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天大干系(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见状,大是窘迫。脑中灵光一闪,稳住心神,暗道一声惭愧。自己是结丹期修为,居然被这颜如花的种种娇柔、哀怨的姿态所扰,看来要苦修心性才是。

  厉无芒躬身一礼。“晚辈受教,前辈只是做出凡人女子的娇态,并不曾使出魔宗的媚人功法。一颦一笑便让晚辈无所适从。看来晚辈的心性修为还过于浅薄了。”

  “本座不知你说些什么?”颜如花抬起头,低声细语的说。看来对厉无芒的话还是满意的。

  厉无芒不再说话,一揖到地。

  “站直了回话,弯腰驼背有失威仪。你说寻找本座,可有紧要的事情。”颜如花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回前辈话,当日前辈赠我炼器之法,晚辈一番苦修已有小成,炼制了一枚千年劫,奉于前辈。”厉无芒双手把千年劫捧了出来。

  颜如花见厉无芒取出千年劫,大出意料,这可是元婴期修仙者都忌惮的宝物。本想收下又觉不妥,想了想还是拒绝了。“不知那个该死的元婴期修仙者被你灭杀了。本座不过是一句戏言,厉无芒当真就把事情办了。你前路也不知道有多少凶险,也罢,此物就赏了你吧。”

  “晚辈真心实意要将此物奉于前辈,请前辈笑纳。”

  “若不是凡人秉性未除,念着知恩图报,便是有求于本座。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厉无芒你说呢。”颜如花一抚裙裾。

  “兼而有之。”在颜如花面前,厉无芒不敢隐瞒。

  “法宝收回去,有何为难之事,说与本座听听。”见厉无芒诚恳,颜如花轻轻一笑。

  “前辈庇护柳思诚,称其柳魔使。想来是知道他的出身,柳思诚自称是令图传人,不知令图到底为何物?”厉无芒抬头看着颜如花。

  “你知道不少,令图为何物是其一,令图在何处为其二。本座说的对不对?”颜如花脸上娇媚之态荡然无存。只是语气依然平和。

  “晚辈是想打听令图的下落。”见颜如花变了脸,厉无芒心中一惊,又不敢否认。

  暗自埋怨自己大意了,古魔令图是凤离大陆四修的眼中钉,拓云宗等曾经悬赏寻找令图的魔躯。如此重大的隐秘,居然向颜如花打听,实为不智。若是巨擘得知颜如花与令图有瓜葛,厉魔宗的阚密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在红眉魔君面前,颜如花也只是蝼蚁。

  “柳魔使为古魔传人的话再也休提。令图的下落本座不知。至于令图是什么,凤离大陆无人不知,令图是一具无魂无魄的躯体。”颜如花稳住心神,面色缓和了些。

  “是。”厉无芒心慌意乱,头上渗出了冷汗。

  一股强大的威压陡然出现,踏在剑上的厉无芒跌落尘埃。颜如花旋即到了他的身旁。

  “本座见你惴惴不安,显然已是悟到了其中的利害。我苦修几百年,能有今日境界来之不易。若是不杀了你,难免被你拖累,终将死于巨擘之手。”颜如花的语气依然不温不火。

  虽有神字箓文护体,只是颜如花的压制与柯无量不同,在临道斋门前,柯无量以其合体初期修为,一次要压制方圆三里范围,力量分散了,厉无芒的神识,还能留下一成。

  颜如花将毕生修为压制厉无芒一人,就算是合体初期的修为也难免受制。是以厉无芒不仅身体动弹不得,被箓文加持的魂魄也毫无作为,逃离泥丸宫,躲入金丹之力都没有了。神识更是无从谈起。

  厉无芒口不能言,却能清晰的听见颜如花的话语。如今这个局面,颜如花有一万个理由要灭杀自己。想到此处,厉无芒只怪自己莽撞,居然没有想到此事的利害关系。不计后果,与颜如花谈起古魔令图来,岂不是咎由自取?

  威压瞬间消失,一旁的颜如花,低头看着躺在地上的厉无芒。似嗔似怨,一副无助的柔弱女子的样子。“本座性命交在了你手里,若是有朝一日,本座因为令图的事情泄露而被灭杀,定然会后悔没有将你除去。”

  厉无芒站起身来,见颜如花如此,于心不忍。“晚辈被威压所制时,想来是断无生机。前辈不杀晚辈,担着天大的干系。若有旨意,晚辈无有不从。”

  颜如花平淡的道:“只要你小心谨慎,不因行差踏错,给本座引来无妄之灾,本座就喜出望外了,那里有什么旨意。”

  “前辈不杀晚辈,是天大的恩。晚辈无论如何不会将前辈置于险境。”天下事就是这么奇怪,厉无芒无端欠下颜如花的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