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关口(1/2)

加入书签

  起先颜如花不再自称本座时,厉无芒已经有所准备,听到平辈论交的话并不吃惊。“前辈屈尊纡贵与晚辈平辈论交,若是矫情不允怕有性命之忧,颜师姐。”

  “我是魔修,你是人修,如何有师姐、师弟的称谓?你叫我一句颜姐姐即可。”颜如花笑的花枝招展。

  “颜姐姐。”厉无芒也笑起来。

  “无芒,夺运祭祀不可小视,若是有难处,可用玉简传讯于我。”说完将传讯玉简相互交换。

  颜如花看看厉无芒,有些惭愧的样子道:“姐姐虽然是魔合期修为,但是却囊中羞涩,也没有个见面礼给你。好在无芒并不缺少法宝、丹药、灵石。就此别过。”

  “颜姐姐,说到灵石,无芒身上还有不少。”厉无芒取出十块碧玉牌,递给颜如花。“这十万万灵石就当小弟贺资,恭贺颜姐姐提升至魔合期境界。”

  “姐弟情深呢。”颜如花媚眼如丝,收下碧玉牌御剑出枯寂山。

  “姐弟情深?”厉无芒摇摇头,之所以将灵石送与颜如花,厉无芒完全是因为那句话,“有了难处,可用玉简传讯于我。”

  感受到夺运祭祀危急临近,厉无芒只能广结善缘,为自己预留一条后路。

  厉无芒并不需要灵石,前些时候炼制的一些天级丹,都还带着身旁。回到指天峰,将几颗天级丹赠与巴阵痴、匡天工。就连匡天工的徒儿,也得到一颗。

  在无伤宫,夷菱等天雷宗结丹期人修,也都得到需要的天级丹。算是留个人情,毕竟不知道夺运祭祀会是什么结果。

  甚至于想到况海与刘真人,这两人虽说是可恶,但自从被玉蠹虫制住,受了血印之法后,对厉无芒恭敬有加。主人死于夺运祭祀,这二人也将殉葬。

  厉无芒动了恻隐之心,用玉简将二人传来,收回玉蠹虫,并解除所施的血印之法。刘、况二人感激涕零,各回返回宗门。

  况海是临道宗门人、刘真人是拓云宗弟子,因为宗门交恶,两人本该水火不容。又因为厉无芒的原因,这二人间结下交情。这次又都有死里逃生的感觉,愈发亲密。

  见两人离去,想到在厉魔宗古槐、妖修孔雀身上也都有玉蠹虫一只,厉无芒打算有了机会也一起收回来。

  ……

  在无伤宫后院屋内,将离王盔甲、天屠剑取出来,唤出器灵。厉无芒将灵酒斟与酒碗内。“二位请坐,今日无事,把酒言欢如何?”

  铎与离王下人互视一眼,在桌旁坐下来。

  “请。”厉无芒先自干一碗。铎与离王下人也把酒喝完。放下碗,铎道:“公子不知遇上了什么烦心事?”

  “铎好眼力。”厉无芒一笑,大概的述说完夺运祭祀的事情。虽然在枯骨白地与三宗的季巨、盖功成、乌茗鏖战数次,器灵并不知道夺运祭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