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吾必转世披甲仗剑火焚天(1/2)

加入书签

  翩跹在度劫宫独占一间偏殿,竭力推算大衍神术。 厉无芒念其辛苦,事先炼制下几颗天级丹,补益其精力。

  七日后,困顿不堪的翩跹步出偏殿。见到厉无芒后,摇摇头。“还是无有头绪,但万妖海却将有大变故。”翩跹略微沉吟后又道:“或者与令图魔躯有关联。”

  “翩跹可先调息数日,令图事关天意,我等修仙者的确难以把握。”见翩跹脸色苍白,厉无芒心疼不已。

  待翩跹走后,厉无芒独自思索一会,既然万妖海有变故,还是该早作打算。唤来刘珂,嘱咐其固守天歌山。过了两日,厉无芒将翩跹留在度劫宫,与颜如花一道往南而去。

  ……

  妖修群龙无首,孔雀、月毒龙算是其中强者,为躲避扫荡大莽山的冲天宫修仙者,孔雀回到枯寂山,与月毒龙在山中修炼。这日忽然心血来潮,想到大陆纷乱,没有青鸾主持妖修事务,有些闷闷不乐。

  月毒龙言道:“兄长,不如往万妖海走一遭,妖修在大陆实力弱小,想万妖海波澜壮阔,其中或有奇遇。”

  孔雀道:“贤弟不提,我倒是忘记了。如今势单力孤,需笼络些帮手。万妖海啸海猿应该还待在胡岛,集结些鳞族也是好的。”

  “先前青鸾妖君在妖族一呼百应,如今以兄长修为最高,也该担起大任。”月毒龙不是为奉承孔雀,这些日子实在是提心吊胆。

  孔雀苦笑一声。“为兄只是合体期境界,与巨擘修为天差地别。不说其余几个大陆,陆续有化神期强者前来,就是我凤离大陆的强者,任何一个也能诛杀为兄。那里谈得上担当大任?”

  “还是要指望公子的。不过预先集结些势力,待公子振臂一呼,我等去投靠也有些本钱。”月毒龙想的远些。

  “厉公子已经修炼至化神期,若不是先前被青鸾妖君限制,开罪过公子,我一早投奔天歌山去了。”孔雀叹口气。

  月毒龙道:“我等先前处境公子是明白的。兄长何必担心。只是天歌山是人修宗门,无缘无故走了去不好说话。”

  “先网罗些妖修,其实啸海猿怕是也急于投靠我等呢。”孔雀点点头。

  ……

  次日两位妖修往万妖海去,一路之上并无阻碍。到胡岛后,啸海猿感知孔雀气息,自海中现身而出,执礼甚恭。“见过二位前辈。”

  “啸海猿,本座见你一脸晦气,可是受九鳍鲨欺侮了?”孔雀早知啸海猿、九鳍鲨不和。见啸海猿气色不佳,故此一问。

  “前辈容禀,我与九鳍鲨虽然争斗不已,如今大陆乱作一团,此时同为妖修,早已言和。”啸海猿略一迟疑又道:“九鳍鲨受伤,如今逃到胡岛来了。”

  “哦。难得!九鳍鲨逃进啸海猿的海域?啸海猿居然能庇护于他?”孔雀有些不敢相信。

  啸海猿道:“正是,十日前九鳍鲨被一怪物所伤。往胡岛游来,被晚辈救助。现在海中养伤。”

  “你所说的怪物是何物?我妖修相貌奇特者众多,啸海猿的模样也不见得俊美,怎么说出怪物这样的话语?”孔雀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满。

  “前辈恕罪,此话出自九鳍鲨之口。晚辈想来伤他的一定不是我妖修。”啸海猿连忙恭敬应答。

  孔雀点点头道:“不是我妖族修仙者定是魔修无疑,可前方引路。待本座问问九鳍鲨。”

  啸海猿应答一声,落入海中,孔雀、月毒龙依然是人形外貌,分水向海底而去。

  ……

  再说厉无芒、颜如花途经隆德大城附近,想到孔雀、月毒龙。便向枯寂山而去。入枯骨白地后,未曾辨识出两个妖修气息,知道孔雀、月毒龙不在山中。

  故地重游多有感慨,厉无芒边走边看,不知不觉来到祭坛。想到得自祭坛的木盒,厉无芒取了出来。这个木盒跟随其多年,一直没有办法打开。即使修炼至化神期的今日,依然对木盒束手无策。

  颜如花道:“无芒,你得到这个木盒许多年,怕是要飞升仙界才能打开吧?”言语间有些调侃的意思。

  “既然有缘收取,总有开启之日的。”厉无芒话音未落,忽然感受到一丝热气自木盒传出。十丈外的祭坛忽然金气濛濛,显得十分肃穆庄严。

  “祭坛与木盒有所感应!”厉无芒神念一动,木盒随即打开。一颗黄灿灿的珠子露了出来。

  颜如花目瞪口呆,看着木盒中拇指大小的圆珠。只见金珠上有繁复的银纹,看起来就无比珍贵的样子。“这是何宝物?”

  厉无芒将金珠用手指捏起来,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