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逃出古城(1/2)

加入书签

  ;

  颜如花焦急万分,虽然与傀儡尤浑争斗不落下风,但其只是借宝魔仙,离开魔基柱就会还原为魔修,故此不敢跟随在纹章身后飞出陨星城。

  为今之计是重新掌控陨星城,这样才能与厉无芒一起脱险。伸手在魔基柱上重重拍落,巨大雄浑的魔仙之力,透过魔基柱直达地下宫殿的金塔阵。

  解除塔丁、塔甲的压制,颜如花神念直达金塔魂魄。“稳定住中枢,本尊将维护你二者魂魄不灭!”

  已经成为借宝魔仙颜如花,要灭塔甲、塔丁魂魄是举手之劳,两个魂魄连忙努力操控阵法。九大金塔操控陨星城所有机关、傀儡,如今剩下塔甲、塔丁,勉强也能运作。

  ……

  白光一闪,都道是中枢重新开始掌控起陨星城。谁知众人定睛一看,是纹章凤凰分神所化女子自上方跌落下来。纹章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摔倒。腰身拧动,才站稳身躯。

  白衣女子脸色阴沉的吓人,她被傀儡尤浑暗算,半途中傀儡尤浑一掌,将毫无防范的纹章打落陨星城。

  “纹章仙友贪图本尊的八千傀儡、蓝灵炎,本尊不舍。不如将陨星城也送给仙友吧。”一掌重伤纹章之后,尤浑隔空将装有傀儡的万物乾坤图、蓝灵炎摄取。语气中满是嘲讽~。

  纹章不是傀儡对手,受其一掌后,一缕分神险些湮灭。好在吸取过几块仙晶石中残余之气,才得以生还,此时已经虚弱不堪。

  颜如花目睹纹章坠落,神识探扫知其底细,故而不理不睬只是一心要重新掌控陨星城。一个呼吸间,头顶砖石、瓦砾如暴雨倾泻而下。黑白石台的石板胡乱飞起,情势岌岌可危。

  纹章此时也与众多修仙强者一样,左支右绌躲避飞石,全然不顾仙家体面。这让冲天宫、天魔宗修仙者更是惶恐。

  “定!”颜如花喝一声,黑白石台剧烈晃动。黑白石板纷纷归位,压制在左右、上空的砖石瓦砾慢慢消散。

  除去方塔一道裂纹依然如故。陨星城在三息间拓展为千里大城,一如往昔模样。

  ……

  凤离大陆修仙者终于松口气,不过随即又都以惊恐的目光盯着颜如花。这些强者都是为擒拿女魔修而来,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生死就在颜如花一念之间。

  颜如花背靠魔基柱,方才凶险到极点。不是塔甲、塔丁控住中枢机关,陨星城收缩之力必将屠戮所有生灵。

  “只有拱门下地宫可保无虞。”颜如花神念告知厉无芒。女魔修对中枢现状了如指掌,看起来已经稳固的陨星城,随时有崩溃的危险。

  颜如花十分为难。如其解除拱门禁制,与厉无芒一起逃入地下宫殿不难,但尾随而至的修仙者都是仇家,离开魔基柱自己不是巨擘对手。杀机陡起!只有在黑白石台,以借宝魔仙之力将纹章等一律灭杀,才可能全身而退。

  “带上我俩快逃,陨星城就有坍塌!”塔甲、塔丁的神念争先恐后叫嚷,显得十分恐慌。

  颜如花一惊之下。顾不得杀戮。飞身掠出,拉住厉无芒向拱门窜去。九座金塔间淡蓝色雾气盘旋为涡流。颜如花十分清楚,这就是逃离陨星城的出口。

  毒骨索一卷之下,将九座金丹收取。与厉无芒一道跳入气旋。纹章是第二个跟来的,见颜如花逃入拱门,所有修仙者蜂拥而来。好在银色方塔有四个拱门,才不至于为夺路相互残杀。

  纹章最是迅捷。跃身跳入气旋。冲天宫、天魔宗强者纷纷效仿。三个呼吸间,气旋消失,陨星城在巨大的轰鸣声中迅速缩小,最后有如一粒介子,不知落于何处。

  陨星城收放之门强大。虽然千万年耗去底气,但依然将二百修仙者送向万妖海四面八方!

  ……

  厉无芒被传送出陨星城,即使是一直拉着他手的颜如花,也在最后时刻被冲散,不见女魔修踪影。此时跌入万妖海海水中,急忙腾身飞起,在半空神识探看,期望能找到女魔修。

  一无所获,数百里内只有一个天魔宗弟子的气息。厉无芒御剑往四周寻索,近两个时辰后始离开,往凤离大陆而去。途中居然觉察到纹章凤凰分神,游荡在半空。

  厉无芒御剑前去,对纹章目前实力他十分清楚,自陨星城被傀儡尤浑击落,分神的实力跌落至元婴期,且有涣散的危险。

  纹章凤凰将凤怜遗掷下九元界,又将一缕分神留在凤怜遗中,且对厉无芒有过指点,甚至现身搭救过他一次。至于其后指令青鸾对厉无芒种种刁难,也不曾害其性命,无非是觊觎凤怜遗。

  故而厉无芒还是感念纹章情谊,欲搭救她的一缕分神。白衣女子此时落在一处荒岛,看厉无芒到来,心中百感交集。

  纹章的修为已经无力飞回凤离大陆,只是相当于元婴期境界,在万妖海域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