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况海(1/2)

加入书签

  灵器足够吸引人,何况是两件。不管自己修为如何,凑个热闹也是好的。后来各大宗门也听到消息,有说是千年前失去的天雷宗灵器雷电双剑,只是消息传出半个月,也没有人找到宝剑。不过停留在米岭的修仙者有增无减。

  知道个大概,厉无芒去到醉仙楼。买了两百坛仙人醉,一百坛放在储物袋中,一百坛放进黑莲屋,算是慰劳月毒龙。也不在隆德大城停留,径自向北,往米岭而去。

  到了米岭边缘,修仙者并不多,都在陆续离开。见了一个正要离去的筑基期人修,厉无芒一招手。那人遇上结丹期的前辈,不敢怠慢。御剑进前,执礼甚恭。

  “不知前辈唤晚辈何事?”

  “这米岭说是有灵器现身,怎么不见许多人寻宝?”

  “回前辈话,昨日宝物又露了一面。拓云宗来了几个结丹期前辈,让寻宝之日今日午时前尽数离去,否则格杀勿论。昨日大部分人就离去了,晚辈在此等候一个朋友,所以现在才走。”这人不知道厉无芒是不是拓云宗门人,说话十分小心。

  “你自去。”看看也近午时了,厉无芒往米岭深处去。不过是百里密林,才走了三、五里,神识就感知了一些结丹期修仙者的存在。其中有一个更是强大,应该是元婴期。

  这些人并没有御剑,只是在密林中行走,看来是在林中徒步寻觅宝剑。厉无芒也落入密林,步行在兽径之上。不时翻看杂草灌木。

  午时一到,林中两个结丹期的人修往厉无芒处御剑而来。也就在此时,厉无芒神识感知,身后密林外,几个修仙者正往此地靠近。看来是刚刚赶到的另外一批人。

  厉无芒腾身半空,脚下踏剑。要看看这些人来路。不过一会功夫,林中出来的两个人修到了厉无芒面前。林外赶来的四个修仙者也到了。这四个人中的一位,也是元婴初期的修为。

  原本是来驱逐厉无芒的两个人修,见对方有个元婴期的修仙者,只好先上前见礼。虽然自己身后也有同样境界的后台,到底是远水不解近渴,这二人修炼一百多年,那会不知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拓云宗晚辈见过前辈。”其中一人把宗门招牌支了出来。

  “嗯,听说拓云宗将此地列为禁地,不知你这主事的是何人?”那个元婴期的修仙者漫不经心的问。

  “回前辈话,宗门刘真人在此。”另一个拓云宗弟子接过话来。拓云宗元婴期的修仙者只一个姓刘,这样回话也算是说得清楚了。

  “去给刘真人传个话,就说临道宗况海要入林。问他是否要格杀勿论。”刘真人也只是元婴初期修为,且临道宗势力强于拓云宗,况海说话也就毫不忌讳。

  “晚辈这就去请刘真人。”说完,两人急忙退入林中。

  “你是何人?为何在此?”见两人走远,厉无芒还站在原地,况海有些奇怪。

  “回前辈话,在下是散修。”说完厉无芒一礼。

  况海心中不悦,这散修虽是不缺礼数,却并没有报上姓名,也没有回答为何在此。不过拓云宗的人比自己多,论实力,刘真人与自己也是伯仲之间,就动了拉拢厉无芒的念头。

  “一个散修也敢觊觎拓云宗的禁脔?不如站在本座身后,与我一起入林。若是有缘找到宝物,也是你的运道。”况海淡淡的说。

  “多谢前辈。”况海的神态虽然平和,厉无芒知道此人心思,若是自己寻找到雷电双剑,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也不反对,在况海身后站了。

  刘真人与四个结丹期的拓云宗弟子随后到了,见了况海刘真人呵呵一笑。“况真人,你也看上了天雷宗遗留之物?”见厉无芒站在拓云宗弟子一起,刘真人自然明白况海的心思。不过是拉一个散修凑数,不要在人数上输给了拓云宗。

  “天雷宗的雷电双剑乃是灵器,本座这样修为者岂不垂涎?只是不知刘真人能让本座入林与否?”况海毫不掩饰自己的目的,看着刘真人。

  “况真人来了谁敢阻拦?不过那个散修就不必进去了。”刘真人既然说出午时不走,格杀勿论的言语,又不愿与临道宗的人立刻反目,便挑出厉无芒来刁难,也算是扫了况海的颜面。

  “何人是散修?”况海脸色阴沉。

  “本座听弟子禀告,况真人一行四人,还&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