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师傅(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听顾忌的调侃不敢说话。

  “顾某有些话要与厉小友商量。”顾忌见厉无芒不出声,再不说金丹的话题。

  厉无芒如逢大赦。道:“前辈助晚辈破了层次压制,大恩大德不敢忘记,若有吩咐无有不从。”厉无芒知道条件交换,现在顾忌已经助了一颗“密气丹”,自己对顾忌只有言听计从。若不是有言在先,厉无芒对顾忌确实十分感激。

  顾忌颔首一笑。“看来顾某的恩威并施是有效果了,厉小友你自称是自《窥道诀》踏入仙途,并无师傅。顾某不才,收了你为弟子,不知小友意下如何?”

  厉无芒不曾想到顾忌会说出这话来。适才说过无有不从,以顾忌的手段,既然他话已出口,只能遵循。市井出身的经历,让他能屈能伸。想了一想双膝跪地,叩了三个头:“师傅在上,受弟子厉无芒一拜。”

  顾忌伸手将厉无芒搀起:“好,无芒啊,起来吧。”

  厉无芒站了起来,自然要说句面门话,于是道:“师傅,无芒谢师傅收入门下,从今往后只要师傅有命,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无芒不怕师傅假借收徒算计于你?”

  厉无芒道:“师傅修为高深,要处置弟子也无须多费周折,弟子并不担心。”厉无芒虽然知道顾忌收自己为徒一定有其目的。但这话也是实情。

  “师傅大难临头,不得已收你为徒,不过是要借你之力。与拉着你一道跳火坑无异。”顾忌说完看着厉无芒。

  “既是师傅有难处,弟子怎敢回避,无芒虽说修为低微,也甘愿与师傅同进退。”此话半真半假,厉无芒说完,心中忐忑。

  顾忌听了微笑不语。

  厉无芒本来以为顾忌不过是要取干礼留下的丹炉,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个幌子。

  “为师也不去见识那干礼留下的护山符箓,无芒你去把丹炉取来。”此言一出,厉无芒有些糊涂了,顾忌只是要取丹炉,刚才不过是与自己说笑?看来是多虑了。

  厉无芒应了声:“是。”并不动身。顾忌道:“你现在去吧,为师在此等候。”

  “请师傅赏下‘戮心刺’”。厉无芒没有动,是怕顾忌怀疑自己,所以主动提醒顾忌。

  顾忌哈哈一笑。“为师不过是让你见识一下法宝,无芒是我的弟子,无福消受‘戮心刺’。”

  厉无芒躬身一礼。“师傅在此宽坐,弟子去取丹炉。”

  厉无芒出了枫山王府,直奔浮光福地而去,一路思前想后,在半途试了听月的“飞行符”,直达枫山顶。“四修菊花破灭大阵”没有丝毫反应。厉无芒心中暗喜,自己今后若是被人困住在枫山顶,自可以凭借“飞行符”来取自如,不必非要走这山道。

  在浮光福地洞府取了丹炉,厉无芒盘算是不是要送给顾忌,只要自己不下山,顾忌也无可奈何。又一想,虽然知道顾忌并不是诚心收自己为徒,但毕竟没有加害自己,况且还助了一颗“密气丹”,到底是有恩。顾忌自称马葵的朋友,取丹炉也是应该,厉无芒再不多想,下了山回到枫山王府。

  顾忌见厉无芒捧了丹炉回来,微微一笑。“无芒,师傅到底是没有看错你。”伸手接过丹炉,拿在手上仔细看了:“此丹炉名‘金亢’,是个宝物,也不知道当年干礼是如何得来。无芒现在也用不着,送回洞府去吧。“

  厉无芒一听摸不着头脑,道:“师傅,您老人家只是要看一眼这丹炉么?”

  “浮光洞府是干礼的修仙之所,若是马葵不来,洞府中的宝物都是无芒你的,为师不夺人之所好。”

  厉无芒把“金亢”丹炉接了过来,送回浮光福地。看来顾忌不简单,到手的丹炉也不取。厉无芒预感这次恐怕是真的遇上了麻烦事了。

  ……

  “无芒,为师说大难当头时,你道是师傅唬你?”厉无芒下山后,顾忌望着厉无芒平静的道:“马葵可不是为师的朋友,我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

  顾忌在枫山王府把自己与马葵的恩怨情仇说与厉无芒知晓。

  顾忌与马葵本是讴歌的修仙者,马葵在干礼陨落后一心要离开讴歌。顾忌也是散修,师傅在赴大莽山采药后没有回来,想来是被大莽山中妖兽所伤。

  顾忌与马葵的处境相似,当日也是练气三层的修为,苦于没有丹药,只有铤而走险,离开讴歌。

  “四修菊花破灭大阵”结下之初,讴歌不少这样修为低下的修仙者,为各种原因耽搁在此地。这些人都遇到丹药困境,于是相邀一起离开讴歌。

  马葵与顾忌也另外七个修仙者找寻到一条法船,一起驾船泛海,离开了讴歌地域。用顾忌的话来说,这可能是讴歌最后一条法船。

  九个修为低下的修仙者,历经艰辛,花了半年多的时间,终于到了大莽山的另一边,也就是凤离大陆的主体。

  九名人修都是十分年轻,年纪最大的不过二十岁。七男两女,在同船共渡之初,相处融洽。

  时间长了男女间难免相互爱慕,七名男修之间有些个争风吃醋。两位女修都有自己的意中人,其中一女名云霭,与顾忌交好,只是马葵也对云霭有意。

  马葵与顾忌本来十分投缘,浮光福地之事也是在法船时,马葵说与顾忌知道的。因为云霭的关系。两人渐渐疏远。

  到了凤离大陆,九个人各奔东西,马葵入了拓云宗门下。大的宗门多是男女分开,平日门规苛刻。顾忌因为云霭的缘故,两人投在顾忌师傅故友腊意的门下,腊意也是散修,没有太多门规约束,便于两人厮守。

  散修虽然看似逍遥,只是丹药法宝有限,较之名门大派修炼起来要困难的多。过了十几年,马葵竟然筑基,顾忌与云霭不过是练气八层的修为。

  十几年来,马葵总是以访友为名,来探望顾忌与云霭。每每有些轻薄言语,对云霭纠缠不休。腊意是结丹初期的修为,见马葵不是善茬,惧怕拓云宗的势力,不得已让顾忌与云霭离开。

  顾忌与云霭躲开马葵,走到修仙者稀少的大莽山脚做了夫妻,开了一处洞府自行修炼,一对情侣经常开玩笑的说,要穿过大莽山,回到讴歌去做对同命鸳鸯。

  顾忌也有自己的运道,一次在大莽山边缘发现了一处前辈修仙者留下的秘藏,内有十分难得的筑基、结丹所需的丹药。经过百余年的苦修,顾忌与云霭都有了结丹初期的修为,这样的运气在散修中是十分难得。

  只是这三百多年来,两人的修为一直停留在结丹初期。十年前马葵终于又找到了他们。马葵在拓云宗的修炼十分顺利,深得宗门长辈器重,如今已是结丹中期的修为。

  对两个无依无靠的结丹初期的修仙者,马葵这次不找借口,直接要将云霭带走。云霭抵死不从,与顾忌联手对抗马葵,无奈层次的压制,到底不是马葵对手。

  顾忌在拼斗中负了重伤,云霭拼死护住丈夫。马葵为了得到云霭,对顾忌道:顾忌,你不过是靠一个女人护着,你这一生也没有能耐杀我,放了你这低贱的东西。说完掳走了云霭。

  顾忌知道马葵是个小人,只有躲入大莽山中。后来马葵果然来寻找过顾忌几次,必欲杀之而后快。只是没有找到顾忌。顾忌疗好了伤,每日苦修,要报夺妻之恨。

  最近听说拓云宗要炼制一件灵器,必须要许多至阳的法宝融入其中。顾忌与马葵同船共渡时,知道干礼的洞府中有一件“金亢”丹炉。想到马葵可能会回到枫山取宝,于是冒险穿越大莽山,预备在讴歌杀了马葵。

  顾忌说到伤心处,流出泪来。厉无芒听了顾忌的话愤愤不平。“师傅,这马葵甚是可恶。”

  顾忌道:“徒儿,为师的修为不是马葵对手,好在讴歌有‘四修菊花破灭大阵’压制,修仙者施展筑基期以上的功力必被大阵灭杀,所以为师才选择在此处与马葵搏命。”

  “到时若是马葵来了,弟子舍了性命也要助师傅诛杀这衣冠”厉无芒对马葵也是切齿痛恨。

  顾忌颇感欣慰。“无芒,师傅在讴歌已经将修为压制在练气九层的境界。马葵若是来了也一定是如此,况且大阵会灭杀以灵力操纵法宝的修仙者。刚才我试‘戮心刺’时你也见了,用的是凡人的暗器手法。”

  厉无芒听出了门道。“师傅,那时马葵与师傅的修为便是一样了,到时候拼斗起来就没有修为的差别,也没有法宝了。”

  顾忌点点头。“为师收你为徒也就是要添个帮手,杀马葵不是易事,况且你不过练气六层的修为,到时师傅也许护不住你。你要是不愿意可以走,师傅不会怪罪你。”

  厉无芒心想,顾忌把这么紧要的话说了,还给自己提升了修为,难道会轻易放了自己?天下那有这美事!“师傅,弟子追随师傅,无芒练气六层的修为在讴歌也许派的上用场。”

  顾忌沉声道:“为师让你走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