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遇刘珂(1/2)

加入书签

  ;

  厉无芒颇有自知之明,在望城与鲁钝对决,虽然有离王盔甲护体,鲁钝的一剑还是使他眼冒金星,五脏六腑闷痛难当。如果被元一印击中,纵然有仙器护体,凭元婴中期的境界,必然要陨落。

  鲁钝的灵器宝剑为锐器,破不开离王盔甲,劲力有限。元一印是钝器,本就以力道沉重见长,与破甲锥有异曲同工之妙。

  元一印乃仙器,黄石宗强者在印中作法,适才盖予又将盖功成等收入元一印,厉无芒深知元一印的利害。

  如果携焚天火御剑遁走,万一盖予以修为在火焰中掀开一角,一如方才盖功成作为,让厉无芒身形露出那怕是一瞬间,元一印就可能一招毙敌。

  “看来盖予不会轻易放弃,如此枯坐等候实是不智。”一个时辰后,见半空中盖予一动不动,厉无芒有些着急。

  厉无芒身怀三件仙器,在凤离大陆尽人皆知。所谓怀璧其罪,如此耗下去,如当日在风波城,走了鹿邑谋,来了杜离、杜别。过一刻不知有没有巨头、巨擘现身。

  心中一动,焚天火再次扩张,将整个米岭百多里方圆全然覆盖,火焰腾起八十丈高。此时的焚天火已是暗红之色,显然威势大减。

  米岭被焚天火烧作一片焦土,不再有花草树木。厉无芒也是不得已,否则不会出此下策。

  扩展焚天火的范围,让盖予要兼顾方圆百里。厉无芒为伺机脱身做好铺垫。半空中盖予眉头紧锁,对厉无芒的居心洞如观火。

  方圆百里对盖予而言并不大,只是神识为焚天火隔绝,并不知厉无芒在何处,心中有些不安。为夺取仙器。只能打起精神,将神识牢牢锁定焚天火边缘,以防厉无芒突然逃走。

  两件突兀出现的事情让厉无芒惊喜交加,其一是那道魄,本来依附在一棵大柏树中,焚天火烧毁柏树后。魄无所依,在焚天火中游荡,其状甚是惶恐。被十里外的厉无芒感知。

  或许依靠肉眼、神识,厉无芒的境界不能看出隐匿的魄。然而在焚天火中,任何细微的变化都瞒不过厉无芒。焚天火被元婴炼化至今,有如厉无芒的身体,能敏锐的感知火中异状。

  魄介于有形与无形之间,在焚天火中有如太阳下的阴影般清晰。这是一个三丈高的魔影,头上生角。面目狰狞。

  “令图的魔魄!”厉无芒大吃一惊,丝毫不怀疑这就是古魔之魄。

  再就是一座黑色府邸出现在二十里外。厉无芒心中大喜“无生府。”想到刘珂,往日种种历历在目。

  刘珂应该还在无生府中修炼,一句戏言将厉无芒逐出后,再凤离大陆再也没有听说过刘珂其人。

  令图之魄虽然不远,但厉无芒自忖并无收取之法。镇字箓文先前试过,镇压不住古魔之魄。本想先去往无生府,又恐魔魄逃逸。

  那魔魄不愧是古魔之魄。对焚天火浑然不惧,居然慢慢向无生府游走而去。让厉无芒有些担心起来。

  修仙者之夺舍其实就是魂魄夺取肉身,魔魄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