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练剑(1/2)

加入书签

  “幸不辱命,雷电双剑我带回来了。”厉无芒把剑拿了出来。

  “厉师弟果然神勇,我天雷宗重兴有望。”夷菱心中激动。

  所有人都盯住那一双宝剑看,厉无芒站起身。“夷师姐,这雷电双剑有些灵性,师姐收好了。”

  夷菱起身走上前来,敛衽一礼,接过双剑。

  “大恩不言谢,天雷宗一门,不敢忘记厉师弟大恩大德。”

  自夷菱以下,艾纨、姜丹与众弟子包括易福安,都恭恭敬敬的站了施礼。

  “愧不敢当。”厉无芒回了礼。

  “厉师弟当之无愧,灵器为兵,化神期的修仙者也不过如此。凤离大陆修仙者梦寐以求。何况是一双宗门传承的至宝?”接过宝剑,夷菱眼中满是柔情,定定的看着厉无芒。

  “不过是举手之劳,夷师姐不必客气。”厉无芒十九岁了,见夷菱样子不由低下头去。

  “厉师弟请坐。”众目睽睽之下,夷菱也觉失态,脸一红。

  “夷师姐,我有灵酒在此,既然大家高兴,不如一醉。”厉无芒见了夷菱羞怯,想给她解围。

  “难得厉师弟想的周到,那就让你破费了。”夷菱也恢复了常态。

  拿出二十坛仙人醉,大厅顿时热闹起来。夷菱将剑放在石案上,端起一碗灵酒。

  “厉师弟,我敬你一碗。”说完一口干了。

  夷菱开了头,艾纨、结丹一一敬酒,螺钿与易福安也来凑热闹。厉无芒来者不拒,一口一碗。

  “师弟,你走了几日。回来也见着了,螺钿与福安都将修为提升到了筑基后期。这一双灵器或许勉强能用。”夷菱喝了几碗酒,也不叫厉师弟了。

  “师姐不说我还没注意。这是天雷宗家事,还凭师姐做主。”厉无芒也不能刻意生疏,就称了师姐。

  “既然如此,师姐就要当家了。”夷菱一笑。

  走上正中大椅坐下,看看都在畅饮的门人。夷菱轻轻一摆手。

  “停。”夷菱面容一整,端坐不动。

  大厅一时安静了下来,纷纷把酒碗放下。

  “天雷宗大幸,得传承灵器重归。本座今日将雷电双剑传与掌门人螺钿与客卿易福安。个中缘由门人俱都知晓,本座不再赘述。螺钿、福安上前来。”夷菱神情庄重。

  夷菱与易福安走近夷菱座前,双双跪下。夷菱站起来,取了石案上的宝剑,走到两人面前。把雷剑授予螺钿,电剑授予易福安。两人都是双双捧剑。

  “只望你二人光耀宗门,不负此剑。”夷菱大声说到。

  “是。”螺钿、易福安应了一声。

  “起来吧,你大哥耐不住繁文缛节。这酒还要继续喝。”夷菱一挥手。

  大厅又热闹了,门人都围着螺钿与厉无芒,看那雷电双剑。见者无不啧啧赞叹。

  “夷师姐,这两人也练了几日《雷电大破》剑法,不如在山谷演练一番,也让大家开开眼界。”姜丹见雷电双剑古朴,想看看灵器威力。

  夷菱正在兴头上,闻言看看厉无芒。“师弟以为如何?”

  厉无芒手中出两颗丹药,笑道:“师姐,我出两颗蛮丹。”见夷菱的样子,索性火上加油。毕竟炼器辛苦得来,也想看看雷电双剑的威力。

  “何为蛮丹?”夷菱修炼了几百年,也没有听说过。

  “是提升修为的丹,螺钿与三弟服食了,能将功力提升至结丹初期。”说完将两颗丹拿了出来。

  夷菱接过去仔细看了,又轻轻的嗅了一下。心想这与魔宗凶丹自戮丹极其相似。不过既然厉无芒敢拿了给螺钿、易福安服食,自然不会有害。

  “师弟宝物层出不穷,这一次不仅能看灵器威力,还能看见奇丹的效用。”夷菱站了起来,走到易福安、螺钿面前,把丹各给了两人一颗。

  “服食了,出洞府外演练《雷电大破》剑法。”

  ……

  二十几人陆续走出洞府,在半空站立了。螺钿、易福安御空而行,到了山谷中央。

  “尽力而为!”夷菱大声道。

  “遵命。”两人应了一声,将修为提升至结丹期。嫌山谷狭小,往上直升。高于两侧山峰,方才停下。

  天雷宗二十余人与厉无芒也飞升而起,在一里外半空站立,要看二人的本事。

  螺钿率先出剑,易福安一动,居然是后发先至。《雷电大破》九招剑式一启,隔了一里,厉无芒等人依然可以感受到灵气的涌动。

  雷剑舞动,雷声隐隐,紧要处有突如其来的霹雳巨响。电剑使出,白光耀眼,关键时激发出脱剑而出的银色电弧。电弧有一尺多长,飞击百丈之外。

  九招剑式使完,双剑脱手。雷电双剑上下翻飞,交替攻防,像是一个无形的神灵在舞动。远远看去,是大开大合的杀伐剑路,无愧于《雷电大破》的名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