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银牙洞獾(1/2)

加入书签

  “尔等虽然修为高于本座,灵石也来之不易。我若是在灵石上欺压尔等,如何能做你二人的主人?”厉无芒脸一沉。

  “长者赐不敢辞,多谢公子。”两人躬身一礼。

  厉无芒一挥手,让刘真人与况海离开了此地。

  ……

  “这是我应承的灵酒,既然姜师妹是为众人讨要的,就让艾师妹保管吧。”在班勃洞府中,厉无芒把一个储物袋拿了出来,笑着对姜丹说。

  “开一次口,怎么也得有些开口费。我先支取三坛如何?”姜丹认为是一百坛灵酒。笑了对艾纨说。

  “给她,姜师妹迟早是被人用酒哄了去的。”夷菱一笑,不等艾纨说话,先自答应了。

  “三坛也不多,这里是五百坛灵酒。姜师妹失算了。”艾纨开了储物袋,神识一扫,有五百坛酒,知道姜丹一定抱屈。

  “呀、呀、呀。悔断肠矣。”姜丹果然大呼小叫。现在洞府中只有螺钿、易福安两个亲近的晚辈,姜丹没有了顾忌,无拘无束的秉性表露无疑。

  “姜师妹是为人师长的前辈,如何为一坛灵酒顿足?”艾纨有意逗乐,慢条斯理的说。

  “师妹我也就是修为高于螺钿、福安。这两个是有大运道者,也不过几年工夫就与我平起平坐。没有几天前辈好显摆了。况且师妹我只是顿足,并未捶胸,不失淑女仪态,有何不可?”姜丹嘻嘻哈哈的道。

  “且来饮酒,莫要让晚辈笑话。”夷菱也被姜丹逗乐了。

  艾纨取了三坛仙人醉放在石案上,夷菱与易福安取了酒碗,把酒斟满。

  “师弟,一坛仙人醉九万灵石,如此破费就是再大的家当也承受不起呢。今后不要再买灵酒了。”夷菱喝了一口酒,放下酒碗,含笑对厉无芒说。

  “师弟的灵石来的容易,师姐不必放在心上。”厉无芒喝了一碗,笑着回答。

  “师兄有什么获取灵石的手段,说出来让我开开眼界。”姜丹喝了两碗,兴致勃勃。

  “不过是运气好,在夺宝会时在恒茂祥的赌局赢取的。”厉无芒不慌不忙的道。

  “师兄好眼力,好定力,好运气。有机会让师妹也赢些灵石吧。”姜丹一脸期盼。

  “有机会一定告诉姜师妹,只是输赢就不敢担保的。若是姜师妹孤注一掷,输的倾家荡产如何是好?”厉无芒也被欢快情绪感染,一副郑重其事的模样。

  “无妨,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把所有灵石压上。输完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姜丹煞有介事的回答。

  “现在不过是一个酒徒,假以时日还要成为赌徒。过不了几年怕是要成为女匪修了。”艾纨的眼睛笑的眯成一条缝。

  ……

  六个人修在洞府修炼,平日心无旁骛。有时饮酒畅谈,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这日月毒龙的神念传来,呼唤厉无芒外出说话。

  厉无芒出了洞府来到洞口,见妖龙在半空站立。

  “月毒龙唤我何事?”

  “公子交代了祭坛下木盒之事,我这几天都会去祭坛看看。孔雀似乎没有离开行宫,不知要不要掘取?”

  “掀翻祭坛是下策,有可能会惊动孔雀。你有何良策。”其实厉无芒一直记挂着木盒,苦于无万全之策,一直拖到现在。

  “月毒龙捉了一只银牙洞獾,是四级妖兽。四级妖兽有灵性。兽有兽语,我与其谈妥了,让它在祭坛外挖洞到祭坛底部,取出木盒,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一只银牙洞獾要挖多久?”银牙洞獾高五尺,长六尺,有两颗银色獠牙,五寸多长。掘土挖洞靠一双利爪。厉无芒虽然知道此兽善于此道,具体能有多快却不清楚。

  “这是一只獾王,一群有十余头银牙洞獾。一个时辰应该可以掘到祭坛底部。”妖龙早就算计过了,对厉无芒的话是有问必答。

  “那地方距金色宫殿近,离枯骨白地远。按说应该是孔雀的地盘。你不必亲临,让这银牙洞獾自行去掘洞,看看孔雀的反应。”面对孔雀这样的巨头,厉无芒不得不小心翼翼。

  “公子请回,月毒龙这就去安排。”

  “不急一时,这是五百坛灵酒,收了去。”厉无芒把储物袋抛给妖龙。

  “多谢公子,木盒之事还没有着落,待取了宝物再饮不迟。”辞别了厉无芒,妖龙离开了山谷。

  ……

  第二日月毒龙在山谷用神念呼唤厉无芒,见厉无芒从山洞出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