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夺本斩(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等人往北而去时,柳思诚也在讴歌四处闯荡。自从在无名峡谷用本源之力灭杀了叶里,不由得信心倍增,伺机寻找落单的魔修下手。

  总归这样的机会不多,费了许多精力,也没有能找到合适的对象。柳思诚突发奇想,既然本源之力能吸取魔修的功力,或许对人修也同样有效。

  在凤离大陆,人修多余魔修。尤其是修仙家族的人修,修为普遍不高,且常常是单独出来游历、采药。在不为人知的僻静处,灭杀人修的机遇要大的多。

  某日在一湖边,遇见一个结丹初期的人修。这是个散修,见了魔修柳思诚不敢招惹,往湖畔高山大岭遁走。

  柳思诚见着,心中暗喜,山岭中更是隐秘,便御剑在后急急追赶。人修结丹不久,修为不及柳思诚,不一会就让柳思诚赶上。

  柳思诚手执大戟,也不说话,劈头盖脑就是一戟。人修被追了一阵,也有防备,侧身让开了一击。

  人修只有一把上品法宝宝剑,不敢与柳思诚硬磕,让开大戟后,一剑刺向柳思诚前胸。

  柳思诚要修炼用本源之力克敌之技,竟然不用大戟格架,只是身形一晃,让开宝剑。左手松开戟柄,骈指一点,一股魔力自指尖透出。

  两者是近身相博,人修无从避让,况且柳思诚只是徒手施展魔力,那人修心中并不惧怕。将周身的护体灵力施展到了十成,要硬抗柳思诚的隔空一指。

  指尖透出的魔力与人修的护体灵力碰触,柳思诚神念一动,丹田中黑色雾霭般的本源之力,登时翻滚起来。柳思诚手法一变,五指大张,劳宫穴开启。

  翻滚的本源之力在丹田中旋转,有如一个漩涡,巨大的吸引之力通过经脉,在掌中形成。人修的护体灵力被吸入柳思诚体内。

  本源之力凶悍霸道,瞬间将人修的护体灵力吸取一空。

  护体灵力的来源是修仙者的修为之力,修仙者将体内灵力源源不断送出体外,在肉身周围形成护卫躯体的力量,是为护体灵力。故此护体灵力于体内灵力本是一体。

  柳思诚的本源之力将人修护体灵力吸取后,人修体内的灵力也被牵扯出来。这人修几曾见过如此功法,不由得害怕起来。想要脱身遁走,已是力不从心。体内灵力一个呼吸间就流失大半,两个呼吸一过,人修力竭。柳思诚右手一挥大戟,将人修灭杀,人修的尸首一头撞下地去。

  收取了人修的宝剑、储物袋,柳思诚立刻离开了此地。

  在一座修仙者聚集的小城客栈中,柳思诚打开了掠取的储物袋,散修没有稀罕的法宝,柳思诚看了一眼,把储物袋收了起来。

  泡了一壶灵茶,在桌前坐了下来。“春手。”柳思诚念叨了一句。想起了当年华五在茅舍让自己喝了第一次灵茶。那一盏灵茶解了“抱残”之困,也是柳思诚从习武到修魔的开始。现在茶壶中泡着的,就是春手灵茶。

  将茶斟人茶盏,端起茶盏轻啜一口,回想当年在华五茅舍的情境,两盏一样的茶,品味就大不相同了。当年意气风发的皇子,现在是孤独的修魔者。

  柳思诚甚至于很少考虑自己如何修成魔仙,二十多年来的怨恨之气,不管是宫廷争斗的落败,还是北三州举事失利,都被他聚集在厉无芒身上。其实平心而论,厉无芒不曾亏待这位先生。

  柳思诚仇恨的根源,来自于那次禅让,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被四修菊花破灭大阵摧毁。在富贵山被厉无芒毫不容情的斥责与戏弄,这个性情高傲的大皇子,当时的天宁皇帝,感到尊严被无情践踏。对柳思诚来说,那是无以言表的苦痛。

  强烈的复仇,让柳思诚能面对苦修毫不畏缩,追根溯源,或许是厉无芒,使柳思诚有了今日的修为境界。

  喝着灵茶,柳思诚回想今日灭杀人修的情境。对本源之力有了重新认识。

  柳思诚依仗了魔的本源之力,轻而易举将修为与自己一般的人修制住,并将其毕生的修为吸取一空。只是人修的灵力,不能被本源之力炼化,无助于柳思诚本体的修炼。这与当日灭杀魔修叶里时不同。

  “看来本源之力只能灭杀人修,人修的修为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