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炼器之法(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主动将凤怜遗摆放出来,出乎颜如花意料。凤怜遗的故事凤离大陆无人不知,厉无芒敢把它拿出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原本黄豆大小的凤凰精血,被厉无芒炼化成鸡卵大。其中纹章凤凰的箓文与分神也走脱了。由此可见,厉无芒应该是纹章凤凰的有缘人。

  与过去一直不敢露出凤凰精血的修仙者不同,即使拥有凤怜遗,也不说明就与纹章凤凰有瓜葛。

  厉无芒知道,现在部分炼化了凤凰精血,就能让众人认定自己与纹章凤凰有缘,就算是修为高于自己的修仙者,对他或许也不敢轻举妄动。

  ……

  适时的动作,将凤怜遗呈现出来,不过是以纹章凤凰的有缘人自居,期望颜如花有所顾忌,逃脱被灭杀的命运。只是不知道效果如何。

  “这就是蛊惑你的异物吗?”颜如花柔弱的声音传来。仔细看着五丈外的凤怜遗,以她的修为,没有什么看不清楚的。

  “是,前辈容禀。这是五年前在讴歌遇见的。没入体内,寄居于丹田。晚辈也因此修炼仙道。当时不过是黄豆大小,现在也长大了许多。前段时间一个自称纹章凤凰的女子出现,叮嘱了晚辈几句,带走了一个箓文。”简要的把话说完,厉无芒如释重负般吐了口气。

  “本是琳琅界仙尊垂顾,如何就蛊惑你了?”颜如花双眸如一泓秋水,定定了看着厉无芒。

  厉无芒信口开河道:“此一物坐镇丹田,控制了晚辈魂魄。杀伐决断都是它做主,一点不由自己。”

  “无芒你不老实呢,若果真如你所说,将它弃之荒野就是,何苦日日带在身上。”颜如花一声娇笑,云髻上的玉挠头轻轻的颤动。

  “恳请前辈将此一物取去。晚辈把它扔了也不止一次,过几日就又回到了丹田。回来后一阵翻腾,委实煎熬不过,不敢再扔了。”厉无芒一副后怕的样子。

  “本座知你是谎话,不与你计较。”颜如花又是一笑。

  “晚辈不敢”厉无芒一揖到地,看来这一关或许是过去了。

  颜如花回过头看看柳思诚。“柳魔使,你与厉无芒本是宿怨,也是私仇。既然不是令图大人的意思,不如暂时往后放一放。”语气冷淡,并没有商量的意思。

  “全凭前辈做主。”柳思诚善于观风使舵,不敢强求。

  “无芒,你的运道不是旁人可以揣度的。斩杀我厉魔宗十余魔修的事体先记着。到时候宗门自有计较。”依然是笑靥如花的模样,果然是名如其人。

  “还请前辈为晚辈周旋,此事实在是身不由己。”

  “这凤怜遗你当真愿意送给本座?”似乎是讨要他人的宝物,颜如花的语气中有些不好意思。

  “若是前辈将此物收取了,晚辈感激不尽。”厉无芒一脸真诚。生死都握在对方手中,凤怜遗不过是身外之物。况且也由不得你不给,颜如花真要取时,谁也拦不住。

  “本座若是取这凤怜遗,你可打算以箓文镇压的本座?”颜如花似怨似嗔的看着厉无芒。

  “不敢,以晚辈的修为,如何敢捋虎须?”厉无芒神情十分坦然。

  “这凤怜遗虽然是宝物,既然已经择主。本座也不打它的主意,不过刘珂就要有个担当。毕竟杀我厉魔宗的门人他也有份。”再没有一丝温柔,颜如花脸色一变。

  厉无芒见势不妙,身形一退,与刘珂站在一起。凤怜遗撞向一旁的柳思诚,明黄色的镇字箓文印在他的额头。柳思诚仰面倒在地上。

  颜如花没有想到,这两个筑基期的人修,说动手就动手。当了她的面就把柳思诚镇压了。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柳魔使,一时有些踌躇。

  血腥之气弥漫,厉无芒与刘珂的修为提升至结丹期。两人手握宝剑,看着十丈外的颜如花。

  “无芒又是被凤怜遗蛊惑了莫?”见凤凰精血珠被厉无芒收了回去,颜如花娇声问了一句。

  厉无芒目视对方。“不敢欺瞒前辈,晚辈的身体,的确是这凤怜遗当家。”

  “以箓文镇压柳魔使,虽说是救友心切,到底是藐视尊长,无芒你让本座如何是好?”颜如花娇声叹了口气。

  “前辈放过刘珂,厉无芒甘愿与前辈同赴厉魔宗受罚。”厉无芒别无选择,力敌颜如花无异于以卵击石,不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