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女人心(1/2)

加入书签

  莫邪慢慢闭上眼睛,缓缓放开神识,一里、两里、五里、八里。本书最新免费章节请访问。莫邪猛得机灵了一下。

  “竹光特使,你看门主和毛主已经进山七天了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是不是要召开选英大会”。一个男子混厚的声音响了起来。

  就听到有人叹惜一声。“门主走时说他如果回不来,要我们辅佐琼心那小丫头上位的”。

  “哎,曲城主,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断刀门周子通蠢蠢yu动,想要一统武林,我们辅佐一个小孩子上位能干什么事。不如召开选英会,以武定英雄,让全门上下都看在眼中,谁又能说些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是如果门主从玉峰山中回来了怎么办,要我看此事,我们还是先不要议了。再等个十天、半个月,如果那时门主还不回来。我们就开选英会。总之不能让这么一个没用的小孩子上位就是了”。

  “好,就这么办了,从现在开始王岩你回青城,曲升回铁城、费材你去铜城、阎坤你去铸城。如十ri后门主没有回来,你们就带所属弟子到总舵来,召开选英大会。我留在总舵看着马明和宁可这两个老家伙,只要他俩翻不起浪,就没有问题。”

  冬雨点点滴滴,噼啪地敲打着楼上瓦片,聚成冰冷的雨线,随着夜风飘撒,淋湿了草地,淋湿了楼房,淋湿了树,也淋湿了琼心的心。

  琼寂已经走了八天了。这八天,琼心仿佛过了八年,每一时、每一刻,周围的事物和环境都在变化着,人情的冷暖、世态炎凉的反差,不得不让琼寂触目惊心。没有了父亲的羽翼,从前的那些努力都变苍白无力。

  雨确实不大,滴滴答答的,不像是在下雨,倒像似泪滴。昏暗的视线被封锁在细如珠网的雨丝中。往远处看去,楼房、小院、池塘都只剩下了一片模糊的轮廊。几阵冷风后,雨水好像被催促似的,大了一阵。不一会儿,又飘飘洒洒起来,如雾如烟挥洒着万条清丝,细雨扑面而来,阵阵清凉冰爽渗透琼心单薄的衣服。

  这栋小楼近来已经变得十分空荡,就连自己的护卫和丫鬟都不知道那里去了。琼心没有再要求这些,走是对的,留下谁都不知道结果是什么。小桃轻轻的走过来,“小姐,天凉了”。说着,小桃将一件粉se的披风披在琼心身上,

  琼心回头笑了笑,笑的好苦好涩。千般失落,万般无奈,都在这轻轻的一笑之间。现在小桃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已经没有人再愿意走近这栋小楼。

  琼心轻轻回首再次凝望如丝细雨,一片黯然浮于眼眸,掩去了那曾经有过的梦幻,如今映入眼帘,不再是细雨,不再是朦胧,不再是忧愤和悲伤。而是迷茫和期待。小桃曾告诉自己赤霄回来了,还升为了护法。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赤霄还没有回到总舵。琼心现在反而有些期待,她不知道这种凝望是在看雨,还是在等待。“他会冷落我吗,还是会支持我”。这是琼心最为期待的问题,但是她相信一点:那颗心有自己位置,无论自己怎么样都不会改变。因为那颗心曾经用生命向自己表白过。

  琼心的心拘谨了一下,痛痛的皱起愁眉,一片心酸袭过眼角,忍不住眼泪如雨而下,细雨飘洒肩头任泪纵横面容,谁能想到如今把心放在刀的尖口,却伤得如此之深,如此之痛。为什么他还没来,是愿我,还是恨我。

  琼心皱起眉头,“小桃,那个老花奴住下吗”。

  “是的,小姐”。

  琼心看着黑漆漆的花园,自从赤霄走后,那片花园已经荒芜了很久,本来还有人能整理一次,如今已经分不出是花还是草。昨天突然来了一位老者,说是父亲的花奴,因为父亲走了,花奴没事干,想来此种花。琼心叹了口气那花种的还有意义吗?

  人去花失se,人回景不同,但愿花如语,叶落香未生。

  “小姐,我们的消息越来越闭塞了,现在门中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竹光特使说了算”。小桃低声说道。

  “不要管这些,只要是门内的管理不乱就行了。你没事打听着,看看赤霄护法什么时候回来,告诉他,我找他”。小桃沉呤了片刻才应了一声。

  “去,小桃,我想自己坐一会儿,不用管我了,你也去休息”。琼心并没有从窗外移回目光,随口说了一句。

  “那,小姐,我下去了,有事你喊我”小月带着几分忧郁向楼下走去。

  细雨中,二楼倩影晃动,烟雨朦胧间还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