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找来(1/2)

加入书签

  “虽然不足本座本源之力之万一,对抗纹章凤凰遗下的血滴不是问题。如今你的修为已经是魔丹初期顶峰,天劫不远。可到厉魔宗寻找颜如花,渡劫时有她护卫,可保万无一失。”半年后的一天,令图血水幻化的躯体对柳思诚道,令图之魂想的周到。

  这石窟中血水,是令图留在天地间的遗存。千百万年的岁月沧桑,精纯不如往昔,所蕴含的魔的本源之力微乎其微。令图之魄也无力将其纯净,只是终年在石潭中血浴,以修养在这游荡在九元界的孤魂。

  为了自己重新出世,令图之魂让柳思诚进入血水石潭修炼,这不仅是让外人分享自己的禁脔,同时也要承担柳思诚可能反噬的后果。

  没有谁是甘心为奴为仆的,若是这看起来温顺的仆人,修为到一定境界,有了克制令图魂魄的能力,会不会反目只有天知道。夺取古魔本源之力,应该是每一个魔修的梦想。柳思诚就是个例外吗?

  令图之魂也是权衡利弊,斟酌再三才下了决心。究其原因,厉无芒的存在是古魔最大的心病。正是因为如此,令图之魂才决定冒一次险。

  现在的柳思诚毕竟修为太低,尤其是魔体脆弱。承载不住太多的本源之力。也只是吸取了血水中的一小部分,就再也没有办法增加了。

  对于凤离大陆的魔修来说,即使是这一丁点的本源之力,也足以傲视九元界的魔修。这并不是说依靠本源之力,证实自己令图传人的身份,达到压服他人的作用。

  根本一点,本源之力能吸取其他魔修的修为、魔力,快速提升自己的境界。说的更清楚一些,柳思诚具有掠夺其他魔修魔力的能为。

  修仙一道虽然是逆天行径,也摆脱不了天道法则。掠夺修为近似的魔修的魔力是不在话下,对修为高于自己太多的魔修,柳思诚也无能为力。

  令图之魂对此洞如观火,在这大莽山内修炼再无捷径可走,对令图来说,魂魄归位,抢夺琳琅界的日子不远了。是以急于将这仆人遣往山外,毕竟在令图的谋划中,柳思诚是一颗重要的棋子。

  “要在此人羽翼未丰之前魂魄归位。否则这仆人就是心头大患了。”在柳思诚离开大莽山之后,令图之魂在血水石潭中喃喃自语。

  听了柳思诚对凤怜遗的描述,令图之魂知道自己出世遇到了对头。对凤凰精血滴上的九个箓文的来历,大概心中有数。

  将柳思诚指点到厉魔宗,并没有提前厉无芒。令图之魂与这仆人待在一起的日子不短,对柳思诚有所了解。若是遇见厉无芒,他一定会尽力将对方斩杀,只有有这个能力。

  ……

  颜如花对重新找上门来的柳魔使刮目相看,不过离开了半年,魔使的修为就修炼到了魔丹初期,而且离突破不远。尤其是魔使的气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厚实感。

  颜如花只是九元界的魔修,对魔的本源之力毫无了解,也就不会想到这一层。

  “前辈,晚辈奉主人之命来到厉魔宗,是为渡天劫寻求庇护。恳请前辈援手。”柳思诚一礼。

  对颜如花,柳思诚心中有股怒气。当日在大莽山,这女魔修不仅轻易将厉无芒放走,且对自己也不假辞色。想到此处便觉愤懑,只是修为相距太远,不敢有所表示。

  若是知道被箓文镇压后,颜如花与厉无芒轻言细语谈笑,互赠炼器之法与丹药。柳思诚怕是要活活气死。

  “柳魔使气韵非凡,不过半年光景居然有如此修为。魔使尽管放心,在厉魔宗渡劫万无一失。”颜如花和颜悦色的说。

  令图之魂果然料事如神,在厉魔宗住了十日,柳思诚天劫来临。在厉魔宗宗门深处的一个山谷,颜如花亲自护法,柳思诚经历一番苦楚,顺利渡过了天劫。

  “晚辈对前辈感激不尽,尊主人之命。渡劫后有些琐事处理,就此告辞了。”三日后,神采飞扬的柳思诚向颜如花辞行。

  “柳魔使身份高贵,本座着两人跟随伺候吧。”颜如花对柳思诚一笑。修炼了千百年的女魔修,心细如发。虽然在天劫中没有看出异常,总认为这次出现的柳魔使与往昔不同。况且这魔修是与令图之魂唯一有关联的,置于自己的掌握中利多弊少。

  “多谢前辈,晚辈只是些许小事,何须劳师动众,一人足矣。”柳思诚另有打算,婉言拒绝了。

  “既然如此,本座就怠慢了。柳魔使办完事,尽可以来厉魔宗修炼。”颜如花起身送客。

  ……

  柳思诚离开厉魔宗,径自往隆德大城而去。前次是在这里遇见了厉无芒,这次还是选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