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双剑合体(1/2)

加入书签

  也就是这一碰撞,易福安遭遇灭顶之灾。易福安的金丹破碎,依附其上的魂魄失去金丹灵力扶持,登时虚弱不少。

  在螺钿完全无意识的情形之下,螺钿的魂魄卷土重来,落入丹田,围追易福安的三魂七魄。

  原来,易福安与螺钿都修炼《雷电大破》,功法一般无二。但剑法中却有主次之分。

  螺钿修炼的是雷剑剑法,此为君剑。而易福安修炼的电剑剑法是臣剑。两人在筑基后期习练合璧剑法,结丹时各自修为凝聚金丹,这君臣的区别也在其中。

  其实,只要不是结丹对撞,这剑法中的君臣并不紧要,关键还在于修为高低。易福安也明知电剑是臣剑,平日不以为意,没想到这时却有天壤之别。

  一番魂魄争斗很快结束,螺钿魂魄归位,幽幽醒转来。螺钿心地和善,对易福安并无怨恨。

  只是一刻间,螺钿失去了两个最亲近的人,呆立在易福安身旁,突然恸哭。

  抚摸着体温尚存的易福安遗体,虽然易福安有愧于自己,也是被逼无奈,终归还是陨落在眼前了。螺钿眼中哭出血来,和血的泪珠滴在易福安身上。

  易福安自戮,血流满地。手中短剑,跌落身旁的电剑都被血水浸泡。螺钿哭出的血泪,与易福安的血交融,一点含血之泪落在电剑之上。

  螺钿哭的伤心欲绝,手中的雷剑泡在血水中浑然不觉。突然一股强大的威压出现,抬头一看,怨念红云再次出现,一个绿烟凝聚的煞神向自己扑来。

  螺钿眼睁睁看着,身体动弹不得。心中一声哀叹:“我也要陨落此地了。”

  ……

  与简大相持了一刻,鹿邑谋、霸凌霄见红云、绿烟去远,知道再不能拖延,两人互视一眼,再次扑向简大。

  简大长刀拦腰一斩,划向二人。鹿邑谋、霸凌霄闪失避开。霸凌霄还是黑色铠甲护身,手中大枪点向简大咽喉。口中大呼:“盖真君助我!”

  鹿邑谋也是豁出去了,拼着本命法宝受损。六寸长的分天梭出手,飞击简大左肋。

  盖予再不犹豫,投身元一印中,三寸见方的玉印自天而降,猛击简大头颅。

  三人联手,简大招架不住,使出一招飞散刀诀中的刀遁式,飞身扭腰,往后急退。

  简大这一退退的急切,避开三人合击,身体却飞出白石台。主祭身形一出祭台,八个箓文失去金光。夺运祭祀戛然而止。待简大回过神来,已经是回天乏术了。

  “好!好!好!”简大刀尖一指对方。“你们等着。”说完话,一刀毁去祭坛。御空而行,将已经落地盘膝趺坐的简二抱起,径自出枯寂山去了。

  看着简氏兄弟离去的背影,鹿邑谋、霸凌霄松口气,盖予也自元一印中现身。

  “贤弟,黄石宗小官人死了?”鹿邑谋神识感知枯骨白地深处的变化,一个结丹初期男修突然气息全无,知道一定是易福安。

  “事急从权,小弟是不得已。”盖予神色黯然。

  “贤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