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本源之力(1/2)

加入书签

  难以取舍的是拓云宗、临道宗的一些门人弟子,这些人修倾向于厉无芒终将成为践行大道者,飞升琳琅界是肯定的。同时自己的宗门前辈又必杀之而后快,这让他们很是为难。虽然不敢违抗前辈的旨意,内心懈怠是一定的。

  修仙者众多,有些人在等待机缘,意图结交厉无芒,攀上大运道者,是每个修仙者的愿望。现在看来是火中取栗,可是凡人都知道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修仙者岂能不明白?

  也有修仙者被传言中厉无芒携有种种宝物所,在寻找灭杀厉无芒夺取宝物的机会,何且还要大笔灵石可以领取。与厉无芒作对,风险巨大。不过凡人也有一句话,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将此奉为圭臬者同样不乏其人。

  听信鲁钝的话语,为九元界修仙者计,而一心要灭杀厉无芒者,却鲜有其人。

  厉无芒让隆德大城的修仙者十分兴奋,其实不仅是隆德大城,在凤离大陆的许多地方,厉无芒都是修炼之余的谈资。

  ……

  五个从枯骨白地回来的元婴期人修带来了惊人的消息,孔雀行宫就在离枯骨白地不到千里的地方,平时被阵法掩盖的行宫为五人目睹,这说明孔雀住在行宫之中。

  孔雀在凤离大陆凶名远播,元婴期修仙者对其最是忌惮。一些蠢蠢欲动,打算入枯寂山斩杀厉无芒的人修不敢冒然行事。

  其后联袂而去的拓云宗刘真人、临道宗况真人,从枯寂山慌忙遁出,孔雀的存在就是不争的事实了。

  ……

  冷眼旁观的魔修柳思诚闻听了孔雀的事情,心中焦急起来。这个厉无芒的宿敌在隆德大城住了三个月,每日在酒楼、茶肆走动,希望能寻找到灭杀厉无芒的机会。

  后来的诸多传言让柳思诚有些灰心,厉无芒被众人传的神乎其神,虽然有许多不实之处,但厉无芒渡过了血色天劫应该是真的。一个十分简单的比较,就让柳思诚失去了信心。自己只是普通天劫,与厉无芒相比,修为一定不如对方。

  本来寄希望于人修能灭杀厉无芒,虽然不如自己亲自将其杀死解气,但总比让他活着强。现在看来这个如意算盘也要落空了。

  “只有外出游历,伺机吸取魔修的功力,将修为提升一些,或许还能有机会。”柳思诚拿定主意,悄悄离开了隆德大城。

  ……

  既然要施展被所有魔修忌惮的本源之力,只有选僻静的路线走,否则没有出手的机会。

  在离隆德大城三千里的一处峡谷,柳思诚遇见了一个厉魔宗的弟子,在峡谷中是采药。此人与颜如花有些渊源,故此认识柳思诚。

  “柳魔使,叶里有礼。”这魔修也是魔丹初期修为,见了柳思诚抱拳一礼。

  “叶兄,巧遇。”柳思诚也抱拳回礼。

  “柳魔使怎么到了峡谷?莫不是要采药?”叶里知道柳思诚是颜如花的客人,想套近乎。

  “正是,遇见叶兄,正好有伴。”柳思诚随口应了。

  “能与柳魔使结伴而行,荣幸之至。”

  “叶兄,此地僻静,不如切磋一下如何?”柳思诚不再敷衍,把一条大戟拿了出来。

  “柳魔使何意?”叶里吃了一惊,飞身后退。手中出一条长枪。

  “不过是切磋戟法,叶兄何必惊慌?”柳思诚一跃而起,一戟刺向叶里前胸。柳思诚之所以没有偷袭叶里,是要在实战中施展本源之力。

  “柳魔使手下留情。”叶里不是傻子,对柳思诚的作为心中有数。虽然不知是何原由,但是对方要灭杀自己是肯定的。之所以让柳思诚手下留情,不过是麻痹对方。

  叶里见戟头的枪尖到了,往左一侧身,右手握住枪杆一头,反手砸向柳思诚右肋。

  柳思诚突然弃了大戟,右手一把握住了枪头下五寸的地方。叶里在长枪上注入了九成灵力,通过枪杆,灵力猛然冲击而出。

  若是一般修仙者相博,这样的招式显然是柳思诚吃亏。下砸与枪杆的灵力合二为一,徒手去握,必然受伤。

  柳思诚是刻意为之,在握枪杆的刹那身体左倾,手肘微收,化解大部分的下砸之力。同时右掌中劳宫穴大开,将叶里凝聚在枪杆上的灵力自劳宫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