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螺钿(1/2)

加入书签

  “螺钿,这船上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呢?”易福安与螺钿间关系有些微妙,说话没有加上“姑娘”二字。

  螺钿羞涩的低了头,也不回易福安的话。厉无芒见状,领了候机、冯俊到大船各处看看,好让两人单独相处。

  过了一盏热茶的功夫,易福安走来,把事情的原委说与厉无芒。

  那日众人都在岛上游玩,正午时陆续回来了。两个御剑飞行修仙者忽然落于法船,告知在法船上的谷里:他们是拓云宗的人修,要搭这船去胡岛。谷里招呼就近的人上了船。厉无芒他们走的远,没有赶上。

  谷里出面对两个拓云宗的修仙者道:“晚辈等还有四个同伴在岛上,前辈是不是可以等一下?”领头的一人瞪了谷里一眼,用灵力驱使法船离岛而去。谷里几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说话。

  胡岛离辑岛有两天航程,拓云宗的两个修仙者让谷里等人驾船,自己在舱内打坐。谷里等人也不知道来者的修为层次与搭船的目的,只有按照两人的吩咐去做。

  走了两天,见着了一座海岛,海图上标识叫做胡岛。拓云宗的修仙者让谷里把船靠岛,不知怎的胡岛周期忽然白浪汹涌,法船径直往岛上去。拓云宗的两个人一个五十来岁,一个四十出头,年长的道:“六弟,这是啸海猿作怪,不要露了行藏。”

  两个人只是站在船头,任由谷里等九人操舟。法船被大浪打的颠簸摇晃,两个拓云宗的修仙者只是不理会。靠船的地方水急浪大,怪石嶙峋。法船随时有撞毁之险。离岸还有三丈远,两个拓云宗门人轻轻越上岛去。看样子是不想惊动方才所说的啸海猿。

  波涛汹涌,谷里等人控不住法船,都纷纷效仿,跳船上岛走了。也没有人理会螺钿。螺钿不过练气一层的修为,不敢跳船。吓的手足无措,只是要哭。

  忽然浪一旋,把法船推离了胡岛。到了水势平缓处,螺钿稳住了船,也没有办法靠岸。怨谷里等人置自己于不顾,想到易福安还靠得住些。径自驾了大船,循了原路来找易福安等人。

  厉无芒听完道:“三弟,不是螺钿姑娘,我几个只有终老辑岛。现在有法船,不要耽搁,虽然没有海图,运道好照样能走得了。”

  四人中厉无芒修为最高,冯俊、候机也要看厉无芒的脸色,当即收拾了船上的帆索,驾船离开了辑岛。

  “大哥,谷里等同修还在胡岛,要不要靠上去接他们?”走了两日,见着了胡岛的轮廓,易福安问厉无芒。

  “船是螺钿姑娘驾出来的,你去问问螺钿姑娘的意思。”这两天厉无芒让螺钿在舱里歇着,没让她驾船。

  易福安去找螺钿,敲敲螺钿的舱门。螺钿开了门,见是易福安,有些害羞,又把头低下了。

  “螺钿姑娘,这里能看见胡岛,我大哥问要不要去接谷里等同修?”

  螺钿受了一番惊吓,只觉易福安是最亲近的人。听易福安称呼其“螺钿姑娘”,比两日前见面时要生疏了,心中不悦。也不说话,一扭头把舱门关了,伏在床上流泪。

  易福安见了螺钿脸色,也不知道说错了什么,只好在门外陪着小心:“螺钿姑娘,我不会说话,惹恼了姑娘,你开开门。”里面只是不出声。

  易福安在门外又叫了几句“螺钿姑娘”。见螺钿只是不应,着急起来:“螺钿,你再不说话,我一头撞进来了。”

  过了一会,螺钿轻轻把门开了,眼中含泪,白了易福安一眼:“易公子好本事,也就是能欺负我罢了。”螺钿着一件淡黄衫,天生丽质,不施脂粉,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易福安心中一荡,想到螺钿一人驾了大船来找他们时,曾经与自己说过,怨恨谷里等人,还是易福安靠的住些。见螺钿微怒薄嗔的模样,难免有了怜香惜玉的心情。

  “螺钿,切莫如此说话,大哥说若是没有你,我几个也只有终老辑岛。”

  “易公子记得本姑娘的好处了么?还有些什么话是你大哥说的呢?”螺钿含羞带怒,阴沉了脸。

  易福安是庄户人家的出身,原本规矩不多。乡间少年男女私定终身的也不少见。况且现在也是练气层次的修为,心智较之以往提升不少。明白螺钿生气是对自己心生爱慕,自己不解风情,这个时候还转述大哥的话。

  “螺钿,我也是看你生气自己心里着急,说错了话你不要怪我,我给你陪个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