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尔虞我诈(1/2)

加入书签

  “谁说不是呢,据说此人不止一种异火,且在夺宝会的赌局中赚取几十万万灵石,家当可与一个中等门派财富等量齐观,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那许多灵石、宝物也够让其送命。”柳思诚捏一枚千岁果放入嘴里,细细的咀嚼。

  “厉无芒手中法宝了得,平常修为相近者都不是此人对手,兄台切莫为了些许身外之物,有了非分之想。”季巨听出柳思诚话语中的弦外之音,出言试探。

  “些许身外之物?兄台口气不小。一个结丹初期人修有几十万万灵石,在九元界也是骇人听闻了。何况还有不少异宝。”柳思诚并不否认自己有贪图财宝的意图。说完话抬眼看看季巨。

  季巨心中甚喜。“兄台快人快语,若是有机遇,小弟倒是愿意追随兄台,说实话灵石还在其次,凌霄紫焰确实让小弟动心。”

  “一个魔修,一个人修,小弟与兄台怕是很难互信呢。况且厉无芒不是等闲之辈,不瞒兄台,小弟虽然觊觎此子灵石、宝物,还不至于到利令智昏的程度。”柳思诚施展出欲擒故纵之术,等着季巨上钩。

  “此事说来也有道理,毕竟小弟与兄台不是一类。自古魔修与人修就互相提防,此事不提也罢,小弟敬兄台一碗。”季巨说完,将一碗灵酒干了。

  季巨何许人也,柳思诚的花招那能瞒过他?索性将话说绝,看看柳思诚的打算。

  “小弟听说厉无芒隐居在枯寂山中,打算前往探个究竟,若是能出其不意将其灭杀,也算是一笔横财。”见季巨要脱钩,柳思诚手中的钓竿不由的紧了紧。

  “小弟也有撞大运的意思,不如我与兄台结伴而行,遇见厉无芒我二人同仇敌忾,得了灵石宝物兄台要灭杀小弟,或是小弟欲灭杀兄台到时候各凭法力。兄台与小弟就是这互相利用的关系,不知兄台意下如何?”季巨怕柳思诚生疑,说出一番先小人后君子的话来。

  柳思诚眼角睃了一眼季巨“兄台虽然是人修,说话却十分坦荡,对小弟的脾胃。就这么定了,明日一早东门出发。小弟姓柳,不曾问起兄台高姓?”

  “小弟姓季,明日寅末小弟在东门恭候柳兄大驾。”

  ……

  也不知道青鸾打的是什么主意,遣派了一个七级妖修唤月毒龙去大莽山。临行前月毒龙来找厉无芒,说是青鸾有旨意到了,让他去大莽山觐见,月毒龙本不打算去,倒是厉无芒好言相劝,月毒龙才勉强答应下来。

  凤离大陆妖修本来种类繁多,没有统一的宗门。诸妖修崇尚实力,修为相近的妖修间难免争斗,但青鸾俨然是凤离大陆妖修的魁首。一干妖修都唯其马首是瞻,若是月毒龙不奉令,不仅青鸾可能震怒,其余妖修中的巨头也有可能对月毒龙发难。厉无芒深知其中的利害,只能让月毒龙去大莽山。

  月毒龙一走,厉无芒失去了最后的屏障,如今隆德大城看似平静,其实想打厉无芒主意者却是大有人在。一些修仙者在得知临道宗要举行夺运祭祀之后,陆陆续续来到隆德大城,准备趁乱分一杯羹。这些事情厉无芒知道的一清二楚。

  好在巴阵痴的一百零八个枯骨阵法都修复完成了,有枯骨迷舞大阵守护,或许能让诸多有非分之想的修仙者知难而退。

  ……

  “师兄几日来日日在枯骨阵法上用功,师妹敬你一碗酒。”在无伤宫的大厅之中,艾纨笑眯眯的捧了酒碗,一口把酒干了。

  “多谢师妹。”厉无芒不敢招惹这难缠的艾纨,一口干了碗中的仙人醉。

  “如今风声一日紧过一日,拓云宗的鲁钝真君放出话来,断定师弟就在枯骨白地。眼下聚集在隆德大城的修仙者日渐增多,师弟还是走避为好。”自从月毒龙离开之后,夷菱经常收到一些玉简,一些原本错综复杂的事情,也渐渐明晰起来。

  自临道宗夺运祭祀的消息传出,不仅仅是鹿邑谋、鲁钝坐卧不安,黄石宗的盖予、散修霸凌霄等都是心烦意乱。甚至于四修中的其他巨擘也在预估此事的影响。

  鬼宗的石坚、厉魔宗阚密、妖修青鸾等态度并不明确。但人修宗门似乎都有应对之法,他们不会坐视简大真君与简二真君顺利夺取厉无芒的运道。

  虽然同是巨擘,却没有谁敢与简氏兄弟对抗,他们所能做的就是在祭祀之前将厉无芒诛杀,以此阻挠夺运祭祀。

  “还有什么更不利的讯息莫?”厉无芒听了夷菱的话语,微微一笑。

  “还有就是鲁钝真君放话说,凤离大陆有大运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