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炼器百年劫(1/2)

加入书签

  听到百年劫,刘珂若有所思。当年一颗百年劫炸飞了三头金线蝮,现在的月毒龙一颗脑袋。对那法宝的巨大威力,至今记忆犹新。

  “此人我先带走,后会有期。”颜如花略带羞涩的看看厉无芒,指了指地上的柳思诚。

  “前辈是不是早就知道晚辈身怀凤怜遗?”到底忍不住,厉无芒收取了印在柳思诚额头的箓文,问了颜如花一句。

  “先前只是怀疑,五成把握也没有的。”颜如花居然娇羞的低下头去。一伸手,把迷迷糊糊地柳思诚拖起了,御空走了。

  厉无芒着实是糊涂了,这颜如花是何等人物?厉魔宗的护法,魔婴后期的修为!从华五的记忆中厉无芒得知,当年在大莽山,华五与听月就是被颜如花轻描淡写的一招所伤。这可是个杀人无数的女魔头。

  追寻了十日,见了厉无芒与刘珂,一直就没有动杀机。得了七颗蛮丹欢喜不尽,还送了个炼器秘法给自己。

  “言谈举止不胜娇羞,不知是何原由?若是要迷惑我,魔修多有些媚术,就我这样的修为,颜如花若要乱我本性,不费吹灰之力。”对此一点,厉无芒百思不得其解。

  一抬头,见刘珂眼神古怪的看着自己,心里一跳。这刘珂是纯净心境,怕是连他也感受到不对了。

  “我看你听到百年劫时若有所思,你当初炸飞妖蛇头的就是此物,我既然得到炼制之法,不如就在此地一试身手。”不再纠缠颜如花的举止,厉无芒与刘珂商量炼器之事。

  “甚好。”除了搏杀时能大声吼出“无妄杀”,刘珂开口说话以来,第一次说出了两个字。

  “见了宝物,你的话多了一倍。”见说出了两个字,厉无芒高兴之余,自然要调侃一下刘珂。

  炼制百年劫,虽然说是炼制法宝,究其方法,与炼丹更为相像,虽然从颜如花的语气中,知道炼制百年劫绝非易事。按秘法要在丹炉中炼制,就这一点来说,厉无芒对自己十分有信心。

  炼制金丹法宝百年劫,不需要任何其他材料,体内修炼出的金丹,是最好的宝体。炼制不过是将灵气、灵力压入金丹,作为爆的基础与动力。以引爆修仙者在金丹中累积了几百年的力量。形成巨大的毁杀之力。

  关键是火的运用,这是法宝炼制的难点。一颗金丹不过鸽卵大,炼制法宝时,要将金丹在火上燎烤,先扩张到鸡卵大,不断注入灵气与灵力。当金丹内灵气、灵力充盈饱满,无以复加时,用法诀封印金丹,慢慢收了炉火。让金丹恢复至原来大小,再结封宝印,这法宝就炼制成了。

  既然是法宝,就有三品。扩张到鸡卵大小就用法诀封印金丹者为下品,鹅卵大小为中品,上品者能扩张至径六寸。以上品为例。其爆丹的威力与修仙者自爆金丹不相上下。而下品之力,不及上品的一成。

  废品法宝十分容易辨别,冷却后不能回复到原来大小,也就是金丹被炉火与灵力毁坏,再也没有爆的可能

  ……。

  将颜如花所赠的玉简仔细研读,悉心揣摩。法诀、手印也练的熟了,把宣宝炉拿了出来。

  将丹炉放在石室地上,用琉璃火暖炉,一丝不苟按秘法行事。在丹炉内放入了第一颗金丹。

  好在琉璃火与本命法宝一般,每日在丹田润养。操控起来只要耗费些许灵力。用了一个时辰,将金丹燎烤至鸡卵大小,不断将灵气引入丹炉,灵气围绕包裹金丹,在琉璃火的缭绕中被金丹吸取。期间厉无芒还要不间断变换手中法诀,将灵力隔空输入金丹。

  灵气、灵力与琉璃火的圆融、流转,将扩大后的金丹内灵力挤压严实。

  感知金丹再也吸取不了灵力与灵气,用法诀封印了金丹,将琉璃火慢慢从丹炉底部移出,用灵力托住丹炉内的金丹,一个时辰后,感知到金丹慢慢冷却,结下一个封宝印,神念一动,宣宝炉的炉盖开启,炼制的金丹从炉中飞出。厉无芒伸手,将金丹法宝操在手里。这颗金丹,用了三个时辰炼制。

  开炉前就有失败的预感,拿在手里的金丹法宝还是鸡卵大小,金丹表面晦涩粗糙,毫无宝气,这颗金丹算是费了。

  “与炼丹相比,炼制金丹法宝的法诀要繁复许多,再者就是金丹膨胀开了之后,要用灵力维持金丹大小和结构,充入灵气、灵力时须平缓厚重。”厉无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