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七个修仙者(1/2)

加入书签

  “三弟,你我也是头一次出海,那里知道什么海流,只要不是妖兽就好了。”厉无芒有些担心。

  易福安与螺钿听了有些害怕。厉无芒见了,哈哈一笑。“三弟、螺钿姑娘,我三人能重新得到法船的符纸,就是上天垂青呢。只管向行。”

  两人受了厉无芒感染,也都笑了。

  “三弟、螺钿,这符纸有人问起,只说是六弟前辈丢弃在胡岛,我一人外出捕猎时捡到的。”厉无芒差一点把大事忘了。

  厉无芒杀了六弟,就是到了大陆另一侧,拓云宗人知道了实情,三人也是死路一条。易福安、螺钿自然知道事关重大,都点点头。

  木筏似乎真的能自行前进,又过了半个时辰,居然走了十二、三里。厉无芒的灵力消耗也不大,心中说“奇怪。”两个时辰就靠上了夹岛,三人把木筏拖上岸。厉无芒将九张符纸收了。

  “我三人围着夹岛四处看看,说不得大船就在这附近。”厉无芒松了口气。

  三个人沿海边走了四、五里,果真见到大船停靠在岛边。“厉大哥,想是谷里等同修安然无恙,那大船看来完好无损。”见了船,螺钿兴奋不已。厉无芒与易福安也高兴起来,三个人急急的往大船而去。到了船边,见大船抛了锚,两根大缆绳系在礁石上。没有看见一个人。三人登船四处看了看。甲板船舷都有些破损,破损处有些渗入的血迹。

  “看来这大船上曾经有过一场恶战。”厉无芒说

  “也不知道那些同修都怎么样了。”见了这场面,螺钿的脸色有些发白。

  “看情形,怕是有了伤亡。”易福安心中有些兔死狐悲的感受。

  三个人下了船,继续沿着海边走,一时都没有说话。走了两、三里,远远看见几个人站在远处的海滩上。那些人似乎也看见了厉无芒等人,快步迎了过来。

  “螺钿。”弧光大叫一声。当初在法船时,弧光对一层修为的螺钿十分冷淡。如今只剩她一个女修,又在夹岛困了二十余日,见了螺钿自然十分亲热。走到近前,一把拉住了螺钿的手。

  几个男修要矜持一些,相互见了礼。

  “厉公子是怎么过来的?”谷里十分高兴。

  “谷公子,在下与三弟、螺钿姑娘扎了个木筏来寻诸位同修。”厉无芒笑着说。

  谷里等人睁大了眼睛。“厉公子,木筏也敢下海?”谷里十分吃惊。

  厉无芒从怀中拿出九张符纸,递给谷里:“前些日子在下于胡岛捕一只野兔,拾到了这九张符纸。想是拓云宗的前辈看不上眼,随手丢弃的。”

  谷里接过符纸大喜过望:“厉公子,天不绝我。讴歌的修仙者不至于老死夹岛了。”

  弧光、候机与冯俊见厉无芒带回了法船的符纸,都兴奋不已。

  几个人一同回到谷里等人栖身的山洞。厉无芒等人知道大船遭遇过妖兽,一直不敢问。原以为其他修仙者在住处,如今到了山洞,见谷里等只是剩下四人,心情沉重。

  “厉公子脸色忧郁,想是也猜到了讴歌修仙者的惨状。”谷里坐下后,把大船离开胡岛后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知了三人。

  易福安、螺钿听完脸色苍白。以他二人的修为,若不是厉无芒机敏,上了大船,早死于妖兽之口了。

  “厉公子对你二人是恩同再造呢。”谷里对易福安与螺钿道。两人都点头。

  “各人造化而已,当日见六前辈声色俱厉,心中害怕。不得已留在了胡岛,谁知歪打正着,拾回了符纸。也是托了你四位的福呢。”厉无芒轻描淡写的说。

  “大船走后,啸海猿与拓云宗两位前辈如何了断了?”谷里问到。

  “诸位同修走后,在下三人躲入洞中。一会听见拼斗法宝‘叮当’作响之声,也不敢出外窥探。过了一刻,猛听得一声厉吼,就什么事都不知道了。醒来之后,三弟与螺钿姑娘还昏睡了半日。”

  谷里面色一变:“厉公子,那是‘妖猿血吼’,想来是离的太远,也不是正面而来,否则我等修为岂能活命。”

  厉无芒点点头。“起来后头晕眼花,调息了一个时辰也还是不适。后来就没有听到动静了。在洞中待了两日,才敢出来。这些日子在胡岛采果、猎兔,伐木造筏,再没有见到其他人。”胡岛的事情,厉无芒算是交代过去了。

  “想是妖修与拓云宗的前辈斗法有了结果,我们不得而知罢了。”也不知谷里是不是相信了厉无芒的话。

  “厉公子、诸位同修,自讴歌一路而来,十分艰难。当日为稳住阵脚,在下不得已还杀了一个同修。至今想来都十分痛心。如今劫后余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