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客卿(1/2)

加入书签

  不管夷菱说的怎样,对重兴天雷宗,可以修炼心性一说,厉无芒是认同的。况且螺钿既然开口相求,厉无芒也不好推辞。

  “前辈说的有理,只是不知要晚辈与刘珂做些什么?”既然拿定主意,厉无芒说话直截了当。

  “看你二人也不愿意受门规约束,就做了天雷宗的客卿吧。本座与两位师妹任天雷宗护法,螺钿自然是天雷宗掌门人。既然浮雨宗率先发难,我们尽快去北方天歌山,在凤离大陆重新立起天雷宗的旗号。”夷菱语气中透着果决。

  这样的安排也在情理之中,在座的人都没有异议。

  “前辈,既然已经安排妥当,晚辈与刘珂就留在天雷宗。”厉无芒对只任客卿,还是可以接受的。

  夷菱心中欢喜,让一干人都见过厉无芒与刘珂。门中弟子都尊两人为前辈,包括筑基后期的弟子也不例外。

  凤离大陆时隔一千余年,天雷宗重新出现在修仙界。在一些修为高深的修仙者看来,这也是凤离大陆即将混乱的先兆之一。

  天雷宗二十余人,在夷菱带领下,往正北方向而去。目的地自然是天歌山上的天雷宫旧址。

  凤离大陆纵横几十万里,此地离北面的天歌山有五十万里之遥。二十余人中有两个还是练气层次的弟子,这些人一日不过能行五千余里。按这个速度。要走百日方才能到天雷宫。

  走了一日,夷菱也有些茫然了。歇息时与姜丹、艾纨一道,把厉无芒、刘珂找了过来。

  “无芒,这一路往天雷宫而去。不知你心中作何感想。”夷菱想听听厉无芒的看法。

  “夷师叔,无芒看这样匆匆忙忙赶到天歌山去,于重兴宗门大业也无裨益。”既是一家人,厉无芒称呼也改了。

  “说与师叔听听。”夷菱对厉无芒十分看重。

  “天歌山不过是天雷宗千年前的故地,荒废的天雷宫只是个象征。据无芒猜想,过去天雷宗的宿敌多在附近。二十几人孤军深入,于事无补。”厉无芒慢条斯理的说。

  “你当是凡人行军布阵,还孤军深入?不过无芒说的确有道理。”听了厉无芒的话,夷菱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无芒,此次去天歌山是想寻找天雷宗遗落的宝物。比如大雷钟、金亢炉等物。”艾纨接过话来。

  厉无芒一听金亢炉,吃了一惊。在讴歌枫山的浮光福地,干礼留下的丹炉就叫金亢炉。在隆德大城的恒茂祥商号,二掌柜也说过金亢炉是天雷宗的遗留之物。

  “艾师叔,金亢炉、大雷钟都是怎样的宝物?”厉无芒看着艾纨。

  “千多年前,天雷宗宗门倾覆之时,宗门重宝金亢炉与大雷钟就没有下落了。修仙一界也从来没有人提起过。都说是这两件东西埋在天雷宫废墟之下了。”艾纨叹口气说。

  “无芒知道一个丹炉名叫金亢炉。不知是不是宗门失落的宝物?”

  “无芒,看看这个。”艾纨从袖中取出一本书,翻开一页递给厉无芒。

  这是一本流传了一千年的绢书,都是当年天雷宗弟子记载的一些往事。金亢炉的样子也画在书上。厉无芒拿在手中一看,书上画的正是干礼留下的金亢炉。

  “各位师叔,在讴歌一处洞府就有一个这样的丹炉。”厉无芒看看夷菱、艾纨与姜丹。

  “有这等事。”姜丹性格外向些,听了厉无芒的话,不由的一声惊呼。

  “大雷钟是不是也有图画?”厉无芒忽然想到浮光福地钟亭内的铜钟。

  “有。后面一页就是大雷钟。”艾纨连忙回答。

  见厉无芒翻开后一页,夷菱三人眼中都是期盼。

  “三位师叔,在那个洞府外面的钟亭内,就有一个与书上所画的一样的铜钟,不过钟舌放在洞府内。”厉无芒仔细辨认了书上图画,抬起头来说。

  几个人都不说话,定定的看着厉无芒。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了。姜丹甚至于怀疑厉无芒在说谎。

  “无芒,你说宗门重宝都在讴歌地域,就是是真的,有四修大阵守护,我们也见不着啊。”姜丹有些沉不住气。

  “姜师叔,就算见不着,东西还是在讴歌。天歌山是一定找不到的。”厉无芒对姜丹的话也不计较。

  “就算两件宝物在天歌山,千余年来也不知道被多少人找寻过了。就是是我们二十几人再找一遍,也未必能找到。”夷菱淡然一笑。

  “三位师叔,若是非要取得这两件宝物,不如大家一起去讴歌,那大阵也只是灭杀筑基期以上的修为。将修为压制在练气层次,不使法术,就能与大阵相安无事。”厉无芒见三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