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1/2)

加入书签

  很自然而然的,太子爷又没有滚,抱着她飞身而起,两人潜伏,一起上了楚皇的屋顶。

  小心翼翼的揭开屋顶上的瓦片,低头看着屋内那两人!楚皇,还有一个,是他们久违的“老朋友”,“老熟人”,上次被无忧老人引走的莫邪。

  莫邪武功高强,一个不小心,就会被他察觉,是以澹台凰和君惊澜,这会儿都极为小心,没有弄出半点响动。

  凝神贯注的看着下方。

  莫邪进去之后,竟如同回了自己家一样随意,也没对楚皇行礼,便径自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没有任何客套之词,开口便道:“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

  楚皇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自然是为了皇位之事,尊者应该明白朕的考量!”如今太子之位空悬,偏生的楚玉璃即便从太子位上下来,大多数的大臣们还是拥护他,剩下的一小部分,则都是楚长风的人。

  支持楚长歌的,那都是些酒囊饭袋,朝廷里的蛀虫,说话没有半点威慑力可言。

  澹台凰瞄了君惊澜一眼,有点纳闷,楚皇的皇位和莫邪有个啥关系?君惊澜微微勾唇,示意她稍安勿躁,耐心的听下去。瘪嘴,耐着『性』子接着听。

  而莫邪听了楚皇的话,当即便冷哼了一声,阴暗沙哑的声线响起:“你我也算是忘年之交,恕我直言一句,楚玉璃在煌墷大陆忤逆我,我自然也恼了他,但是论起继承皇位,谋定天下,你其他两个儿子,却都没有他的本事!你便当真准备只凭个人喜好,将皇位交给楚玉璃?”[]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77

  他这般一问,屋顶上的澹台凰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虽说楚玉璃上次险些没死在莫邪的手上,但莫邪对他也并不是全无师徒之情!

  楚皇听了莫邪这话,皱起眉头偏头看去,威重的瞳孔闪过几丝惊诧:“尊者如此,莫不是和楚玉璃有了些师徒情分?”

  “师徒情分是没有多少,但是这个孩子很特别!否则当初,我也不会答应你的请求,将他带走!尤其,他不论怎么磨练,都不可摧折,那孩子的身上,就像是有一根不可折断的韧骨,从容不迫,聪明睿智,遇逆境而越挫越勇。凭心而言,这样的『性』子,绝对是成为王者的不二人选,我不过是就事论事而已!”莫邪缓缓的说出自己的心中的想法。

  师徒情分?澹台凰有点奇怪的偏头看了君惊澜一眼,当初在雪山莫邪说自己是楚玉璃的师父,但是她并不相信。但是今日,又听见他这么说,这让她很是疑『惑』,难不成真是?

  她这眼神扫过来之后,君惊澜缓缓点了点头,算是肯定的答复。答应过楚玉璃不说,但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说不说她也会知道。

  她微微扭过头,接着看着下头,脑中也冷不防的想起君惊澜曾经说过的话,楚玉璃曾经从皇宫失踪过几年,那么那几年,莫非就是被莫邪带走了?

  可莫邪这话一出,楚皇的面部表情忽然变得极为狰狞,几乎有点不满的咆哮:“当初朕让你将他带走,就是为了彻底除掉这个麻烦,谁知你竟然还让他活着回来!”

  御书房里昏黄的灯,映照着楚皇乌云密布的神情,没有半点属于皇帝该有的兼爱天下的气魄,之后充满着小家子气的阴毒和自私自利。

  相较之楚皇的暴跳如雷,莫邪的反而淡定得不似人。他不冷不热的抬头看了他一眼,阴阴凉凉的笑道:“到底也是你的儿子,从小就给他喂毒还不够?非得弄死了他,你才能开心?”

  澹台凰瞳孔一缩,猛然想起那一日百里瑾宸的话,楚玉璃的身上有慢『性』毒『药』,难道这些都是楚皇干的?

  正在她疑『惑』之间,楚皇十分坦然,甚至是坦然到大大方方的承认:“没错,他的出生原本就是个错误,过度的聪明,也将成为长歌的威胁,朕容不下他!世人都说随着你修炼邪功,没有一个人能活,朕才让你将他带走!可你却没能如朕所愿,在最容易下手的时候除掉他,如今这般局势,你也要负一定的责任!”

  楚皇这般说着,倒是让莫邪笑得有些玩味,低着头慢慢的旋转自己手上的龙头拐杖,似笑非笑的问道:“那当年,你为何不自己出手?”

  何必用慢『性』毒『药』呢?直接下了穿肠的毒『药』,一切不就结了?

  “王家!”楚皇缓缓吐出两个字,当年若不是忌惮皇后身后的王家,他怎么会借莫邪的手,来做成这件事?

  莫邪的翸鄀大陆的声望极为可怕,楚玉璃失踪之后,所有人都在找他,可,最终在探查到可能跟莫邪有关之后,所有人都放弃了![]卿本凶悍:逃嫁太子妃77

  首先,没有人敢得罪莫邪。而且没有一个人会天真的以为,从莫邪手上出来的人,会有半分存活的可能,就连楚皇也是这样想的!可最后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莫邪闭上眼,沉默了一会儿,终而不阴不阳的笑了一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要出手!但如何出手,是我的事情,能不能渡过难关,得看楚玉璃的造化!若这一次他还能从我手中存活,那便是天意,本尊也没有办法再扭

  转!之后你楚国的事情,也再与我无关!”

  见莫邪答应了,楚皇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明白莫邪这话,是表示他不会直接出手取了楚玉璃的『性』命,但只要他出手,那也定然是九死一生!

  是以,他笑着开口:“多谢尊者!”

  “你也别急着谢我!”莫邪不冷不热的笑着打断,打断之后,又接着开口,“若是他此番侥幸从我手中逃过,我会为他解了离合蛊,飞龙将起,若是命中注定,本尊再也不会挡他的路!”

  尤其,他与无忧之间的恩怨纠葛,也是时候做个了断了!

  莫邪说完之后,不等楚皇回话,便起身出门。

  楚皇深呼吸了一口气,和莫邪相交多年,他自然是知道对方的脾『性』,莫邪已经决定的事情,他再说也不可逆转!只希望这一次,莫邪不会叫他失望,真的能为他除掉那个麻烦!

  莫邪踏着夜色离去,屋顶上的澹台凰脸色扭曲了一会儿,实在对这两个人有点恼火,眼珠转了几转,看了君惊澜一眼,后者会意。

  扬起袖袍一甩,罡风乍起,四面的风开始呼啸,叫人分不清动手之人在哪个方位。

  旋即,一块极大的石头,对着莫邪的方向……“砰!”的一声,砸了过去!

  撞出好大一阵响动!

  这般惊天的响动,自然引起了皇宫御林军的高度重视!御林军们双腿耍起风火轮,对着莫邪所在的方向狂奔而去!尤其皇后手下的人,跑的一个比一个快!

  原来羞辱了皇后的刺客在那里,难怪他们半天都找不到,赶紧去抓住!

  莫邪莫名其妙的看着忽然从天外飞到自己跟前石头,罡风四起,也不知道对方是从什么地方出的手,远远的看见一群御林军往自己的方向冲来,嘴角一抽,只得飞快掉头逃跑!

  楚皇和自己相交的事情,是绝对不能让外人知晓的!楚皇需要借住他的力量,而他需要借助楚皇手上的权利,互相帮助,却是绝对不能让天下人知道这些,那他现下不跑还想怎么样?

  莫邪被御林军追杀了半夜!尤其到了后半夜之后,他躲过箭羽,跑出皇宫,原本以为可以逃出生天,楚长风听说皇宫闹了刺客,还冒犯了他的母后,从楚玉璃府中出来之后,便带着禁卫军满京城去搜查了!

  楚长风是何等人物?真的认真搜查起来,莫邪就只剩下两眼泪双流的命,曾经被君惊澜设计之后,很多秘术也没办法施展,只得没命的跑!

  楚皇知道了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也十分忧桑,要是莫邪被抓了,说不定他们两个的关系就暴『露』了!到时候他国君王,都将如何看待自己?整个楚国的声望都会毁于一旦!

  于是他郁闷的一整个晚上没睡着!

  而今天受尽了侮辱的楚皇后,在皇宫里头到处砸东西,努力的向人民群众展现着她滔天的愤怒!

  天色将明,楚皇后和莫邪收拾了,楚皇失眠了,这时候如果再出手教训楚皇,结果定然是让他们不好脱身,澹台凰有点不甘心的笑了一声,等楚长歌准备好了,再来收拾他!

  几人遁走,翠花也大摇大摆的跟上,小星星童鞋由于最近被翠花压迫得太惨,于是忍不住跟在她身后作死!伸出一只脚,在它背后比爪画蹄,做殴打状……

  但也就只敢做做样子,一直保持着一段距离。比爪画蹄到兴高采烈,两眼笑眯眯,结果……翠花忽然扭过头——

  “嗷呜!”小星星开始惨叫!

  翠花狐狸脸一肃,冲上去几爪子往它脑门上狂呼:“嗷!”不作死就不会死,你造吗?居然敢对着花爷淑女般的背影比爪画蹄,你真是活够了!

  澹台凰走了几步之后,忽然扭过头看向君惊澜:“我在前头走的时候,你有没有学小星星一样,在我的背后比手画脚?”

  “你说呢?”太子爷懒洋洋的笑着,将这个问题原封不动的抛了回来。

  澹台凰小小的思考了一会儿,觉得这丫应该不会这么猥琐,这才扭回了自己的脑袋。心下忧愁,莫邪此人太过神秘,也不知道他会准备什么招数去对付楚玉璃,这让澹台凰有点忧心,必须找机会去通知楚玉璃一下!

  子夜风大。两人并肩而行,这个夜晚虽然不平静,但即便搜查的人,也没有多少人会重视在路上散步的情侣,楚国的街道,和北冥的街道到底不同,风格更是南辕北辙。

  现下他们哪里都不能去,皇宫出了这么大的事,楚玉璃和楚长歌那边肯定都被盯着。京城里面的客栈也不能随便住,皇城来看两个陌生人,在客栈入住,定然会引起搜查者的高度重视,很快就会暴『露』,便不如索『性』在这儿转几圈,等到天色大亮之后再说。

  还没走几步,便看见天边一阵烟花炸响。君惊澜看了一眼,容色微变,虽然还是笑意融融,但总让澹台凰觉得他的笑,有点怪怪的味道。

  她奇怪的扭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干娘到了,瑾宸也到了。不过看信号情况,他们两个并不在一处,干娘也还没有找到我们!”太子爷将这件相

  对来说很有点悲催的事情,告知澹台凰。

  澹台凰嘴角一抽,郁闷的开口道:“你是意思,是你干娘她要来了?”

  想起南宫锦,澹台凰就不可抑制的咽了一下口水,能把好好一群姑娘当成神经病锻炼的人,要是找她报仇起来,恐怕她的下场会相当可观!

  太子爷十分诚恳的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干娘要来了!

  “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让我们避开她?”这妖孽这么聪明,应该是有办法的吧?

  君惊澜沉『吟』了一会儿,慢悠悠的开口道:“干娘应该是找不到瑾宸,所以干脆来找我们报仇!瑾宸是知道在煌墷大陆,迟早会被找到,于是索『性』躲到了翸鄀大陆!”

  “我不是在让你分析原因!”澹台凰不太耐烦的打断他。

  君惊澜又笑了声,终于不怀好意的笑道:“很简单么,让干娘知道瑾宸的下落,自然就没闲工夫来管我们了!”

  呃?

  澹台凰开始认真思考可行『性』,那个啥,虽然百里瑾宸是在澹台凰的帮助下逃的,但是为了自己的安危,要不还是把百里瑾宸给出卖了吧?

  她在心中很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思考着,反正她已经拯救过百里瑾宸一次了,他又被逮到,那就是他自己没本事,不关她的事了!

  她这般想着,为了避免自己心里愧疚,我自我暗示一般,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的,死道友不死贫道!但毕竟放走百里瑾宸的事情,是她一个人干的,扭头瞟了君惊澜一眼,咳嗽道:“咳咳,这事儿是我干的,你干娘找到你,你也没什么关系,你确定你要帮我出卖百里瑾宸吗?”

  貌似那是他弟弟,不知道他下不下得了手。

  “太子妃,你的记『性』真不好!”太子爷笑得极为温和,旋而十分温柔的道,“你好像忘了,瑾宸潜逃的时候,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说了些什么?

  澹台凰一愣之后,想起来了!影『射』了很多关于君惊澜知道楚玉璃落难而不告诉她,还见死不救的事!

  澹台凰偷偷的偏头瞄了他一眼,看太子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