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有心无胆(1/2)

加入书签

  ;

  厉无芒张口结舌。“天下居然有此道理?明明……”

  厉无芒话未说完,翩跹笑着一指点在对方额头。“女人伶牙俐齿,总是不吃亏的,无芒居然不知晓?”

  厉无芒心中一荡,伸手欲拿翩跹玉指。翩跹手腕一转,躲了开去。“莫要动手动脚。”

  “明明……”

  翩跹娇笑道:“明明什么?翩跹一指是斥责无行好色之男,无芒伸手是调戏端庄柔弱之女。无芒还要狡辩?”

  “罢了,果然伶牙俐齿。无芒受教。”

  “故而……”翩跹拖长了语调。“无芒哥哥要好自为之,虽然你是大运道者,今后仰慕者不少。三两个伴侣,如翩跹这般贤良淑德,逆来顺受也还罢了。若是不小心收下个牙尖嘴利、醋海翻波的女修,任你盖天神尊也难免受苦。”

  厉无芒回过神来,想到颜如花、夷菱师姐妹,略微有些歉意道:“无芒不是沾花惹草之人,翩跹只管放心。”

  “凡人有词云: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及。花儿、草儿不用无芒哥哥去沾惹,自会牵衣。谁让哥哥是大运道者?”

  厉无芒一时语结,低头不语。

  翩跹嗤嗤笑出声来“翩跹不过是与无芒戏耍,怎么哥哥就如做下亏心事一般?大丈夫三妻四妾不足为奇。”

  厉无芒抬起头道:“翩跹翻云覆雨,无芒不知你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翩跹面容一整,说道:“如花姐姐在前,翩跹何苦醋海兴波,让哥哥厌恶?当真是说笑的。要不翩跹给你陪个不是?”

  厉无芒道:“翩跹颠来倒去。把无芒绕糊涂了。赔礼就罢了,趁此机会,不如我二人行了合卺之礼。”

  翩跹脸又红了“什么机会?如花姐姐不在身旁?翩跹安守本分,不敢僭越。”

  “原来翩跹也是银样镴枪头。”厉无芒笑了,一番较量,总算是胜了一招。

  翩跹自知不敌。低头道:“非也,凡事有个先来后到。且如花姐姐媚功修为深厚,要拿你,不过是笼中捉鸡。她尚且蓄留着哥哥这红花童子身,翩跹这就偷采了去,太不厚道。”

  “什么笼中捉鸡?翩跹不敢与无芒行敦伦之礼,倒是说出些似是而非的歪理。”厉无芒占了上风,穷追不舍。

  “无芒哥哥果然要与翩跹谐鱼水之欢?”翩跹慢慢抬起头,眼波流转。含情脉脉看着厉无芒。

  厉无芒不过是一时冲动,听翩跹提及颜如花,也觉不可妄为。

  先前答应过颜如花、翩跹,说是修炼至无惧巨擘境界,便与二人结成伴侣。如今言犹在耳,就与翩跹行夫妻之实,未免问心有愧。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无芒不强人所难。”厉无芒故作轻松。

  “知你有心无胆。”翩跹一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