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四哥(1/2)

加入书签

  “你可知本座六弟现在何处?”四哥问道。

  “前辈与啸海猿斗法,以晚辈的修为不敢窥视,实不知六前辈何处去了。”厉无芒回答说。

  “小辈既然不说,就死去吧。”四哥来此只为灭口,知道六弟凶多吉少,也就是随口一问。

  “前辈慢来,晚辈却知道啸海猿死于非命。”厉无芒一听四哥说话,知道这人修凶残。说动手就会动手,赶紧用话拖延。

  四哥颇感意外。“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欺哄本座。”听到啸海猿死讯,四哥不敢相信。

  “不敢,那日晚辈三人在洞中躲避,外面许是拼斗法宝,‘叮当’作响。突然听得一声厉吼,晚辈晕死了过去。第三日才敢出洞查看。”说完看看四哥。

  “还有呢?”四哥目露凶光。

  “晚辈在离栖身的山洞两里处见了啸海猿,那妖修左肋中了一支银箭,大口喘气。晚辈不敢过去,逃回了山洞。过了十余日斗胆再去,见妖修已经死了。”

  “你见的银箭是何箭羽?”四哥有些信了厉无芒的话。语气缓和了些。

  “两片箭羽与箭杆一样银色,只是离得远,看不清楚。”厉无芒把煞箭收于储物袋,怎会不清楚,故意说的含糊些。

  四哥听说银箭,想到门中的“煞箭幻旗”。如今听说箭羽是银色,心中气闷,暗道:“老六怀揣重宝,在自己面前却装腔作势。若是早知有此法宝,何必落荒而逃。”

  四哥当日弃了六弟独自逃走,担心厉无芒等人到了大陆,将事情传扬出去。

  四哥知道六弟收取了法船的符,几个练气层次的讴歌人修,断然没有本事泛舟万妖海。只是事关重大,若是万一让几个人抵达大陆,拓云宗知道了消息,自己定是大难临头。又不敢到胡岛周边去寻找,只能在此守候。

  苦候多日,无非是要杀人灭口。现在既然六弟走脱,杀几个人修也无济于事。

  四哥心思缜密,问道:“小辈,你这法船的符是何处得来?”

  厉无芒照原来说法,只说是打兔子时捡来的。

  四哥想想,这无用的法船纸符六弟也看不上眼,可能真扔了也未可知。这些讴歌的人修,修为浅薄,不如先到胡岛看看,这小辈若是说谎,回头再杀了几个也是一样。

  ……

  目下着急的除了七个讴歌的人修,再有就是啸海猿了。这妖修开了灵智,思虑不输同层次的人修。

  自为煞箭所伤,啸海猿在海中疗伤半个月,箭创方得平复。为了杀四哥,在胡岛一直没有露面,等厉无芒三人扎了木筏出海,才在海中慢慢跟了过来。

  见木筏走的太过吃力,啸海猿在水中略施妖力,易福安便认作是海流了。

  啸海猿之所以跟随厉无芒,是因为算准四哥要灭口。人修处事虚伪,这种弃同伴于不顾的事情,可以做,却不可为人所知。

  以四哥、六弟与啸海猿的修为,都知道胡岛当时有三个练气层次的人修,谁也不当回事。只是四哥独自逃走后,必然担心这丑事传扬出去。啸海猿算定四哥对讴歌的人修,必是欲杀之而后心安的。

  啸海猿一路跟随法船,隐匿了气息修为。这无风的季节船走的太慢。啸海猿无趣的在法船周围的深海中游弋,低级的妖兽见了避之唯恐不及。故此法船上的谷里等见了妖兽避让,都十分不解。

  昨日遇了大浪,眼见法船有撞碎在礁石上,也是啸海猿用妖力将船护住了。厉无芒等人始得脱险。

  啸海猿为了躲过四哥的神识探寻,压制了修为,当四哥落在船上时,啸海猿才有觉察。

  妖修虽然嗜血杀戮,随心所欲。却也恩怨分明。啸海猿虽然把法船当做是饵,要引四哥上钩。却断然不会伤害于己有恩的厉无芒,见四哥已经上了船,动起手来必将殃及法船,在水中暗暗着急。

  听厉无芒敷衍四哥,啸海猿放下心来,耐着性子在水下等候时机。

  四哥拿定主意,踏飞剑离了法船,往胡岛而去。走了不过百丈,一条银链自海中激射而出,四哥不虞有此一变,踏剑避让。银链有如银蛇般,盘旋滚扫,虽没有捆住人修,链尾却重重的打在四哥的背上。

  四哥仓促间只有以灵力护体,受此一击,口中喷出一口血来,在飞剑上一晃,险些跌落了下来。

  啸海猿在海面现出身形,一支大戟直取四哥,两条铁锏紧随其后。妖修动了杀机,出手就是四件法宝。

  四哥被银链打的气血翻涌,见了大戟、铁锏,知道六弟一定是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