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收取凤怜遗(1/2)

加入书签

  出易府两人去到赌坊牵马。付过草料钱,寻一客栈住下来。

  在客房中,螺钿泡壶灵茶,给厉无芒斟上。“厉大哥,人世间的情分真是琢磨不透,不是念及旧情来到红叶镇,还真不知道凤怜遗回到此地。”

  “谁说不是呢,厉老爹忠厚之人,大哥落魄时承蒙他看顾。在凤离大陆从来不曾记挂易家父母,这也是为躲避柳原,才回到故地。谁知却有意外之喜。”厉无芒无限感慨。“易家若是知悉福安陨落,不知会如何悲痛呢。”

  螺钿叹了口气。“修仙是千百年的事情,即使三弟尚在,也不一定会回讴歌。厉老爹也明白这道理的。”

  厉无芒沉默良久,也只能是摇头叹息。

  是夜,厉无芒潜入红叶赌坊,以他的身手,自然无人能觉察。赌场既然打烊,大厅并无人值守。

  看着凤怜遗,轻轻伸出手去。手掌触及凤怜遗,倏忽间那水滴状的凤凰精血,没入体内。虽然是预料中的事,厉无芒还是按捺不住心中喜悦。

  面带微笑循原路离开红叶赌坊,回到客栈。一直等候在屋子里的螺钿,见厉无芒进门来的模样,就知道是已经得手。

  “厉大哥,有凤怜遗,是否就此离开讴歌”螺钿知道凤怜遗对厉无芒就意味着什么,不由的问一句。

  “不急一时。明日赴枫山王府。”

  既然厉无芒已有主意,螺钿不再说话,各自盘膝趺坐,入定调息。

  翌日天刚破晓,两人骑马往枫山而去。到枫山王府,黑太岁在府中不曾离开。黑太岁见着厉无芒,高兴的直搓手。将厉无芒、螺钿请进王府大厅。

  说过些离别后的情形,厉无芒让黑太岁差人将易名相等六寨老人请来,独国幅员辽阔,有些王爷离此地太远,说好半月后见面。

  厉无芒携螺钿上枫山顶,往浮光福地去。那里灵气充沛,益于修炼。

  一路跟随着厉无芒,期间并无符箓阻碍。螺钿东张西望很是好奇。这是厉大哥发祥之地,看那都不寻常。

  过钟亭走到浮光福地洞府门前,螺钿问:“厉大哥,这里连个门都没有吗?”

  “干礼前辈有结丹期修为,要门做甚?”厉无芒觉得螺钿问的有些奇怪。

  “班勃洞府也有石门,螺钿碎丹后,寻了个石洞,自号为枕溪洞,也安下个木门呢?”螺钿以为,凡是洞府,怎么也该有个大门。

  “或许干礼前辈喜欢通透些。”厉无芒听完螺钿的话,也觉得有些道理。

  入洞府内,以灵力清扫尘土虫蚁。螺钿自告奋勇,用宝剑砍树木,切削刨光,为洞府做上一扇木门。厉无芒也不好闲着,帮扶着将门安在洞口。

  “有个门户,螺钿安心不少。”看着新置下的木门,螺钿嘻嘻一笑。

  “还是心性修炼不到,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