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梦玉师妹(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神念道:“离王下人出来。”

  盔甲中的离王下人承受主人第二滴血,确认是厉无芒无疑。虽然担心司徒望修为高深,想到厉无芒心思缜密,还是现出本体。

  虽然厉无芒气息有所变化,见主人熟悉的面容,离王下人兴高采烈。“见过公子。”

  器灵一出本体,离王盔甲就是件死物。司徒望起身跪伏。“奴才叩首,拜见主人。”说完磕下九个头。

  “起来吧。”厉无芒目视离王下人。“唤金叟出来。让司徒望解除他的血印。”

  见司徒望被收服,离王下人松口气。一直以来,金叟所承受的血印之法,就是离王下人的心病。连忙入盔甲,转眼与金叟一道出现在众人面前。

  “多谢前辈。”见金叟,厉无芒一礼。金叟摆摆手。“厉公子莫要故作姿态,老夫可不会被你驱使。”

  “没有前辈出手,离王盔甲已被他人得去。厉无芒诚心相谢,并不敢指望灭元针认主。”说完话,厉无芒微微一笑。

  “公子虽然运道大,不过修炼日子却短。那点心思岂能瞒的过老夫?”金叟嘴一撇。

  听话听音,金叟的口气似乎有些松动。厉无芒心中暗喜。“前辈慧眼如炬,先除血印,免得离王下人耿耿于怀。”

  一旁的司徒望云山雾罩,听厉无芒说解除血印,连忙手中掐法诀,将施于金叟身上的血印之法抹去。

  金叟晃了晃头发花白的脑袋。“公子就是一句多谢?少些诚意,灵酒也不见一碗。”

  “前辈,今时不同往日。自夺运祭祀后,厉无芒一贫如洗,再没有灵酒坛儿在囊中。”厉无芒有些愧意。

  “好了,好了。剑、甲指望你供养,心中还惦记着灭元针。就公子这落拓模样,说不准何日就要典当宝器,离王下人你要当心。”金叟戏谑的看离王下人一眼。

  “启禀主人,奴才也好酒,携带了十余坛仙人醉。至于灵石,这些年积攒了一万万。”既受血印之法,司徒望对主人不敢有二心,连忙为厉无芒分忧。

  厉无芒刚要说话,金叟笑起来。“公子果然有大运道,捉襟见肘之时,居然收服一位豪奴。”

  “前辈取笑。司徒望取酒来。”厉无芒手一引。“前辈请坐,离王下人也坐下。”

  一旁的梦玉见司徒望取出几坛灵酒,轻移莲步,把酒碗布下,与司徒望一道,给厉无芒等斟酒。

  “梦玉、司徒望都坐下,这灵酒一人一坛,自斟自饮。”厉无芒碍于梦玉的面子,让司徒望也不必伺候。

  二人坐下来,厉无芒把铎也唤出来,铎看看在座的人,给金叟施礼后,提个酒坛坐下来。

  厉无芒笑道:“金叟前辈,这里有三个器灵,三个人修。不过器灵的修为却高于人修,人修敬器灵一碗。”

  司徒望、梦玉端了酒碗,金叟呵呵一笑。“难得如此。”几个把酒干了。

  每人喝过七、八碗酒,气氛不再拘谨。三个器灵都有化神期修为,尤其是金叟,修为竟看不透。司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