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阳炅之火(十二)冥神镜(1/2)

加入书签

  玉面圣士点点头。“好,先带路”。

  “我信你,走”。憨厚圣士收起包子筐,掸掸身上的雾气,引着玉面圣士向街内走去。

  “圣祖,在下名为于霸,看见没,当年这街道两侧都是我的包子铺,走了千年,包子都没人吃了”。于霸口若悬河的吹着,东指一下,西指一下,似乎这街上到处都开过包子铺。

  玉面圣士只是笑,没多说话,时而停步看看街边的小吃。

  于霸干咽了口吐沫,小声的道:“圣祖,这汤你可不能喝,看见没,那位走的圣士喝剩下的汤,一会儿回锅就是老汤”。

  玉面圣士挑挑眉头,被于霸说的一点胃口都没有了,不由自主捂了下肚子。

  “圣祖,要吃,还是吃我包子,不是吹的,我的包子当年有十三种吃法,无人可以仿效”。于霸又吹起牛来。

  玉面圣士笑笑,怎么找了这么个带路,就是个碎嘴子。

  大街上,处处都飘散着烹、炒、炸、煮的清香,看得玉面圣士直咽口水,每每驻足,定能听到于霸的一番牙碜声。

  逛了小半日,于霸带着玉面圣士来到一片雄伟的建筑群前。雕廊水榭、亭阁楼台依山势而建,四周的墙壁似波浪般起伏,围着一塘轻轻漾动的楼影。

  “圣祖,这就是城主府,明日的选拔赛在城主府东边点兵台”。这一路上,于霸嘴角的吐沫星子都未干过,

  玉面圣士取出一个晶石,放在于霸手中。“多谢”。

  于霸见玉面圣士走向城主府,心里暗骂道:“真他娘的太抠门了”。

  “晕”!于霸狂拍脑门。“圣祖,还有包子钱哪”?

  玉面圣士早没了影子。于霸这个骂呀!白费了半天口舌。

  于霸跳着脚骂娘时,一阵香气袭来,白涓走近骂娘的于霸身边。

  “于霸”!

  叉着腰,骂大街的于霸愣了下。猛的回头看去。

  眼神一对,厚重大嘴唇咧成了瓢。“哎哟!少主回来了”。

  白涓点点头,轻声问道:“怎么到这里来了”。

  “少主,你不知”。于霸喷着吐沫星子讲了起来,不知为何,竟然一点啷当词都没有了。

  “走吧,跟我一起入城主府”。白涓细心的听完于霸的牢骚,飘然的向城主府行去。

  “多谢少主,主持公道”。于霸屁颠颠的跟了过去。

  白涓刚走到府门前,青光闪过,一位凝气四阶圣士笑呵呵的迎出来。“白少主,城主在接待贵客,让在下前来迎接”。

  白涓轻还一礼,带着于霸行入府门。

  水波似的波光落下。白涓、于霸出现浮云般的殿域内。

  云形花垫上,坐着三位圣士,个个眉清目秀,目光炯炯的看向白涓。

  中间上首圣士眼里闪着灵光,似乎愣了下,迟了息,才站了起来。“少主回城,候峰未能远迎请见谅”。

  其余两位圣士也站了起来,打量着白涓。

  “哦!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圣云城特使易神,易家少主”。候峰拉着身边穿浮云服,凝气六阶圣士介绍道,语气间带着几分亲昵。

  白涓微行一礼,易神点点头。

  “这位是杜家长老杜琼亲传弟子夏禹”。

  白涓眼里闪闪的流动晶光,在夏禹酒醉似地脸上打了个转,微行一礼。

  夏禹忙还礼,脸儿变得更红。

  “两位圣友,这就是万云洞白涓少主”。介绍完,候峰又不由得细看白涓。白涓少主竟然到了凝气三阶?

  “少主,就是那个夏禹吃了包子不给晶石”。于霸凑近白涓小声的说道。

  候峰语塞了下。“各位请坐”。

  夏禹躲着白涓的目光,心里跟长了毛似的。“于霸怎么跟到这里来要晶石”。

  白涓坐到浮云花垫上,向候峰点点头。“城主,白涓来访只为了两件事,一是想问问圣云城‘圣服大赛’的事,二是想找夏圣友谈些私事”。

  候峰看眼易神,又看向脸红脖子粗的夏禹,想不明白发生了何事。“少主,‘圣服大赛’在本城的预选由易神特使负责,有事你可以问他”。

  白涓向一脸傲然的易神看去。“易特使,圣云城‘圣服大赛’何时举行”。

  “明日参加预选大赛后即知”。

  白涓还想再问几句,见易神冷冰冰的样子,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

  “夏圣友”。白涓刚开个头。

  夏禹红着脸,从圣袋中取出一个晶石。“少主勿怪,我当时忘记了”。

  候峰、易神看着夏禹手中的晶石都愣了,心里暗道:“不能吧!堂堂少主为了一个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