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祭坛(1/2)

加入书签

  “今日之事全是误会。妖座见谅。吴某为寻找一个小辈误入此地,打扰了妖座清修,这厢给妖座陪个不是。”吴真人想到这里是妖修的地盘,也不知道妖龙与孔雀有何关联。既然一时拿不住这个硬角色,便打算尽快离开此地。

  月毒龙也不愿与这三个人修作殊死之斗,虽然服用一颗蛮丹有十成把握将这些人修重创。这一来毕将给厉无芒及天雷宗树敌,妖修不是不明事理,既然救出了天雷宗门人,月毒龙打算息事宁人。

  月毒龙点点头,胡真人见月毒龙应允,一拱手,转身带了另外两个人修离开了枯骨白地。

  胡真人虽然没有弄清楚月毒龙底细,到了这个时候,自然明白了螺钿、易福安大喝“月座救命”的道理。那里是什么咒语,分明就是呼唤妖龙。

  见胡真人离去,夷菱帅天雷宗门人出洞府,叩谢半空的月毒龙。妖龙摆摆双翼,回溶洞去了。

  ……

  听了夷菱的话,厉无芒有些犯难。既然胡真人敢入枯寂山,过些时候一定还会有其他人修再来。拓云宗的鲁钝悬下重赏,枯骨白地怕是不得安宁了。

  “师姐,吴真人可曾回来过?”离开枯寂山时,吴真人就没有露面,现在半年过去了,厉无芒挂念起他来。

  “自师弟走后,一直不见吴真人回来。”夷菱摇摇头。

  “当年在望城时,师姐收徒。有一银色大船,可以载几十人。不知是否带着。”厉无芒在望城城外,眼见水月宗的银色大船从青布幔飞起,对那法宝的印象深刻。

  “银船带着呢,师弟有用处尽管拿了去。”夷菱从储物袋中把一个五寸长的银船取出来,递给厉无芒。

  “有这条银船,不如大家都离开此地。三弟与螺钿的修为日渐提升。离结丹不远。此时去天歌山或许能站住脚跟。”厉无芒接过银船,在手中端详。

  “师弟有所不知,银船一般都是大宗门使用。在望城收徒时是水月宗旗号,水月宗在凤离大陆修仙门派中名声显赫,没有人出来拦截。我等自立门派,势单力薄,银船太过张扬,怕引来宿敌注意,反而不美。”重建天雷宗以来,夷菱艰辛备尝,做声不免瞻前顾后。

  “此地已经被修仙者探知,只怕还有强者接踵而至。”厉无芒叹息一声,把银船还给夷菱。

  “师弟是当局者迷了,都知道天雷宗与师弟渊源深厚,就算到了天歌山,寻衅者还不是照样追逐而至?”夷菱微微一笑。

  “师姐说的是,我一时也糊涂了。”厉无芒也笑了。

  “不如将门人安置于隆德大城,那里本来有宗门买下的宅院,我与两个师妹及螺钿、福安一道,跟随在师弟左右。人少不会引人注意,进退自如些。”这是夷菱早就盘算好的,现在厉无芒动了退出枯骨白地的主意,正好说了出来。

  “这样更是危险,鲁钝悬赏追杀我。到头来反而连累了师姐等人。”厉无芒大摇其头。

  “修仙一途虽是苦修为本,到底还是运道做主。”夷菱见厉无芒不允,有些失望。

  “不如这样,天雷宗门人还是住到隆德大城去,我六人另外寻个僻静地方。”厉无芒见夷菱神情黯淡,只好出了个折中的主意。

  “如此最好,师弟可以不被羁绊,我等也可安心修炼。”这样虽然不能每日与厉无芒相处,以厉无芒的秉性,经常回来照看是一定的了。

  “师姐受累,将门人安置好了。三日后离开此地。”厉无芒说完,离开班勃洞府,找月毒龙去了。

  ……

  月毒龙听了呼唤,自修炼的溶洞飞快赶来。见厉无芒喜笑颜开。“公子这是渡了天劫了,可喜可贺。”月毒龙一眼看出不同。

  “你眼光不错,到底是七级妖修名不虚传。”厉无芒站在班勃洞府对面的山峰上,看着半空中的月毒龙。

  “公子过奖了。”虽然是神念,在月毒龙的回答中同样能感受到谦卑。

  “吴真人久久不在枯骨白地出现,你可知道他的行踪?”吴真人有血印在身,又在元婴上附着了玉蠹虫,只要一样管用,也不至于逃脱。

  “半年多前他进了枯寂山深处,一直没有回来。怕是凶多吉少。”月毒龙晃晃尾巴。

  “我过两日要与天雷宗门人离开此地。这枯骨白地是你修炼的故地,你可舍得离开?”厉无芒不愿勉强月毒龙,要听听他的意愿。

  “昨日有人修来犯,公子是替天雷宗门人的安危担心。要为天雷宗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