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徽记(1/2)

加入书签

  獠骥猛一摆头,张口要咬厉无芒握住尾巴的手,厉无芒只有松了手,退了一步,力注脚背,一抬脚踢在獠骥的咽喉处。

  獠骥吃了一脚,翻到在地。厉无芒赶步上前,对着獠骥的咽喉又是一脚,獠骥头一摆,这一脚踢在獠骥头上,獠骥头骨坚硬无比,厉无芒脚下一震,痛入骨髓。

  厉无芒练气四层的修为,尽力施为。獠骥也被踢的“嗷嗷”叫。

  不顾脚上痛楚,厉无芒运力于掌,不敢去碰獠骥头,选了最柔弱的兽腹,连击数掌,獠骥苦苦挣扎已经站不起来了。

  厉无芒怕打坏了这头妖兽。又担心獠骥养好了精神反扑。想到在高州提篮小卖时,市井泼皮殴斗,总是要打服了才好。

  选那獠骥无关紧要处,厉无芒左一拳,右一拳,打的獠骥呜呜哀号,不敢动弹才停了手。站在那里看着这妖兽。

  一喜道人与朴一离此处也就一里不到,在那石柱旁听见獠骥的叫声,十分担心。到了后来獠骥不叫唤了,却不见厉无芒回来,怕厉无芒被獠骥伤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两人一起走过来寻找厉无芒。

  走近一看,厉无芒站在旷野,一头獠骥躺在地上。两人大喜。

  “无芒,你没有受伤吧?”一喜道人远远的就问。

  “没有,两位叔叔到族里找几根绳来,把獠骥弄回去。”

  “朴寨主去拿绳索,我在这里等你。”一喜想留下来做个帮手。

  朴一赶紧回营地去了。厉无芒与一喜道人守着獠骥。一会功夫,朴一与族长带着十几个人,打着火把过来了。

  族长看着躺在地上的妖兽道:“真是獠骥。”

  “客人,你只说是看看獠骥,怎么还要伤害它,这妖兽是有些灵性的,倘若它的伙伴前来报复,我这一族就会遭殃了。”族长有些害怕,埋怨起厉无芒。

  “族长,我们是庆豪大王派来捕捉獠骥的,今年是与号痕部族比武的年份,族长不知道吗?”一喜道人把庆豪抬了出来。

  族长听了一皱眉头。“听说号痕有黑宝马。看来庆豪大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族长想了想又道:“客人,你们难道是修仙者?只有修仙者才可能捉住獠骥。”

  厉无芒不能不回答,只好道:“是的族长。我是修仙者。”

  “请修高贵的仙者连夜离开这里吧。獠骥可以带走。”族长说完叫族人用粗绳把獠骥的四蹄捆了,厉无芒用一根绳子把獠骥的嘴也捆结实了。

  用一辆四匹马拉的大车拖着獠骥。族长派人带路,连夜返回由乃部族的营地。

  三人骑着马,向导赶着大车。路上一喜道人问向导,獠骥是不是真会报复。那向导道:“你们扑捉了它的孩子,怎么不会报复。”

  “兄弟。你怎么说它的孩子?”朴一没弄明白。

  “大的獠骥是豹子一样的花纹,这头獠骥是白色的,还没有成年。”向导对獠骥十分熟悉。

  厉无芒听了暗说侥幸。这獠骥若是成年妖兽,自己一定是敌不过的。

  走了两个时辰天亮了。厉无芒看那獠骥虽然捆在车上动弹不得,呼吸却均匀有力,想是没有大碍。向导带了干粮和水,分给大家食用。都不敢停留。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到了由乃部族的营地外。

  向导先进去通报了,庆豪亲自出来迎接。见了獠骥十分兴奋。将厉无芒等人请进自己的大帐。摆上美酒肉食。

  庆豪热情的劝酒。喝了两杯后。庆豪道:“尊贵的客人,感谢为我由乃部族带来了獠骥。只是由乃部族没有勇士可以驾驭这凶猛的妖兽。我代表由乃部族请求你们的帮助。”

  “尊敬的大王,要我们怎么帮助你呢?”一喜道人问。

  “尊贵的客人中至少有一位高贵的修仙者,请代表我们由乃部族参加与号痕部族的比武。”

  “尊敬的大王,我们也是侥幸才捕捉了这头獠骥,不一定能够驾驭它。”厉无芒没有把握。

  庆豪一听笑了。“尊贵的客人,你们安国人比较含蓄,有什么条件可以说出来。”

  “尊贵的大王,我说的是实话,如果您允许我可以试一试。”厉无芒要买马,也没有其他办法。

  庆豪哈哈大笑道:“好!感谢你,高贵的修仙者。我想问一下,你买三千匹马干什么。”

  厉无芒想了想道:“我要组建一支军队。”

  “你们要打仗么?”打仗蛮荒部族再熟悉不过了。

  “是的。”

  “既然如此,我庆豪许下诺言,如果你代表由乃部族取得了胜利,我送你五千匹马和两万精锐的骑兵。”

  “尊敬的大王,感谢您的慷慨。只是我并不知道如何才能够让獠骥听我的话。”厉无芒对獠骥一无所知。

  “这个我也不知道,部族驯服烈马的手段也许有用。”庆豪也不清楚如何驯服獠骥。

  从庆豪大帐出来,天已经黑了。厉无芒来到装獠骥的大车旁。刚才庆豪已经说了驯服烈马的办法。厉无芒让族人把獠骥搬下来,獠骥恢复了体力,拼命扭动挣扎。

  厉无芒拿来一根鞭子。运起两层功力。劈头盖脸的抽了十几下,妖兽老实了。

  厉无芒叫人把獠骥小腿上,一腿一根,捆了四根绳子。在地上打了四个大木桩,把绳子的一头系在桩上。留着捆住獠骥嘴的绳子,把其余的都解了。

  由于用绳索木桩束缚,獠骥前进后退只有三丈的距离。

  厉无芒在獠骥的身上踢了一脚。

  “起来。”

  獠骥慢慢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体,突然一头撞向厉无芒。厉无芒早有准备,一侧身,对者獠骥胸口一拳,运了十成的功力。獠骥毕竟是幼兽,遭此重击前蹄一软,跪了下来。

  厉无芒接着一脚踢在獠骥颈部,獠骥翻到在地。如此反复了五次,獠骥再也不敢妄为,站在那里不动。厉无芒让族人看着獠骥,自己就在大车上铺被褥睡了。

  第二天一早。厉无芒把獠骥放入庆豪让人连夜挖的坑中。这坑方圆有十五丈,深五丈。内有食槽水槽。厉无芒把獠骥身上的绳索一齐解了。给獠骥的尾巴也敷了药。獠骥恢复了一会。开始吃食槽内的牛肉。吃完就趴在地上睡了。三日后獠骥在坑内奔走嚎叫。一副桀骜不驯的样子。

  厉无芒赤手空拳轻轻一跃,跳入坑中,一喜道人与朴一在上面看着。厉无芒这几日估计了獠骥的力量,认为有把握降伏它。成败就在几日。

  獠骥见了厉无芒暴跳如雷,几天来獠骥都认为是被厉无芒暗算了,所以处心积虑寻找报复机会。见了厉无芒猛扑过来,竖起前蹄往下一砸。

  厉无芒不退反进,向前急进两步,獠骥高大,人立而起,厉无芒只到它腰间。对着獠骥腹部重击一拳,獠骥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

  獠骥翻个身站了起来,见厉无芒年少,较成人矮小,一发力从厉无芒头顶越过,前蹄一落便用后蹄猛蹬厉无芒。

  厉无芒打定了以力降伏的主意,双臂往上一插,运力左右一分,将后蹄分于身体两侧。一脚又踢在獠骥的肚子上,獠骥此时前蹄踏实,后腿悬空,被这一脚踢的翻过厉无芒头顶。背部着地。痛的嗷嗷叫唤。

  獠骥再翻身站起,看着厉无芒不敢过来。

  厉无芒见了,抢步上去,獠骥一张口露出利齿对着厉无芒脖子就是一口。厉无芒一扭头让开了,身体往上一跃,一脚踢在獠骥的咽喉处,把獠骥踢翻在地。

  獠骥这次伏在地上,无力再站起来。厉无芒一招手,一喜道人从上面垂下根绳子,厉无芒握住了,一借力出了深坑。族人投了些牛肉在食槽中。厉无芒等人都离去了。

  又过了三日,厉无芒来到深坑处。獠骥还在坑里奔走嚎叫。厉无芒下到坑底。獠骥见了厉无芒再不叫了。慢慢走过来,在离厉无芒不远处趴下,闭了眼睛,频频以唇触地。

  妖兽是弱肉强食的,獠骥臣服于强大的存在。这獠骥对厉无芒的强大感到害怕。是以有这样的举动。

  厉无芒见了走上前去,蹲了下来。用手拍了拍獠骥的头道:“站起来吧。”

  獠骥虽灵智未开却有灵性。听了话站了起来。

  厉无芒道:“我要骑着你,你可愿意?”

  獠骥点点头。厉无芒骑上獠骥,围着坑跑了几圈。与骑马也没有什么不同。

  下了獠骥,厉无芒道:“你随我出去后,不要伤了人畜。”獠骥点点头。

  厉无芒又问:“你会逃回大莽山么?”獠骥摇摇头。

  厉无芒拍拍獠骥,“三年后我让你回去。”獠骥点点头。

  厉无芒让族人把深坑挖了个口子,带了獠骥出来。部落的战马见了獠骥都站不住,瑟瑟发抖,趴在地上。厉无芒把獠骥带到营地外面。

  “就在这里等我,如果你要回大莽山我也不为难你。”

  说完转身回了营地。去到庆豪的大帐。庆豪见了厉无芒十分高兴,问起驯服獠骥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