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储物袋(1/2)

加入书签

  厉无芒也不做声,只是冷笑。

  “少爷,今后可用神念问在下话,这样旁人无从察觉。”四哥极力表明自己的用处。起码在博闻广见上对厉无芒是有益的。

  “我不过练气七层的修为,也能以神念说话?”厉无芒态度平和了些。

  “自然是可以,神念交流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修为高深者能与千里外的修仙者交谈,练气层次与身旁的人沟通也是易事。”四哥用神念把方法告诉了厉无芒。

  厉无芒试了试,确实十分容易,就以神念问:“我以后就称呼你陆四,这样说话也方便。你这金丹屈居于一木盒,今后有何打算。”

  “陆四也不是胸怀狭隘之人,当时若是自爆了金丹,现在已经魂飞魄散了。虽是毁了肉身,我看少爷是仙途远大之人,愿死心塌地跟随少爷。有了机会再夺舍,也不急一时。”陆四回答却也洒脱。

  厉无芒打开储物袋,拿出生元木盒,把陆四的金丹放了进去,收在储物袋内。为了保险,把陆四的储物袋放入自己的储物袋中。将陆四的肉身与服饰烧化掩埋了,下山往法船走去。

  易福安、螺钿坐在船头,眼巴巴的守望着。螺钿先看见一个人下来。拉了易福安跳下船,迎了过来。易福安见了厉无芒,跑上前去,一把抱住。“大哥。”满是绝处逢生的喜悦。

  “三弟,没事了,四前辈说放我们一马。”厉无芒拍拍易福安的后背。

  厉无芒不想把陆四的事情告诉易福安,这陆四的金丹放在储物袋中,易福安知道一定担惊受怕。

  “厉大哥,谷兄等四位同修分散在各处,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知会他们。”脱离了险境,螺钿巴不得赶紧走。

  “四位同修就算是害怕,也必然关心法船的动静,就在此处升起一堆火来,他们见了自然会回来。”厉无芒想了个办法。

  上山弄了些枯枝干柴,把火点着,三个人站在船头等候。过了一个时辰,谷里、候机、冯俊与弧光陆续到了。

  谷里等人齐了,用灵力把九张符订在船上,法船离了美齐岛,往大陆而去。

  七人站在甲板上,谷里等人都看着厉无芒。厉无芒知道此时需有个解释,就把想好的话说了。“谷兄、各位,无芒与三弟、螺钿躲在一洞中,四前辈后脚就到了。说是受了啸海猿重创,要疗伤。嫌人多聒噪,把三弟与螺钿赶了出去。”

  “厉大哥,后来如何了?”螺钿也不知道之后的情形。

  “你二人走后,四前辈服了丹药,运功炼化了三个时辰,站起来说‘你这小辈胆敢欺瞒本座,本欲屠戮了你七人以解心头之恨,只是今日乃是我母亲生辰,且放尔等一条生路。’说完就驾了飞剑去了。”厉无芒知道此事说不清楚,胡乱扯了个谎。

  谷里等人半信半疑,也不好问。螺钿高兴起来。“果然好运气,适逢四前辈母亲生辰,否则岂不是在劫难逃了。”

  谷里呵呵一笑道:“无芒,过了这道坎,离大陆又近了一步。”众人都高兴起来。

  走了十余日,海面上也只是偶尔有低级的妖兽出现,不过却不像以往那样,主动回避法船。船上的七人反而放下心来,这样才是正常的状态。

  一路遇到大的海岛,免不了要去汲水,采摘野果,猎取肉食。有时遇了风暴,也须靠船躲避。七个人关系日渐融洽,闲暇多是听谷里说些修仙的事,增长见闻。

  这日在舱中闲话,弧光问:“谷兄,储物袋可以装多少物件呢?”厉无芒一直想打听储物袋的事,只是不好开口。现在弧光提了话头,正好是个机会。

  “储物袋装三、两百担东西不是问题,也有说能装一座山的,那就不是平常的储物袋了,是法宝。”谷里笑着说。

  “三、两百担?这么多啊。不是说储物袋都一样吗,怎么还有法宝呢?”弧光有些不明白。

  “储物袋是都大同小异,是修仙之人收纳所用,也无须太大,不过有些修仙者有特殊用途,耗费天材地宝,炼制储物法宝,容量惊人。不过那也不是储物袋了。”谷里见识果然多。

  “谷兄与我说笑呢。”弧光笑嘻嘻的看着谷里。

  “谷兄,储物袋中多是要紧的物件,若是修为高深的人见了,岂不要被抢夺了去?”厉无芒问了最为关心的事情。

  “无芒有所不知,储物袋看似平常,神识却不易探寻,据我所知,即使是结丹期的修为者,也看不透。至于元婴期的修仙者,要探寻储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