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血域青城(十五)精血诱虫(1/2)

加入书签

  另两只鳞甲咒虫似乎并没有开化,甩了两下骨刺,见雾影喷来,四根骨刺猛的撩起,狠狠的刺向白雾。

  刺光一闪,一根骨刺穿过雾团,啪的钉在葫芦体上。

  一片红色的星光四渐,两只葫芦虚影抖了数下合成“蕾藤葫芦”,飞向药鹊。

  药鹊似乎早已料到此果,石杖一点,绿光在空中打了个旋,分出两道绿色的箭影,射向穿过雾团的骨刺。

  雾间骨刺嗡的一声旋转,穿出三个雾洞,刚要破雾而出。

  &》?;??噹!噹!噹!四声刺耳的鸣声,绿光箭影击在骨刺尖上。

  唰!刺芒一收,四道骨刺弹回鳞甲咒虫身前。跟着白色的烟气漫延开来。

  两只鳞甲咒虫跳了数息,却并没有逃走的意思,抡起烧得短了一截的骨刺再次攻向药鹊。

  药鹊葫芦一收,背在身后,石杖连点数下,打出数道绿光,击退斩来的骨刺。

  殊不知,药鹊的葫芦中的“腐毒”可是至宝,不到万不得已从来都不舍得用。刚才想到两位圣族奇才陨落,血气涌起,恶念漫生。用“腐毒”侵蚀咒虫骨刺,力求速战,斩杀鳞甲咒虫。

  没想到咒虫鳞甲如此坚硬,“腐毒”竟然只能慢慢的漫延上骨臂,看来想几息内战胜鳞甲咒虫不太可能。药鹊舍不得再用“腐毒”,准备游斗,伺机斩杀咒虫。

  两只鳞甲咒虫并不势弱,十根骨刺,撩着白色的烟影,扑天盖地的斩向药鹊。

  噼啪!石杖不断的打出绿光,却没有鳞甲咒虫斩来的骨刺快,绿光刚击退数根刺芒,余下的骨刺已经刺到药鹊身前。

  药鹊连放的数道光盾,都被骨刺击穿。吓得药鹊胡子一撅,拔脚逃遁向另一域。

  “我娘,这死咒虫战力可极化身境”。药鹊心里骂了一句,却不敢待慢,十根骨刺穿破残影后,随之而来。

  药鹊面色一沉。“娘的,仗着爪子多欺负本祖”。

  唰!唰!药鹊神识念力急闪,也不过一息凝出四道绿光,顾不上看战果如何,一溜烟的逃向另一域。

  嗖!六道刺影同时穿过残影眉心。一抖,将残影爆去。

  药鹊瞥眼骨刺上的“腐烟”。“好硬的鳞甲”。

  没等叹惜完,六道刺影已经攻近圣体。药鹊有心用“行云服”挡下一击,还与咒虫些颜色,又怕圣服挡不十道骨刺。也只好边躲边打,相信用不了多久,“腐毒”必烧化了骨刺。

  数百万里外,谷域干涸的河床上,鬼异的磷火不知何时已经熄去。几缕磷烟在大大小小的粪石间升腾,迷漫着清冷磷白。

  粉红的“混天绫”在白涓身前轻轻的飘舞,微微的抖动,一双寒瞳凝在冰霜似的丽颜上。绫波一荡,又隐去令人心跳的冰瞳,只有白色的倩影轻浮于空。

  泰阿一身绿甲泛着幽幽的碧光,身子倾斜的支在“双行分戳尺”上。浓黑的长发挡了半边脸。面色苍白的吓人,一只布满血丝的厉瞳死死的盯着前方。

  青白的谷地河床上空,张牙舞爪的爬着数百只咒虫。骨刺一抬,三三两两的划着晨阳的天空。一股股浊气在虫群上空弥漫,渐渐的把灰白的天穹遮蔽。

  白涓冰冷的眼神里闪着迷惑,原以为磷火烟障里不过是一只“霸咒”,虽想磷烟散去,竟然是咒虫战队,看着撩动的骨刺,白涓心里不由得惊寒,这群咒虫竟是狂咒和厉咒,那只引她出来的霸咒哪?

  泰阿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的脸更加凝白,血目死盯着虫群,手中的“双行分戳尺”不知是因胆怯,还是因激动,响着威鸣。

  “泰圣友,你我分头杀出”。白涓急切的说道,声音因激动而微微变了调。

  “嗯”!泰阿沉沉的应了声,虽然二圣合力能保一时的平安,但,会被虫群团团的困住,分头冲杀,只能看命了。

  泰阿不等白涓多言,“双行分戳尺”一抖,脚踏流光径直杀向咒虫战队。

  “哎”!白涓俏脸现出急色,没想到泰阿会如此,瞥了眼泰阿背影,一闪,遁向一侧谷壁。

  一道青光闪电,带着清脆的霹雳,撕开青色的石壁,一股子汹涌的浊气,混着隆隆的雷鸣,迎面劈斩而来。

  “混天绫”一抖粉波,似一条闪着粉焰的闪电,穿入四道骨刺形成的光墙,一阵霹雳的刺光,“混天绫”被绞成片片绸段。

  白涓身形一闪,隐入飞展的绫波中。斩破绫光的骨刺,瞬间穿透道道绫屏,霹雳的咔嚓声响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