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密气丹(1/2)

加入书签

  听了厉无芒的话,一些大王说:“草场是有许多,不打仗了,男人多了。多养些牲畜是个好办法”

  厉无芒道:“有大王还在想着在五国边境掳掠,那样当然也可以,你没有牲畜与他交易,只有抢夺了。部族抢夺多了,五国人只有往内地走了。到时候抢谁的?”

  一个大王道:“追到内地抢啊。”厉无芒道:“内地五国人有城池,你怎么抢。”这个大王一根筋,道:“攻打城池。”

  厉无芒道:“你既然穷追不舍,我假设你全胜,你一族把五国人都杀了你抢夺谁的呢?”那大王说:“那就回到蛮荒,放养牲畜。”厉无芒说:“那个时候你就是放养了牲畜也没有人与你交换布匹粮食了。人都被你杀了。”那个大王不说话了。

  厉无芒知道他不服气,又担心自己帮助蛮荒部族息了部族间纷争。部族多余出来的力量,会给五国造成灾难。

  厉无芒道:“各位大王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不与五国为敌是部族最基本的要求,因为不是每个部族都可以通过掳掠获得财富。多数部落是靠交换得到需要的东西,这点大家都很清楚。”

  厉无芒上王的决定是不用投葡萄的,所有的大王都同意了。对这个结果厉无芒很满意,他到蛮荒部族的目的也在于此。

  厉无芒出了蛮荒去了一趟高州,与易名相交代了些事。回到了浮光福地。准备收拾东西往大莽山去。

  ……

  厉无芒在听月的储物袋中把几道符拿出来,听月的法宝厉无芒一时用不了。对这几道符就有了兴趣。不知道是什么用处,只有慢慢试了。

  符有四张,都的三指宽六寸长。黄色的符纸画着银色的符。有两张是一样的,是云一样的图案。厉无芒想,两张应该是一套的。不是手脚,就是眼睛耳朵。看着云的形状像脚掌,应该是脚下踩的。把鞋子脱了,把两张符一只鞋内放了一张。把鞋穿好,缓缓运灵力于符上。果然人慢慢的离开了地面。厉无芒在枫山顶用了一天时间。熟悉了那两张飞行符的用法。

  厉无芒现在对符相当有兴趣。从符的图案中有时可以看出符的用途。第三张符是一把剑。厉无芒隔空用手指一点,那符纸为厉无芒灵力一卷,的空中一翻。一把刃长一尺五寸的宝剑泛着寒光。随了手指进退自如。厉无芒熟悉了符剑,把符收了。

  最后一张符厉无芒仔细看了,那符上画了个黄蜂,猜想这个符会飞出黄蜂来。怕弄不好叮了自己。也就不去试它。收了起来。

  要走了,对浮光福地有些恋恋不舍。干礼留在石龛上的玉简,这两天厉无芒也细看了。都是些丹方,也有炼器之法。那个黑色掐着火焰纹的丹炉,厉无芒可以搬下来。不过他不准备带走。既然当日马葵把东西留下了,厉无芒也不会把这里的东西拿走。

  在储物袋里装了听月的丹药。四张符纸。其他的东西包括华五封印了的铜盒,都放在浮光福地的石屋里了。厉无芒知道如果出了讴歌的地域,修为高过自己者多不胜数。法宝对自己没有帮助反而是累赘,弄不好被人谋财害命。

  下枫山,唤了獠骥出来,跨骑了。顺了安国商道走。厉无芒打算从捉獠骥的地方进山。以便把獠骥送回他原来的地方。当时厉无芒驯服獠骥曾经说过,獠骥随厉无芒三年。现在虽然不到三年,厉无芒要离开讴歌,自然要将獠骥安置好。

  走到“源丰号”附近,“源丰号”是六寨做买卖时在蛮荒一头设的商号。有库房,也有客房,吃喝。厉无芒想进。把獠骥放在附近山上。

  走了一里路。到了“源丰号”。进去一看,没有厉无芒认识的人。当日在朝议时。这商道的买卖由大商号出银子竞价,从朝廷手中卖了独家的经营。

  ……

  “源丰号”内有食肆。厉无芒进去在桌旁坐了。要了些酒食自用。低头喝了口酒,一抬头。对面坐了个四十来岁的读书人。一棉布袍子,五绺长髯,飘逸脱俗。

  这个人忽然出现在厉无芒面前,把厉无芒吓了一跳。厉无芒练气五层的修为。居然没有感觉到这中年文人是怎么来的。确实是骇人听闻了。

  厉无芒站起来施了一礼,道:“见过前辈,厉无芒有礼。”那人微微一笑:“坐吧。”叫小二过来。点了几个简单的菜肴。也要了壶酒。

  厉无芒坐了下来。心中十分警惕。中年文人道:“你是厉无芒?”厉无芒恭敬的道:“晚辈是厉无芒。”厉无芒自从做了浮光寨大当家的开始,随着功力修为的提升。还真不记得有这么担心害怕,对人如此敬畏的时候。

  小二送来酒菜来,中年文士自己斟了杯酒:“本人顾忌,是马葵的朋友。”说完抬眼看着厉无芒。

  厉无芒心稍微放下来些“顾前辈,不知前辈有何见教?”顾忌端起杯喝了口酒道:“厉小友没有听说过马葵么?”

  厉无芒在听到顾忌说出马葵时,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马葵是浮光福地留下铜简的修仙者。马葵的师傅干礼被大阵灭杀后。马葵就是浮光福地的主人。现在马葵的朋友找上了自己,不知是福是祸,厉无芒想蒙混过去“晚辈孤陋寡闻。”

  对方矢口否认。顾忌也不生气。又斟酒一杯“厉小友,我们喝一杯”

  厉无芒给自己的杯子斟了酒,端起酒杯道:“晚辈敬顾前辈。”两人喝了一杯。

  顾忌放下酒杯。“厉小友,你可是独国的大同皇帝?”

  厉无芒点点头。“晚辈是独国大同皇帝。”

  顾忌略一沉吟。“厉小友如今是练气几层的修为?”厉无芒道:“晚辈是练气五层的修为。”

  在修为层次上,厉无芒对顾忌说了实话,既然顾忌修为高出自己,自然知道自己的修为,隐瞒也没有用处。现在厉无芒用上了市井中的本事,说谎也得真真假假。

  顾忌夹了口菜。“厉小友,一起来。”

  “谢前辈。”厉无芒也拿起了筷子。

  顾忌吃了菜,又喝了口酒。“厉小友一直在浮光福地修炼?”厉无芒放下筷子,坐直了身体回答:“是,晚辈一直在浮光福地修炼。”

  顾忌道:“厉小友,那浮光福地有符箓护山,你如何上去的?”厉无芒有些迟疑,只有照实回答:“晚辈不知如何上去的。当时是情急之下,不计后果。也就这么上去了。”

  厉无芒对顾忌有相当的敌意,因为顾忌是厉无芒踏入仙途来最害怕的人。所以厉无芒回到顾忌的问话,是尽量小心,怕露出破绽。

  顾忌面有疑色:“难道过了三百多年,护山的符箓没有了功用?厉小友,其他人上得去枫山顶莫?”

  “晚辈第一次去浮光福地是两年前是事,这两年也没有人上去。”

  顾忌问:“厉小友之后有人试过没有。”厉无芒道:“说是有人试过,都没有成功,死了一个。逃回来一个。”厉无芒现在不明白顾忌的目的,所以回答问题时,尽力简单。

  顾忌有些意外:“有人可以逃出来?”

  厉无芒点头“有。”

  厉无芒现在对顾忌有些怀疑。“源丰号”离枫山不过二百余里,顾忌既然是马葵的朋友,不到枫山顶,反而对顾忌对厉无芒这个小辈反复盘问。总有些不合情理。

  顾忌道:“厉小友,顾某一直问你浮光福地的事情,你可有些什么想法?”

  顾忌看出了厉无芒的疑惑,主动说了出来。

  厉无芒有了说话的机会。“前辈。晚辈当年为了兄弟义气,到了浮光福地,得了一本《窥道诀》。依了书中的心法修炼,才有如今之成就。只是对浮光福地是何来头,晚辈却一无所知。”

  厉无芒不回答顾忌的话,反而把自己得《窥道诀》的事主动说出来,看看顾忌的反应。

  顾忌似乎有些犹豫,想了想道:“厉小友,我此次来讴歌,不过受马葵之托,把他留在浮光福地的东西拿走。”说完话,定睛看厉无芒的反应。

  厉无芒神色坦然,也不说话。顾忌又道:“三百多年了,也不知除了厉小友,还有没有人去过浮光福地?”

  厉无芒不知道顾忌是不是马葵的朋友,不过顾忌要取浮光福地的宝物是一定的,多半是取那个丹炉。厉无芒道:“顾前辈,晚辈也不清楚这三百多年来,有谁上去过。”

  顾忌一笑。“厉小友,洞府中有些什么东西你总是知道吧?说与我听听可好?”

  厉无芒说:“顾前辈,晚辈从洞府寻到的《窥道诀》中学的修炼之法,对法宝、丹药之类没有见识。”

  厉无芒早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