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古城再现(1/2)

加入书签

  “颜魔君,本座阚密有要事与颜魔君商议。”一个神念传来,颜如花抬头望去,红眉魔君身影自东南出现。

  “魔尊但有所命,传唤一声就到,弟子必是恭听教诲的。”颜如花面对阚密、敛衽一礼。

  “无须多礼。颜魔君,柳思诚突然提示修为,成为黑杜离臂膀。我魔宗为应急,竖起飞魔宫旗号,但众多巨擘也奈何不得柳思诚。想请颜魔君出马,先斩杀柳思诚。”阚密来到近前,三言两语交代前因后果。

  “柳思诚助纣为虐,万死莫赎。但弟子要主持金塔阵法,一时无法前往。”颜如花也是分身乏术,不免有些着急。

  一旁的鬼修巨擘龙邦太一抬手,掌中多出一块传讯玉简。随即言道:“各位道友,吾师尊有玉简来,说是朱雀大陆强者倒行逆施,欲助古魔令图复生。”

  翩跹闻听丝毫不觉的意外。而其余众人都是一惊,如果朱雀大陆强者要助令图,那么事情将十分难办。

  翩跹一举令箭,大声道:“十息之后,颜魔君收回金塔阵法,厉真君不断以九昊虚体袭扰尤浑。度劫宫围杀朱雀大陆强者。”将令箭放下,翩跹对阚密道:“魔君,飞魔宫应该出死力,诛杀柳思诚。”

  “肝脑涂地,在所不辞!”阚密说完,御剑向飞魔宫阵营而去。

  “唯一没有着落的就算杜离,或者冲天宫该对其出手。”翩跹目视冲天宫方向,自言自语的说。

  不远处,着红色斗篷的朱雀大陆强者,对尤浑起第二轮攻击。这次依然是试探,百余件法宝疾风般卷出。刀枪剑戟无所不有。撕裂灵气是声响传向四面八方。

  尤浑依然是十分镇定,双爪探出,将所有法宝收取一空。眼睛却一直盯着十里外的黑杜离。这次尤浑没有反击。将诸多法宝随手扔在脚下,叮叮当当一阵乱响。

  九昊!双头四翼古凤虚体突然飞动。箭矢般向着尤浑射去。尤浑早有预见,将护体魔气凝聚成罡,一层黑黝黝的甲壳在体表生成。

  九昊灵动异常,不断向魔躯冲击,尖利小爪落处,就撕下一块黑甲壳。与双头凤相比,尤浑所控制的魔躯相对笨拙,但也不至于被动挨打。几次魔躯弹指一击,将九昊虚体弹出百丈外。

  尤浑不断以魔气修补护体魔罡,九昊虚体一时也无法将镇字箓文印上魔躯。不过尤浑心里清楚,长此以往,消耗过多魔气,总归是要失手的。

  远处黑杜离一直看尤浑与九昊虚体缠斗,对九昊、尤浑都有评估。黑杜离忽然大声言道:“尤浑,不如将大魔躯送与本尊。你无有古魔血气,只是将大魔躯做傀儡用,岂不是暴殄天物?”

  “送与尊驾未尝不可。但尤某能得到什么好处?”尤浑见九昊难缠,又惧怕古魔之魂夺回大魔躯,开始讨价还价。

  “你的本体傀儡还在身旁。本尊相送本源之力,长此以往不管是琳琅界、上一界,都将无人奈何的了你尤浑呢。”黑杜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言道。

  尤浑不由心动,想着有本源之力加持,傀儡将强大无敌,远不是蓝灵炎可以相比的。

  一指弹开九昊虚体,尤浑扬起狰狞的魔面,刚要说话。翩跹娇喝一声:“十息已到,出!”言毕将令箭掷落海中。此举是告知诸多强者,度劫宫存亡在此一战!

  ……

  颜如花衣袖一舞。将九座金塔收回。海水轰隆隆震响,向十里之坑飞涌而入。尤浑没想到度劫宫如此果决。不再与杜离商议。手一抖,一幅图卷展开,正是乾坤万物图卷。将图卷中青鸾放了出来。

  乾坤万物图卷被尤浑自纹章分神手中截取,图卷中有八千虎面傀儡及青鸾妖尊。在海晏洞府时,尤浑将青鸾放出力,以仙家手法在青鸾体内留下印记。

  这印记不同于血印,由于尤浑只是魂魄,即使占据下令图躯体,而魔躯中并无血气,只能如傀儡般操控。故此施展不出血印之法。仙家另有妙术,尤浑以一枚魔印烙印在青鸾本体,权且充作钳制这妖修巨擘的手段。

  青鸾已经被尤浑收服,只能唯命是从。见四周海水倒灌,气势磅礴,有些摸不清头脑。

  “青鸾,赐尔虎面傀儡两具,挡住那魔修。”尤浑一边击打、轰赶不断袭扰的九昊虚体,一边用手指向十里之外,蠢蠢欲动的黑杜离。

  青鸾点点头。“青鸾定竭尽全力。”尤浑身影一闪,落下两具虎面傀儡。随后斜刺一窜,向海水中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