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颜如花(1/2)

加入书签

  刘珂收取了苏目里的储物袋,看了一眼沉思中的厉无芒,没有做声。

  “凌霄紫焰的问题还不少,难道真如柯无量所说,这火焰也有雌雄?”看看刘珂,一团紫火飞出,把苏目里的肉身烧化了。

  每次灭杀了魂魄的金丹、魔丹都被放在储物袋中,这一段时间,从斩杀鲍力师叔、临道宗人修开始,其次是吕留与包家请来的一个结丹期修仙者。

  遇见浮雨宗时杀了一个结丹期的修仙者与浮雨宗的护法,结丹中期的皮更。

  此处一举斩杀了临道宗四个结丹期人修,四个魔丹期魔修。厉无芒掠取的金丹有十颗,其中两颗是结丹中期的金丹。魔修的魔丹也有四颗。

  从夺宝会回来,也就是三、四个月的时间,其中在枯骨白地还待了三个月。与刘珂出外游历不过月余,强者不断找上门来。否则也不至于斩杀了十余名结丹期的修仙者。

  “刘珂,你的麻烦大了,这么多的金丹,好些都是你杀的呢。”刘珂自从大开杀戒,心智恢复的很快,厉无芒忍不住要与之说笑。

  刘珂脑袋一偏,对厉无芒的恐吓不屑一顾。

  “柳思诚逃走了,不知道又要寻找何人来助阵了。”一直也不打算杀死柳思诚,毕竟他的后面是古魔令图。若是柳思诚死了,要找到令图就更难了。

  人修的几大宗门,悬赏了十五千万灵石,寻找令图的魔躯,在大莽山死了一批散修,什么也没有找到。厉无芒对令图似乎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关切,有时他自己也感到不解。

  “柯无量、颜如花,这两个是今日一战的始作俑者。最好在短时间内不要遇见这二人。”灭杀了许多金丹上的魂魄,厉无芒从金丹主人的记忆里,知道了厉魔宗、临道宗围杀自己的原因,

  “还是按筹划往大莽山里去,虽说是海底捞针,万一能寻找到令图的踪迹,或许很多事情就有个眉目了。”心中拿定了主意,与刘珂一道,御剑往大莽山疾行。

  ……

  有些路径是熟悉的,厉无芒与刘珂不敢大意,先到了流云湖,而后再到了大莽山内五百里的水潭。这个水潭山体内的溶洞,是厉无芒筑基成功的福地。水潭也是腊意转修鬼道的地方,只是哪条大大的寄魂鱼,不知游到何处去了。

  两人在水潭旁站立了一会,并没有打算到溶洞中安身。

  “此地也是个吉祥的所在,不如就叫做红鱼潭。”想到在此获得了青焰神灯与琉璃火,筑基成功。还救助了师祖腊意,只觉的此处山水、树木都格外亲切。

  刘珂不置可否,四处张望。神态很是安详,看来对红鱼潭也是喜欢。

  “红鱼潭,下面溶洞就是红鱼洞,上面的高峰就是红鱼峰。”在这静谧祥和的氛围中,厉无芒心情大好,说话也有了些孩子气。

  “俗。”受了厉无芒的感染,刘珂笑了。

  “你说个雅的。”厉无芒一脸期待。

  “无。”刘珂又把脑袋一偏。

  “你一个愚人,怎么会有什么雅致的名字取出来。”厉无芒翻了翻白眼。

  “慧。”刘珂的眼中是讥诮。

  “刘真君,你果然是没良心。才能一个一个的往外蹦字,就挖苦起我来了。这也叫‘慧’?知道一个愚人取不出雅致的名字也叫聪明?”厉无芒哼了一声。

  刘珂一笑,往前一指。厉无芒自然知道刘珂的意思,两人御剑往山里去。

  过了红鱼潭,对厉无芒与刘珂来说就是未知的地界。跨越大莽山,对面就是讴歌地域。不过几千里的路程,走起来自然是小心翼翼。

  一日前行百里,本来也是为了寻找令图的踪迹,所以稳扎稳打是基本策略。在大莽山深处,人迹罕至。奇药灵草时有所见。两人走走停停,把采药当成了第一要务。寻找令图的过程与采药毫不冲突,甚至于是相得益彰。因为走过的地方都认真看过了。

  选择一条直行的路,往讴歌方向而去,厉无芒计划到了讴歌,走蛮荒到苏麻哈的领地。从哪里再入大莽山,或许能与柳思诚进山的路径重叠,这样寻找到令图的机会或许就多些。

  “为什么一定要寻找令图?”厉无芒不断的问自己。

  对于没有师傅,一直靠自己领悟的散修来说,有些麻烦是不可避免的,甚至于是突如其来的。

  两人在一块大石上坐着歇息,刘珂做了一个提升的动作,将平压的手掌从丹田处慢慢提过头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