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焦虑的鲁钝(1/2)

加入书签

  “厉一郎,堂主让你进去。”通报后,守门的弟子出来对厉无芒道。

  进大门后,一个弟子领着厉无芒来到中院的厅堂。见梦玉在堂上坐着,厉无芒躬身一礼。“晚辈见过堂主。”

  “厉一郎前来可是为了讨要五万灵石的赏?”梦玉轻声慢语的问道。

  厉无芒猛然想起,九堂曾经出五万灵石赏,让练气层次人修上公平场,与张姓修仙家族决斗之事。怕梦玉误会,连忙道:“不敢,不敢。晚辈是来禀告堂主,符箓堂已从张家接收过来。”

  见厉无芒窘迫的模样,梦玉展颜一笑。“五万灵石自然要赏你,符箓堂的事情与本座无关。”

  “启禀堂主,符箓堂财货近八十万灵石,晚辈以为这该是九堂外门弟子所有。”厉无芒盘算半天,在风波城一个人吃不下符箓堂,只有靠上九堂才行。

  “厉一郎的意思是要入九堂?”梦玉不动声色的问。

  厉无芒道:“是。还请前辈收纳。”

  梦玉表情随和的道:“好,即刻起你便是九堂外门弟子。符箓堂依然是你的,不必向九堂缴纳任何供奉。”

  “多谢堂主,晚辈带来符箓堂十万灵石,孝敬堂主。”厉无芒双手捧出一个储物袋。

  “不见兔子不撒鹰?”梦玉面现薄嗔。

  “不是,弟子原本就是来谢堂主的,一时乱了方寸,望堂主见谅。”厉无芒手足无措。

  “乱了何方寸?”梦玉语气略带戏谑。

  “堂主指晚辈来讨要五万灵石赏,晚辈并无此念,一时竟将谢堂主的正事忘记。”不知为何,见了梦玉薄嗔浅笑模样,厉无芒有些无所适从。

  梦玉面容一改,浅笑着道:“本座知晓那是符箓堂流转用的灵石,你带回去。另外赏你的五万灵石,也一并拿去。”

  侍立在侧的门人递给厉无芒一个储物袋,厉无芒不敢再说其他,谢过梦玉。

  辞别梦玉,回到符箓堂,这一日仿佛在做梦一样。昨日还身无分文,今天就有了八十万灵石的家当。还有自家的店铺,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

  翌日打开店门做买卖,符箓堂经营了几十年,在风波城也小有名气。一日下来,除去本钱,赚取八千灵石。

  里里外外一个人,着实有些应付不过来。今后还要进货,厉无芒有些犯愁。

  过得两日,张武阳来到符箓堂,见厉无芒呵呵一笑。“厉兄一人必定忙的不可开交。”

  与张武阳不打不相识,厉无芒对他颇有些好感。“果如张兄所言,每日起早贪黑还是顾此失彼。”

  “不让厉兄吃些苦头,也不知道做买卖的难处。小弟来前与家主商议了,原本符箓堂的几个人借与厉兄,厉兄可愿意只做个东家?”

  厉无芒大喜。“求之不得,张兄仁义。符箓堂收益我与张兄对半分成。”

  “小弟不用分成,只想与厉兄交个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