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讨丹(1/2)

加入书签

  “姜师妹说笑了,天级丹并非难事。在座各位都有一颗。”厉无芒对艾纨、姜丹二人是毫无办法。

  厉无芒因为螺钿是易福安的情侣,又是讴歌七子之一。才在隆德大城外浮雨宗围攻时,对天雷宗施以援手。并答应做了客卿,将天雷宗门人带入枯骨白地。

  后来天雷宗接纳了被逐的易福安,厉无芒对夷菱等人心存感激。目下的天雷宗弱不禁风,易福安又在其中,厉无芒殚心竭力维护他们,也是必然。

  与夷菱等人在一起相处日久,患难与共,感情十分融洽。尤其是天雷宗门人因为厉无芒的原因,被柯无量挟持,厉无芒心中十分愧疚。厉无芒将几人救出之后,与夷菱等情谊日渐深厚。与易福安、螺钿、夷菱、艾纨、姜丹在一起,让厉无芒有些许家的感觉,这是枯燥、残酷的修仙途中一抹亮丽的色彩,厉无芒自然是十分看重的。

  对艾纨、姜丹的不时戏弄,厉无芒虽然穷于应付,有时难免窘迫,但心底里并不厌恶。厉无芒时常暗叹“本座不惧高层次修为的修仙者追杀,倒是这艾纨、姜丹比之更难应对。”

  “师姐,我与姜师妹把师姐的丹也讨要到手了。”艾纨笑眯眯的看着夷菱。

  “螺钿与福安的丹你不是也讨要到了吗?”夷菱一笑。

  “那不算,螺钿与福安是师兄故交,即使不开口,师兄也不会少了他两人的丹。”艾纨摆摆手说。

  “艾师妹倒是有些自知之明。你师兄为天雷宗呕心沥血,那件事不是做在前头?艾师妹能到其他地方讨到一颗地级丹,师姐就对你刮目相看。”夷菱笑着看看艾纨。

  “不过是取个乐,师姐何必当真?”艾纨有些不好意思。

  人是奇怪的,见艾纨有些羞愧的样子。厉无芒反倒于心不忍“艾师妹,天级丹虽然在凤离大陆奇货可居,但在枯骨白地不过是寻常东西。”

  “还是师兄说的好,寻常东西不用讨要也能到手的。”艾纨又嬉笑起来。

  “师弟好心肠,难怪这两位师妹时常出言无状。”夷菱一声叹息。

  “师姐,师兄,修仙者能飞升琳琅界的能有几人,最后还是要堕入轮回的,且修且快乐。”艾纨对飞升琳琅界似乎并不奢望。

  “师妹说的不错,着眼目下。师妹的心性修为要高于师兄我不少。大家喝酒。”厉无芒接过话来,将一碗酒喝了。

  众人见了纷纷举起酒碗,气氛一时热闹起来。

  ……

  三日后,厉无芒去到祭坛,孔雀随即也来了。厉无芒问了巴阵痴与匡天工洞府所在,一人御剑往那洞府去。

  感知厉无芒的气息,巴、匡二人出洞府相迎。将厉无芒请入府中。

  四下看了看,厉无芒点点头。“只是三日,二位真人就安置下了。”

  “此地有孔雀前辈庇护,不用担心其他修仙者袭扰。开凿洞府自然快些。”巴阵痴眼光中露着急切。

  “天雷宗有门人在枯骨白地修炼,二位真人随本座一起如何?”知道巴阵痴急于观看散落在枯骨白地的骸骨,厉无芒对二人说。

  “如此甚好,对天雷宗隐匿于枯寂山之事早有耳闻,尤其是公子力挫柯真君,解救了天雷宗护法、掌门等人,更是一时佳话,在凤离大陆传的沸沸扬扬。”匡天工知道的事情不少。

  厉无芒不愿提及柯无量,事关玉蠹虫,他不想让人知悉。轻轻一摆手。“既然如此,匡真人可要有些准备,天雷宗的败落了千余年,如今根基浅薄,听说匡真人到了,都想讨要些法宝。”

  “外界盛传天雷宗护法、掌门等乃是公子至交,些许小事包在匡天工身上。”匡天工爽快的答应下来。

  三人离开洞府,到了无伤宫。厉无芒领二人在大厅坐下,姜丹走了进来,见了两个元婴期的修仙者猜想八成是匡天工,急忙过了与二人见礼。

  厉无芒嘱姜丹将其余人唤来,夷菱等先后到了,厉无芒将双方一一引见。天雷宗门人见了巴、匡二人都称前辈,恭敬的见礼。

  巴、匡二人对天雷宗门人自然是另眼相看的,言语间十分和蔼。

  “匡真人是凤离大陆炼器名家,诸位若是讨要法宝,可与真人商议。我陪巴真人四处看看。”厉无芒说完,与巴阵痴一起离开了无伤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