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银丙丹炉(1/2)

加入书签

  “翩跹阁主的大衍神术还有提升空间。”颜如花一笑,委婉的否认了翩跹的话,为厉无芒解围。“炼制出修脉丹,不知翩跹阁主可能完成所托之事?”

  颜如花何等心机?一看厉无芒尴尬,就知翩跹所言不虚。也不知厉无芒打的什么主意,隐隐约约感觉与炼制亚仙丹有关。

  翩跹道:“前些日子与鲁钝真君有些交谈,翩跹言于真君‘厉无芒就算未陨落,也不敢抛头露面。上紫云峰是九死一生,其必不至于如此愚钝。不如将此事包办给恒茂祥,如不能成事,恒茂祥愿赔偿灵石十万万。’”

  “鲁钝如何回答?”颜如花没想到,翩跹已经着手与鲁钝交涉,对此女刮目相看。

  “鲁钝真君满口答应,只要能将厉无芒诱出,事成之后酬谢灵石十万万。”翩然看厉无芒一眼。“晚辈据实转述,冒犯厉前辈之处还请海涵。”

  其实言语中并无不妥,只是直呼厉无芒名讳,翩然有些过意不去。

  “姓名不就是用来叫的吗?”厉无芒为仙器丹炉与仙晶石的事有些尴尬,心中略有些不安。听翩跹致歉,摆摆手。

  “厉前辈大度。”翩跹将手中茶盏放下。“恒茂祥想将决斗之地放在大莽山,让青鸾妖君做个公证。妖君是凤离大陆第一修,就算鲁真君、鹿真君想食言,也不敢违拗青鸾妖君。请动妖君要不少开销,也都由恒茂祥承担。”翩跹办事面面俱到,将细节已考虑好,只等厉无芒、颜如花的一句话。

  “如此最好不过,只是青鸾妖君一惯特立独行,不知是否能出面?”颜如花对青鸾甚是了解。这妖修连厉魔宗的红眉魔君阚密也让她三分。

  “恒茂祥会尽力而为。”翩跹看起来很有把握。

  “恒茂祥可否代浴血门设一赌局,如此也可造下声势。”厉无芒提及早与颜如花商量好的步骤。

  “本来晚辈也打算设赌局,可是恒茂祥总号了解到厉前辈的实力,与鲁真君悬殊太大,就算将天屠剑、离王盔甲、凤怜遗箓文一并计入,也不是鲁真君对手。”翩跹抱歉的一笑。“若是浴血门委托恒茂祥设赌局。又另当别论。”

  “本座将仙器抵押给恒茂祥,请为此次决杀设一赌局。”厉无芒喝口灵茶,将茶盏放下。

  “可以。”翩跹想也不想就答应下来。“这赌局看起来一边倒,下注的修仙者一定不少。待仙器估价后,晚辈会告知二位前辈细节。”

  “好。”厉无芒点点头。“不知丹炉何时交给本座?”

  “现在就可以。这里有个地下石室,厉前辈可入石室炼丹。”翩跹站起来,领着厉无芒、颜如花离开厅堂。

  隆德大城恒茂祥的分号后院很大,走到一栋大屋前,开了一间房门。这里只有一个下行的石台阶。两人随翩跹下台阶百步后。翩跹推开一扇石门。

  一间十丈见方的石室展现在眼前。石室中空无一物,显然是刚清理过的。翩跹自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