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只有利益(1/2)

加入书签

  月毒龙见孔雀离去,看看面色凝重的厉无芒。“厉无芒,你可是心中在想,月毒龙怎么翻脸不认人?”

  “晚辈不敢。”厉无芒心中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何必要来枯骨白地?

  “本尊结交于你是贪图你的大运道,指望有朝一日能得提携,共赴琳琅仙界。且你在练气层次时,就有王者气息。现在这气息荡然无存,月毒龙八级妖修,不愿与人修为伍。”月毒龙三言两语解了厉无芒心中困惑。

  “是。晚辈先前不知轻重,请前辈恕罪。”厉无芒只想尽快离开枯寂山。

  “本尊救你也不止一次,不过你也有丹药回报。本尊不降罪与你,我俩两清。炼丹之事不必再提。”月毒龙说完转身离去。

  厉无芒与螺钿连忙御剑出枯寂山,重新回到望城螺钿宅院。

  “修仙一界果然是势利,厉大哥不必放在心上。”从枯寂山到望城,一路之上,厉无芒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螺钿心里也很是压抑。回到府邸连忙安慰厉无芒。

  “月毒龙也不能免俗,看来我还是修为不够,看不透人妖之间其实并无交情。其中只有利益。”厉无芒叹口气。

  经历过易福安金丹夺舍,螺钿更是看透人情冷暖。“厉大哥,莫说人、妖之间。即使是人修与人修间,又那里有不计利益的交情?”

  厉无芒半晌没有说话。螺钿取出一坛灵酒,斟出两碗。“厉大哥,不管大运道是不是被褫夺了,起码毁丹重修有成。我俩喝上一碗。”

  厉无芒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螺钿心中抑郁,也将一碗酒干了。两人你来我往,喝了七八碗。所谓酒入愁肠愁更愁,不一会都有些许醉意。

  “厉大哥,虽然人情薄如纸,但螺钿绝不负大哥。”螺钿说完又喝一碗。

  厉无芒呵呵一笑。“螺钿修为不及我,你负不负我有何区别?”

  “是了,大哥带着螺钿是个累赘,不过螺钿有仙器破穹剑,自保有余。”螺钿说完再喝碗。

  厉无芒也干了一碗灵酒。“自保有余?那我二人喝完这坛酒,分道扬镳就是。”

  月毒龙的背弃,让厉无芒对情谊看的很淡。想想遇见夷菱、艾纨、姜丹、陆四、颜如花等,都可能是同样结局,厉无芒对螺钿也漠然起来。

  “大哥既然如此说,螺钿不拖累大哥就是。”螺钿强忍泪水,为厉无芒斟满酒。

  厉无芒冷哼一声。“刚才不是说绝不负我吗?”说完喝下这碗酒,站起身扬长而去。

  ……

  螺钿眼泪哗哗的流落下来,看着厉无芒的背影,悲痛欲绝。螺钿对厉无芒的情感并非儿女私情,一直以来都以厉无芒为依靠。谁知厉无芒居然如此绝情。失去易福安后,又要失去厉大哥。螺钿心中无比苍凉。

  厉无芒步出螺钿府邸,微醺着走上大街。被冷风一吹,头脑清醒许多。刚才无端迁怒于螺钿,让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