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禄卫大城(1/2)

加入书签

  本来往前急冲的厉无芒与刘珂,被飞剑一撞,齐齐跌落进了大门内。人一入去,无生府的大厅一时间白雾茫茫。吴真人急忙落于府邸门外,却看不清楚门内的景象。

  用神识探看府内,居然如泥牛入海,丝毫没有反应。吴真人吃了一惊,想到自己的七把剑也落进府中去了,忙用神念召回,同样也毫无声息。

  在门前踌躇再三,到底不敢进去。一会功夫见府邸大门关闭,眼一花,再看不见这黑色府邸了。

  “破空而来,凭空而去。这两个小辈不是平常人物,我吴某为了凤怜遗怕是惹下了大祸了。”吴真人在岛上站了一会,着实有些后悔。

  跌落无生府内的厉无芒,落地时就人事不省。睁开眼睛时,如刘珂所言,置身于一个黑玉马槽内,全身浸泡在墨绿色的水中。略微一动身体,全身也不知道有多少伤处,牵扯的痛入骨髓。

  听过刘珂的述说,知道这是疗伤的过程。不再有其他想法,闭目修炼起《火天大有》功法。

  也不知过了多少天,勉强能移动身躯,想到刘珂不知道怎样了,忍了痛爬起来,出了黑玉马槽。见地上落了四把短剑,知道是吴真人最后一击留下的。

  也没有心思想这宝剑何以会落在这里,出了房间,来到大厅,先回头看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应该是原来刘珂住过的那间。也就是左手边最头上的一间房。

  按厉无芒的想法,头上的房间应该是更容易打开的。来到对面的房门前,用手一推,房门应手而开。

  走进去一看,房内的布局与自己方才出来的那间一样,黑玉马槽内躺着刘珂。地上有三把短剑。

  刘珂知道有人进来,睁开眼睛。想来是伤的重了,只是用眼睛看着厉无芒,眼神内露出欣慰,身体却动不了。

  见了刘珂的样子,厉无芒一颗心放了下来。点点头退了出去,又回到自己的黑玉马槽内疗伤去了。

  过了一段时日,两人的伤陆续痊愈了。这无生府内灵气充沛,每日里苦修不辍。也没有其他事物打扰。

  厉无芒知道自己在无生府是客人身份,能够在此处修炼是靠了刘珂。那日在红鱼洞,无生府破空出现,刘珂拉住厉无芒,将其肩头撞在了黑玉门的门钉之上,留下了血迹,完成了血祭玉门的过程。否则怕是一如张乙等人,困死在大厅中了。

  刘珂则不然,离开无生府时不过是练气层次,如今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为,《入愚》功法也修炼多时,有了些功底,急于打开那些个房门。

  天随人愿,剩下的八间房开了七间。与另外两间一样,九间房都是一样格局。一个黑玉马槽,内中盛放着墨绿色的水,如蜜一样的浓稠。不过黑玉的墙壁上并没有功法镌刻。

  “刘珂,这些都是无生府的客房,一共可以住九个人。第十间应该是上楼的楼梯所在,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打不开。”厉无芒看了情形,对刘珂说。

  刘珂被吴真人刺中三剑,算是又死过一回。在黑玉马槽中一边疗伤,一边修炼《入愚》功法。

  《无生》号称集人修、魔修、妖修、鬼修功法之大成。修炼《无生》多年,这功法对修炼者心性有损。没有修炼相应的《入愚》功法,以至于时常内心狂躁,筑基后更是如此。

  到了今日,刘珂修为突飞猛进。不仅《无生》功法根基牢固,由于《入愚》功法有成的缘故,内心的狂躁之气也消弭殆尽。说话逐渐回复了常态。

  “想来如此,或许结丹之后,有幸能上到二楼去。”刘珂无可奈何的说。

  “我那住处墙壁并没有《无生》的镌刻,难道这府邸能不断变化?”厉无芒在房间住了许久,有些奇怪。

  “我也不见你房中有《无生》,一定是被府邸阵法或者是其他方法掩盖了。无生府不是一般的法宝,我这个主人也不了解底细呢。”刘珂说完,先自笑了。

  “这也的确让人琢磨不透,不过大厅空无一物,倒是修炼剑法的好地方。”厉无芒也不去想那许多。

  “说到剑法,不是刘真君我自夸。在外游历时,你在班勃洞府也见我修炼了一招‘无妄杀’。你当我如何会使这剑法?我能感知无生府内的存在,似乎看见一面黑玉墙壁上刻下了这招剑法,果不其然,我现在住的房间墙壁上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