

  年时灏脸色本就惨白,刚一通下来,算是有了点儿气色,但又在纯白色的被子下一衬托,啧,反倒是更白了。

  这可就麻烦了。

  年时倦看着年时灏的脸,想。他哥是不病就算了,一病……就病得要死要活,也不知道这感冒有没有什么问题,要是引起个肺炎什么瞎东西之类的……

  年时倦抖了抖身子。算了吧,事儿就不说了,他就在这儿陪一会他哥,反正一时半会也不会回乡下,不着急,就是不知道看护什么时候来,否则他就只能可怜兮兮地在医院里再回味一下医院的食堂了……

  看护是个小哥,挺高的一个,年时倦暗戳戳地在他身边晃了一下,还行,就比他高了一点点。嗯。一点点。小哥挺热情的,还想跟年时倦唠个嗑,年时倦认为自己只是归家心急,没多说几句就走了,小哥倒是挺失望的,也不多说,拿起手机开始玩儿。

  李嫂来的时候左右打量了一下,看了好几眼,才确定下来,二少爷他也不知跑哪儿去了,留下个小孩子看家,真是可怜哟。但虽然心里这么想着,李嫂也没表露出来,做菜也是麻利,就是时不时看几眼甘来似,看甘来似一个人乖乖地坐客厅写作业就更心疼了,要知道她那孙子可是燥得很,吼几次了,都不写作业,整天要东要西的,哪像这个,又俊,还听话,等会儿二少爷回来必须得和二少爷说说。

  饭菜已经做好有一会儿了,但是甘来似没吃,他说等着年时倦回来一起吃。这可就让李嫂这颗心软了,这孩子!也太听话了!

  年时倦一回家,就接受到李嫂责备的眼神一枚,和乖乖坐在沙发上写作业的甘来似一只。

  年时倦过去摸了把甘来似的头,低下头看了眼,“写什么题啊?吃饭吧。”

  甘来似点了点头,将笔盖合上。

  “下次要是我再这么晚回来,就别等我。”年时倦给甘来似夹了筷子菜,说。

  “还会有下次吗?”甘来似问。

  年时倦眼睛转了转,“举个例子嘛,别说了吃饭吧。”

  甘来似没说了,头也不点,闷头刨饭。

  李嫂今天很反常,没做完饭就走,等着年时倦吃完饭了,才悄悄地拉过年时倦说。

  “二少爷啊,不是我说,甘少爷多听话啊?我一来也不多问,自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