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离王下人(1/2)

加入书签

  一般说来,灵器不断的被主人滋养培育,其中的魂魄能修炼的十分强大。若是主人飞升琳琅界,携带的灵器自然也不会被主人遗弃。

  到了九元界,灵器一定会被主人再次炼制,有的灵器在仙界被重新炼制许多次。灵器中的魂魄不断的提升修为,最后成为实体的存在,这就是器灵。

  仙器中的器灵以这种与主人休戚与共的为多。从灵器的魂魄起步,它的每一次提升,都是主人耗费心血的结果。这样的器灵,对主人可谓是死心塌地。

  另外一种器灵就比较特殊,仙器难免拼斗,有时仙器被毁坏,器灵也就被灭杀了。这时如果主人没有死,自然想方设法修复被损坏的仙器,或许器体经过再次炼制,能完好如初,甚至更趋完美,但是器灵却不能复生。

  将一个修为相当的修仙者强行镇压,封印入仙器中作为器灵,这是最为常见的做法。

  被镇压为器灵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与仙器一体修炼,同样能提升修为,所以也不是每一个器灵都有怨怼之心。从修炼的角度来看,似乎没有任何影响。

  不过器灵一来没有了尊严,总归是主人的奴仆。二来作为仙器,难免与人搏杀,各中的危险可想而知。

  都以为在九元界的仙器,自然比在琳琅界安全。一般人看来,都以为仙器主人了得,是化神期的修为,仙器本身又是法宝中的巅峰。只是用仙器临敌时,对方的实力也一定非同小可。不是同样的巨擘,那里用的上仙器出手?

  所以仙器的器灵陨落的概率,虽然比之一般合体期修仙者小,因为有化神期的主人做后盾。但是对器灵来说,每一次惊心动魄的搏杀,都让器灵担心后怕。

  龛与离王下人之所以能和睦相处,最关键的是器灵知道龛不会把仙器亮出来。这样的宝物一旦露面,追杀龛的化神期强者自然接踵而来。

  作为器灵,只要主人没有刻意结下禁制,离王下人能自由出入器体。就好像是元婴出体一般。

  龛无事便与离王下人闲聊,把酒言欢。说的话多了,龛对仙器也有了些了解。

  离王下人一直没有说出离王的来路,只是告诉龛,这盔甲的确是不祥之物。自从流落九元界,一直以来,经过手的修仙者不下十位,修为都在合体期之上。得到的修仙者非死即伤,难有善果。

  “本座千百年的修为浸淫在盔甲中,每日打算弃了它离去,又不甘心。”器灵离王下人感叹。

  作为器灵,已经与道器一体,脱离仙器盔甲谈何容易。

  “道友要离去,岂不是需要重新夺舍,再修肉身。”龛看着七尺高的器灵说。这器灵生的威武,不过与人修元婴一般,合体期的人修元婴,与本体几乎一样大小。这器灵七尺的身躯,也是恰如其分。

  “本座的修为不必夺舍,有三百年就能重新修炼出强大的肉身。”离王下人十分自负。

  “既然如此,道友就走了也好。”相交日久,龛也害怕了,打算放弃离王盔甲。

  人修到了合体期的修为,肉身被炼化殆尽。就算舍弃了,不用夺舍,慢慢也能修炼出躯壳。看来这器灵也有同样的本事。

  “本打算与这盔甲一起修炼。看来还是不要贪图这宝物了。只是当初离王在本座身上下了禁制,一时解不开。走也难。”离王下人摇摇头。

  “道友出入盔甲来去自如,有何禁制?”龛十分奇怪。

  “三、五丈内自然不受约束。”离王下人话说半句。

  龛也不知器灵的难处,只好不再做声。这道器放在身边,倒成为一块心病。

  也不知哪里走露了风声,三个月后,有化神期的修仙者闻讯而来。龛带了离王盔甲东躲西藏,来到支架山。

  龛从来不曾穿戴这副银盔甲,总归龛有些不甘心。这日与器灵离王下人商议,欲试一试盔甲。

  离王下人欣然应允,没有一丝勉强。

  顶盔掼甲,感受仙器的威能。追踪而至的化神期修仙者从天而降。龛不顾一切奔逃,毕竟修为相距甚远,被化神期的修仙者一招打的跌落湖中。

  好在有盔甲护身,龛只是受了伤,不过器灵离王下人就伤的不轻。若是龛是化神期修为,与对手修为相当,就一定是另外一种情形。离王盔甲一定能助龛灭杀对方。

  “道友也脱不了这得宝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