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万云少主(五十一)灵魂吞噬(1/2)

加入书签

  樊彦(莫邪)猛收神识,将所有神识内敛进识海,审视着全身经脉在突破瞬间的变化。

  樊彦在酥酥麻麻的电流中,飘然的飞起,涓涓细流穿过识海,带着透骨的暖意。挑开空荡识域中血色的迷雾。

  在识海深处神秘的空域,血色的光团仿佛朝霞甩出的闲逸地红云,璀璨地闪着珍宝的光。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红,刹那间化成金色的火焰,放出万道红光。

  编织在光团外的一道道血色的线丝,发出一声断裂声,接着爆珠一般,碎成一片血色气团,一吸之间熔成清纯的真气。

  突然一声惊心透骨的哀鸣声,从识海中响声,声音悲凉而又凄惨,焦急而又寒心。“挡住他,不要让他回归识域”?

  樊彦惊喜若狂神色,立即僵住了,浑身颤栗,像筛糠一样哆嗦起来。脸色陡然变成灰黄,死了似的。牙齿哒哒的打架。

  一道白色光芒从红色火焰中飞出,带着清凉,闪着点点滴滴的白光,瞬间飞向识海庭。那雪亮的光芒,在识海空域里放出万道霞光。空旷无垠的识域,亮起六颗不同颜色的星光,迷离,灿烂,交相掩映,流银泻辉。幽幽的,像苍茫的大海上明灯。闪烁着,像一眨一眨水灵灵的眼睛。

  樊彦感觉到神识仿佛魔鬼抓住似的,瞬间从圣体中抽出。慌得犹如冷水浇身,烈火焚识。全身的血液都沸腾,心仿佛要飞起来一样在胸膛里乱撞。

  惊天一声闷雷之后,樊彦的神识如一片落叶,飘向不知名的空域,时而随风吹进深渊,时而涌上浪尖。恐怖感一股脑的涌来,失去了方向和坐标。

  刹那间,一道夺日的光亮。如强烈的阳光,照的整个空域都白茫一片。一股强大的神识引力开始拉动樊彦的神识。

  樊彦发出一声哭音,“不要吞噬我”。

  一个黄色光点,挣扎的在空域间逃遁。一道玉树银花的电波,打在黄色光点上,一阵嗡鸣之后,黄色光点仿佛微尘似地停在空域内。数道鞭形光芒挥来,黄色光点像被拉死狗似的拉近白色光点。

  接着空域里传来一声,吸食和咀嚼之声。转眼之间,黄色光点就被白光吞噬了。

  万云洞圣迹殿内。一珠黄色圣迹晶破碎了。正在当职的候峰护法使大惊,樊彦少主魂晶破碎,这怎么可能?候峰急点环形光盘。数百缕强大神识,罩住了情花谷。数十吸之后,数百名凝气境圣者围住情花谷。

  圣迹殿不远处的一个不起眼的山洞内。夜晶石照着简陋的石室。石室内一个硕大的石床上,卜神抱着一位圣女缠绵着。圣女如浪的秀发,铺在卜神的干瘦的现了形胸骨上。一双柔软饱满的尤物,在干瘦的皮包肋骨上一阵揉蹭。樱红的双唇如雨的噼噼啪啪亲着沟壑纵横的老脸。

  “神,给我一颗好吗?你留那一颗也没用。好吗”?娇娇滴滴声音从樱红的小嘴中传出。

  卜神半迷着眼睛,享受着久违的快慰。不紧不慢的说。“容儿,你不是还有十五棵吗?你这人贪心太大了吧。要建化身境大军,反了圣境不成”。

  覃容娇喘连连。“神。我的都让那该死的芫蝉吃了,给我一颗,你们一同进入化身境,我还当你的修奴。一直陪你左右还不好吗”?

  “不好”。卜神神神秘秘的笑道。

  覃容猛的一愣,一片阴云浮现在脸上,她感觉到儿子樊彦的神识与自己的联系瞬间中断。覃容的心咯噔一下。呼吸跟着急促了。双手紧紧的抱住卜神的身子,泪水在眼眶中一闪而过。接着娇笑的盘着卜神的圣体,又撒起娇来。

  卜神睁开迷离的眼睛,看向某一空域,缓缓的道。“好强的威能,能如此扰动天地灵力”。

  “神,别走神,那不管我的事,我们……”。一阵强烈的爆音响彻万云空域。

  卜神凝神看向远空,不住的摇着头。

  情花谷外,数百凝气境圣者打出一道道术法,轰向情花谷外的大阵。每一道术法打下,透明无物的空域里,阵阵灵光闪动,大阵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之声。看来情花谷大阵破除,只在瞬息之间。

  情花谷内,情花谷大殿外的空地上空荡荡的,数百战甲圣女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只有如香脸上淌着香汗,两肘紧紧的抱着,不知所措的盯着情花谷外的大阵。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大圣者,攻击少主的情花谷。只好头昏昏然的看着,骨头软软的坐在地上。

  大殿内一位冷峻圣士闭目而坐。身体外强大的天地灵气形成的气旋,还在疯狂的扭动着。似乎瓶颈突破并没有完成。

  在圣士的识海中,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