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受制于人(1/2)

加入书签

  “那师妹就施展血印之法吧。”厉无芒并不担心,在他看来,梦玉不过是在做戏。

  一滴血浮现在厉无芒额头,梦玉道:“师妹知道师兄心智过人,到现在还当师妹是在玩笑?”

  厉无芒以额头承受这滴血,闭上眼睛。梦玉手中结印,施展血印之法,厉无芒并不抵抗,瞬间法成。

  梦玉收了缚水链,哈哈大笑:“厉无芒你也有今日。”

  一直以来,在厉无芒眼中,梦玉都是一副大家闺秀模样,轻言细语,笑不露齿。忽然见她笑的如此张扬,不由心中一惊。

  “怕了?晚矣!其实也不怪师兄大意,先前师妹并非做戏,真心是担忧师兄轻听轻信,苦修多年毁于一旦。”梦玉恢复了往日举止,轻声言到。

  厉无芒坐起身,双手提起袍摆,将膝一盖。“师妹已经改变主意?”

  “是,师妹自公平场与师兄一见,暗生情愫。起先并不知觉,后师兄与表面不辞而别,师妹黯然神伤,方知钟情师兄日久。”梦玉看着厉无芒,丝毫没有羞怯的模样。

  厉无芒有些坐不住了,梦玉袒露心思,且是儿女情长之事,全然没有顾忌,显然已是以主人自居。她不在意厉无芒感想,也不在意会被回绝。一个受血印之法的奴仆,是不会拒绝主人的。

  “支架山无名氏洞府与师兄重逢,没想到师兄是厉无芒,修为也高于师妹一个层次。本以为今生无缘,更没想到师兄提出平辈论交,让师妹有了盼头。”梦玉显然很是兴奋,继续道:“只是师兄为大运道者,要想与师兄双宿双飞,不知要多少磨难才能得到师兄的欢心。”

  “师兄不过是一元婴初期人修,不敢自恃运道,并不像师妹所猜想的那么孤傲。”由于是与主人辩解,厉无芒一阵头晕眼花。暗道这血印之法厉害。

  看出厉无芒表情变化,梦玉眼中露出关切。“师兄可是不适?血印之法不允许违逆主人,师兄稍安勿躁。”

  “多谢师妹提醒。”厉无芒心往下沉,看这情形,梦玉似乎真的已改变初衷。

  梦玉接着道:“师兄说并不孤傲,师妹问你:据说画蝶门三个门主都钟情于师兄,师兄可曾与谁有过花前月下的旖旎?”

  “夷菱师姐妹三人并无一人钟情师兄,师妹听到的不过是讹传。师兄的确不曾与女修有过私情,那又怎样?多少前辈修炼数百年还不是孑然一身?”这话有不少违心之处,厉无芒说完气血翻涌,脸色苍白。

  梦玉心疼不已,强忍住眼泪。“据师妹所知,暗恋师兄者不止三个。你说这话口不对心,血印至逆行气血就是明证。”

  厉无芒不再辩解,闭目调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