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修仙者(1/2)

加入书签

  夷菱道:“师弟大运道,没有授业师尊,同样能修炼到如此境界,实是罕见。师姐也不能在修炼上对你有所助益,倒是愿意将对修仙者的看法与师弟说说,算是闲话,师弟姑妄听之。”

  “愿闻其详。”厉无芒在讴歌,有关修仙者之事,曾经专门请教过一喜道人。漂流万妖海,到了大莽山外的厉无芒,有时的确迷茫,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受,不知与何人述说。

  “我在结丹初期时,一直被为何修仙?如何修仙的心魔所扰,是到了目下的境界,对此才略有感悟。师弟心智过人,或许已参透。说的不对,师弟要助我领会才好。”夷菱斟字酌句的说。

  “师弟在被四修大阵压制的讴歌修炼《窥道决》始,至今不明白其中道理。还请师姐教我。”

  夷菱不再自谦,为提升厉无芒心性,将百多年的领悟和盘托出。

  ……

  与琳琅界众仙相比,修仙者微不足道。许多修仙者即使到了相当境界,依然脱不去凡人时留下的秉性。时常被心魔困扰,许多修仙者因此,令人惋惜。

  整个凤离大陆,千百年来,飞升仙界者寥寥,屈指算来不过几个而已。而生死道消的修仙者不知凡几,都是仙缘不济,或殒命于搏杀拼斗,或止步在寿元耗尽。

  “自古修仙万千众,得赴琳琅无几人。”绝大多数的修仙者难逃重入轮回的宿命。

  然修仙一途,便是在那死处求活,是对与生俱来的凡人秉性的磨砺。这凄苦的历程,让万千修仙者终日活在刻骨铭心的苦痛之中,周而复始,不得解脱。

  修仙者为何修仙?夷菱认为这是对宿命的抗争,是与天道的对垒,是以卵击石的勇气。正是因为结果注定是悲催的,修仙者间是残忍杀戮,就变的不足为奇了。那只是对成仙无望的宣泄而已。

  至于如何修炼,夷菱也有自己的见解。苦修者是在迷茫中失去了镇定,期望通过肉身与魂魄的苦痛修成仙,其实毫无用处。

  明知苦修难履仙道。那些淡薄生死的修仙者终日随波逐流,流连于酒肆茶楼。期盼上天独厚自己,指望一时之奇遇,不费气力就能飞升仙界。若是机缘不至,也能坦然面对轮回。

  夷菱以为苦修不足取,放浪形骸更是不该。平日勤勉,偶有开怀。才是修仙者应该的举止。

  ……

  虽然是泛泛而谈,厉无芒深以为然。

  “师姐境界只是如此,略有感悟,不敢藏拙,师弟见笑了。”夷菱说完,淡淡一笑。

  “明知不可为,终其一生苦修不辍,实是不智。只是九元界总归还有飞升琳琅界的存在,平日勤勉也理所当然,偶尔作乐,也不枉此一生。师姐果然好见识。”厉无芒由衷的说。

  “师弟谬赞了,不过该要苦修时也要受的煎熬。师弟可曾闭关修炼过?”夷菱见厉无芒心悦诚服,深感欣慰。

  “三、五日苦修是有的,闭关就不曾有过。”

  “师弟果然有大运道,修炼到结丹期居然不曾闭关。我在筑基前,曾经闭关百日。结丹期前闭关前闭关一年。”夷菱感叹的说。

  “听说合体期或是化神期的修仙者,能闭关几十年,所为何来?”说到闭关,厉无芒有了兴趣。

  “修炼中或是魂魄、或是肉身、或是心性,遇到了大的阻碍,不得已才闭关。”夷菱笑着说。

  “原来如此。”

  “正是如此。”艾纨在一旁按捺不住,眯眼笑了,接过话茬。

  “看来练功与喝酒、饮茶都是修炼,凡人说拿得起放得下才是英豪。”厉无芒不敢答艾纨的话,胡乱说了一句。

  夷菱听了一愣“师弟有这样的悟性,实出我预料。我参悟一百多年,也没有到这境界。”

  “师姐过奖了,我只是为喝酒听曲找个借口而已。”厉无芒实话实说。

  “凡人终其一生,也不知道为何活着,修仙者何尝不是如此?”夷菱有些落寞。

  “今日论道终有所获,愉悦自己总是不会错的。”想到修仙者也能有自己的乐趣,厉无芒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此语妙哉,不如再开一坛灵酒,众人欢愉。”姜丹率先提议,其他人都赞成。于是喝酒闲聊,不亦乐乎。

  ……

  赴大莽山之事终究还是要议的,半个月之后,六人离开了禄卫大城,往大莽山而去。

  有了禄卫大城论道,众人对追逐结果的心思淡了许多,一路上谈论些修仙界的趣事,遇见山川风景秀丽之处,不免停下欣赏游玩一番。

  “或许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