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卢鬼才(1/2)

加入书签

  “莫不是匡兄一直躲避的卢鬼才?”巴阵痴吃了一惊。

  “正是此人,巴兄与小友速去。”匡天工脸色如常,但厉无芒看得出他正极力掩饰心中的不安。

  巴阵痴不仅不走,反而一拉匡天工。匡天工没有拒绝,两人往洞府逃去。

  “小友速去”巴阵痴留下一句话。看来巴阵痴与匡天工确实交情深厚。

  厉无芒虽然对匡、巴二人有不错的观感,但修仙一界尔虞我诈,防范之心始终都有。匡天工为自己炼制法宝,是以让巴阵痴观阵为条件的,说起来也是公平交易。

  不过这二人不以修为高而强迫厉无芒,算是敦厚。没有收十万万灵石炼制法宝的工钱,厉无芒自认为是亏欠了匡天工。本来打算赠送几颗天级丹给对方,又不知如何开口。

  厉无芒立身之地,离匡天工的洞府八里。见匡、巴二人到了洞口,巴阵痴双手一抖,百余件旗牌、令箭飞出,在洞府前布下了一个阵法。

  阵法刚刚布下,一个人修御剑到了洞府外三里的地方,这人来时见了巴阵痴动作,不再往前去。

  “匡二,出来回话。”听来者呼匡二,厉无芒心知此人就是卢鬼才了。匡二的称谓,一定是依据师门排行而来的。

  厉无芒以察字箓文加持了左眼,七、八里外的卢鬼才须发可见。此人看起来六十余岁,有元婴后期的修为,阴沉着脸,目露凶光。

  “师兄,师弟有礼。”匡天工出现在洞口,躬身一礼。

  见并肩站立的匡天工、巴阵痴,卢鬼才下颌一抬。“匡二与巴阵痴摆下这阵法意欲何为?”

  “师兄,师弟畏惧师兄,不得已才如此。”匡天工脸上苦笑。

  “匡二霸占师傅遗物多年,如今又与巴阵痴沆瀣一气,对本座如此无礼,罪不容诛!”说完话卢鬼才手中多了一个牛头大的黑铁锥,对着两人砸了出去。

  见了大铁锥,谁都知道卢鬼才是有备而来。铁锥是破阵利器,阵法不惧锐利的法宝,沉重的冲击是破阵的有效手段之一,仅次于以阵破阵。

  对于不曾修炼阵法的修仙者,若是修为高于对手,破去对方阵法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用沉重的法宝,不断攻击。

  厉无芒之所以没有离开,本来就是想看看巴阵痴应敌。虽然知道巴阵痴的阵法不及回天大阵,但旁观层次修为低于对手的巴阵痴与卢鬼才交手,可以直观阵法攻防的过程,这对厉无芒来说,是参悟回天大阵的难道机会。

  卢鬼才修为层次高于二人,大铁锥出手,用了五成功力。铁锥在十丈之外,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倒飞回来,卢鬼才早有预见,一把将飞回的铁锥操在手里。

  厉无芒一直目不暂瞬看巴阵痴动作,铁锥击打之时,巴阵痴微微一皱眉头,厉无芒看出了端倪,这个阵法要靠主阵者灵力驱动,巴阵痴受了铁锥的冲击,故此有气血浮动的感受。

  卢鬼才一连二十几锥,都击打在同一个位置,每次铁锥被阵法反弹回去,就为卢鬼才轻松收取,再次掷出。

  巴阵痴不断旋转阵法,用圆融之力化解铁锥攻击。看起来势均力敌,其实耗费了许多灵力。

  卢鬼才依仗修为优势,打定了以拙破巧的主意,不断击打。一盏茶的功夫,巴阵痴有些吃力起来。

  “师兄苦苦相逼,师弟无礼了。”匡天工见只守不攻,匡天工必然支撑不住。撂下一句话后,一掌按住巴阵痴后背,将灵力输入对方体内。

  巴阵痴手中法诀变换,只见布阵的旗牌、令箭,阵盘突然一飞冲天,瞬间落下,将卢鬼才围住。

  厉无芒仔细看巴阵痴所布下的阵法,略略看出些门道。巴阵痴共有阵法法宝一百零八件,分为三个阵法,每个阵法用了三十六件法宝。

  巴、匡二人被一个阵法守护着,另外两个阵法围住了卢鬼才,这两个阵法一个是杀阵,一个是惊阵。杀阵有伤敌功用,惊阵是扰乱对手心神。

  再看卢鬼才,在阵中脸色疑惑,看来惊阵扰乱了他的心智。匡天工将一个储物袋递给了巴阵痴,巴阵痴接过储物袋,一抖手,三十余兵上品法宝宝剑飞入阵中。

  杀阵搅动了灵气,托举牵曳了宝剑,一时间阵内宝剑飞舞,杀气腾腾。

  惊阵此时也将阵内灵力扯动,卢鬼才本来见了三十多柄毫无轨迹可寻,胡乱劈刺的宝剑就有些束手无策,双手持一根两丈长的镂花银棍,不断拨打。

  惊阵将灵力一扯,卢鬼才感到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