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章逃命天涯(三十三)主仆的心(1/2)

加入书签

  夜在柔和月光里朦朦胧胧,星光迷离,晶光灿烂,交相掩映着流银泻辉。莫邪带着春风般的笑意,在轻轻的柔柔的夜风中不紧不慢的飞行。矫健身影划过苍穹的光芒与月光、星光、晶光,沉醉在夜的温馨气息里。

  宁城万点晶光透过深沉的墨色举目可见。一盏盏立体的晶灯,如天落的银河,璀璨莹莹漫无边际。

  莫邪猛的顿住身形,凝立在清凉的晚风中。晚风虽凉却透过一缕火辣辣的目光,热风猛的吹拂在脸上,惊得莫邪的心扑咚扑咚的狂跳个不停。那灼烫的目光,带着火一样的激情,莫邪感觉脸瞬间被灼伤了,心瞬间被囚禁了。

  是谁?谁会用这样的眼神注视着自己,这种眼神莫邪在承影的眼中读到过。从钝钧的泪花中感到过,从扁乐的仇恨里体验过,是秦姬?是小月?是白涓?莫邪不敢去想,每一个名字如今都是水中之月,雾中之花,飘渺的消失在这个茫茫的圣域中。每想起一个名字,莫邪都会感觉到迎面射来的目光,像开了闸门的洪水,淹没了自己的心。

  莫邪像一尊雕塑,凝神注视着宁城,那缕目光并非来自宁城,而是在自己的侧面不远地方,一点点向着自己移来。莫邪的心狂跳了不止,跳的让呼吸都停止了。莫邪强装着镇定,回敬了一眼后,向宁城飞去。

  莫邪有些慌了神,无论自己飞的多快,那缕目光和那窈窕的身影,总是在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自己。似乎想靠近,又很腼腆,似乎很激动,又很害羞。

  莫邪到了宁城的城门。嫣然回首,向远空一礼。“多谢圣友深夜相送。百代已经到了宁城,请圣友速回”。

  遥远的空域没有回声。却有一缕目光带着晶莹,那是一张白玉般的脸蛋儿,泛着玫瑰花般的红晕。张了几下樱樱红唇,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莫邪的礼貌。

  莫邪眉宇间透出几分自信,薄薄的嘴唇坦然一笑。顿下身形神采飞扬的进了宁城。

  数吸之后,一位黑衣圣女脸色阴郁,眉心隆起,一双眸子像水里的墨晶石,又黑又亮。心境却像波涛澎湃湖水。把晴朗的夜空都遮上一片乌云。

  莫邪披散着浓浓的乌发,炯炯有神的眼睛,缓慢地游离着宁城的夜景。一丝文者灵秀,儒者隽永在黑袍的舞动间,萧杀着街道的风景。

  “看见,那个专卖圣女圣物的圣痞子”。莫邪神采奕奕的走着,一句让莫邪脸红心跳,气的想骂娘的声音传入耳中。

  莫邪的脸皮紧了紧。心中这个气呀,装点洒脱也会有人背后骂自己。如果不是身后晶亮的眸子跟着。“狗日的。自已一个劈风斩,削掉他半个脑袋”。

  莫邪不再慢行,几个吸之后,逃进了霸食阁。

  夜幽静了。微风轻拂而过。透过薄薄的云层,月光洒在宁城霸食阁的圣道上,一盏盏夜晶灯闪了闪,慢慢地熄灭了。霸食阁的店铺还有晶灯。几名食童和食厨在忙着赶夜活。

  偶尔会有食童走到阁门边看看天色,食阁外一棵古树“沙—沙—”摇着叶子,在这深沉的夜色里显得那样的孤独和凄凉。

  树影下。一个娇小的身影轻倚着树身,紧紧地闭住眼睛。听着自己怦怦地剧烈的心跳声。感觉着那心碎裂般的疼痛,痛的娇小的身体随着心跳在颤栗,原来那树叶的沙沙声,并非是夜风,而是这颗心的苦痛,引来树的哀情。

  整个宁城披上了一层薄薄的雾,增添了一份别样的神秘。静了,一切都静了,陷入夜的宁静……。圣者已经内敛神识吐纳修炼,千里天地的灵气无声向宁城涌来。

  莫邪忐忑不安地坐在板凳上,心里扑咚扑咚地跳个不停。脸上肉绷得紧紧的,好似冻住了一般。嘴角下拉,带着似哭非哭的表情。

  滴哒嘀哒,颤动着脸皮抖着红纹,汗水顺着脸颊慢慢地流下,止也止不住。两颗豆大汗珠凝在上眼皮,眼看滚入眼中,莫邪却不敢去擦,微微地闭上眼睛,让汗水流下。聚到下巴,浸透了战甲。

  莫邪已经知道那目光因何那样的火辣,那心境因何那样的悲凉。莫邪怕了,真的怕了,怕的坐立不安,怕得无处藏身,怕的几乎快被阁外娇小的身影吓破了胆。

  夜变得那样的漫长,月变得幽幽的凄凉,飘渺的簿云不知何时换上忽明忽暗衣裳,带着神秘的色彩,把静得出奇的宁城撕成零零碎碎的星光。

  那颗树下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