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火翼诀(1/2)

加入书签

  “本尊不入金塔,你二人心神不宁。待到别院后,放不放本尊出来,就随颜如花心意。”白衣女子不提凤凰精血,走到金塔旁。

  “得罪。”颜如花手中掐起法诀,白衣女子身形一晃,进入金塔之中。

  “请。”孔雀引着颜如花、厉无芒往前,在一片雾气覆盖的密林掐出法诀,别院在不远处显现出来。

  进入别院在前厅堂落座后,孔雀道:“厉公子,孔雀愧对公子,以往种种现在能一一告知。”

  “其实与孔雀无干,前次在别院,孔雀关切之情溢于言表,无芒心领。”厉无芒进入过一次别院,被剥夺所有宝器,只身由孔雀背负着飞到大莽山边缘。其后才有炼化凤怜遗,以及青鸾阻截等等遭遇。

  孔雀道:“公子玲珑剔透的心思,自然能知道大概。其实青鸾妖尊一直在维护公子,其中许多做法虽然令人费解,但却事出有因。”

  孔雀将所知娓娓道来:当年厉无芒在枯寂山与月毒龙相识,孔雀后来也被厉无芒拢在身旁。有两个八级妖修坐镇,厉无芒很难得到历练,因此青鸾将孔雀、月毒龙调遣至大莽山。

  那时月毒龙、孔雀尚不知纹章分神之事,对其中奥秘一无所知,后来在别院贴身伺候青鸾,才被断断续续告知来龙去脉。

  始作俑者自然是纹章妖仙,其在琳琅界炼化凤怜遗不果,想在九元界寻找机缘,后来厉无芒逐渐炼化箓文,纹章畏惧上天法则,并不敢强取豪夺。但却一门心思要得到那滴九昊精血。

  故此青鸾对厉无芒的再三维护,以及后来在大莽山边缘截击刘珂的无生府。都与凤怜遗炼化相关联。

  月毒龙、孔雀被严令不得相助厉无芒,即使是夺运祭祀之后,厉无芒到枯骨白地,欲以班勃洞府的凡器丹炉炼制丹药,也被月毒龙、孔雀严词拒绝。

  起先自青鸾、纹章的言行举止中,厉无芒大概知晓此事原委。听完孔雀的话。厉无芒对既往之事更是清楚。点点头道:“孔雀道友坦承相告,厉无芒感激不尽。”

  “公子不计前嫌,孔雀惭愧。孔雀与月毒龙一心追随公子,但在夺运祭祀后却眼睁睁看着公子蒙难,无所作为实在是情非得已。”孔雀语气满是歉意。

  “命中有此一劫,也怪不得道友与月毒龙。好在吉人天相,厉无芒与道友还能在此相见。”想到孔雀一直以来恭敬有加,冷淡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厉无芒说完微微一笑。“月毒龙可在别院中?”

  “月毒龙已回枯寂山。孔雀要守护别院,才没有离开。”孔雀的根基在枯寂山金色宫殿,但青鸾一去不回,只能留在此地。

  冰释前嫌后,孔雀道:“颜魔君,此地隐秘不如就在大莽山修炼,也好躲避魔宗纠缠。”

  “孔雀妖君,魔宗指本尊藏匿古魔躯体。是古魔复生的关键人物。妖君就不怕古魔复生?”被纹章惊吓后,颜如花对魔修有戒心。

  孔雀语气诚恳道:“琳琅界诸仙尚且胆寒。何况孔雀只是八级妖修?但厉公子交好颜魔君,本尊一心追随公子,自然要为魔君打算。且方才纹章仙尊也不曾为难颜魔君,可见魔君并非魔宗所言那样不堪。”

  “多谢。提起纹章仙尊,还是请出分神来恭听仙尊旨意。”颜如花看看厉无芒、孔雀。

  纹章自愿受制,入金塔前曾经提起九昊之事。颜如花想着或许妖仙有助厉无芒修炼,于是想放纹章分神出来。

  厉无芒明白颜如花用心,心中也是期盼,点点头道:“好。”孔雀自然是同意的。

  布下金塔阵,颜如花手中掐诀。将白衣女子二次请出。纹章眼睛一睃三个修仙者,在主位落座。颜如花、厉无芒、孔雀躬身施礼,在一旁侍立。

  “何事?”白衣女子淡然的看着三个巨头。

  “晚辈想请教仙尊,有关九昊修炼诀窍。”在仙尊面前,厉无芒不敢隐瞒。

  “本尊是妖,你是人,夺去大妖九昊之精血、箓文,居然想向本尊请教修炼之奥义?”虽然语气不满,但白衣女子脸色和煦,并没有恼怒的意思。

  “晚辈唐突,请仙尊恕罪。”厉无芒闻言,有些手足无措。此事本纹章提起,否则厉无芒怎么也不会向白衣女子请教的。

  凤怜遗出自琳琅界纹章凤凰,为炼化寻找机缘才掷下九元界。如今的局面对纹章而言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向其请教修炼之法,确实不合情理。

  “无妨。或许是天意。寻常修仙者就算炼化精血,也不能让其化出虚体,最多是虚影依附着躯壳。有焚天火,才能凝结如此强大的虚体。”纹章似乎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