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令旗(1/2)

加入书签

  修仙强者清楚,此抉择将关系都仙途延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他们早就打定主意。%% 柳思诚话音未落,都往南者一窝蜂般而来。而取中立之道,往退出宫殿废墟范围者,就只有红眉魔君阚密一位。

  见潮水般涌去南面的修仙者,厉无芒心中一震。想不到要与所有宗门强者为敌。甚至于他自己也在怀疑,令图是不是一定会复生?

  颜如花却看向一旁的石坚。“冥君,想走还来得及。”女魔修见石坚忐忑不安,知道这巨擘有些把持不住。

  “呃……”石坚原本苍白的脸,现在看起来更白。现在的黑杜离阵营,巨擘如云,就是黑杜离不出手,看度劫宫实力,也必败无疑。石坚确实是心虚起来。

  “师尊,与九元界、琳琅界一同死难,那也是我等运道。既是天意,就该听之任之。”龙邦太见师傅摇摆不定,连忙出言相劝。龙邦太同样担心令图复生,但有雷电暗域的经历,鬼修巨擘的他,对主人螺钿的运道深信不疑。既然螺钿要战,那么战就是必然选择。

  “好。”石坚缓缓的点点头。“看天意。”古往等来自恒茂祥的巨擘,心中一番挣扎,还是留了下来。

  “无芒,难道刘珂如此时运不济,怎么才跻身巨擘境界,就与天下强者为敌?”一个声音自远处未来,众人抬头看时,豁然是度劫宫掌门人刘珂,一摇一摆,自西御空而来。

  翩跹道:“本座算无遗策,我说刘珂真君需浴血提升境界,如何?”她以灵力将声音传遍石台,显而易见是要将自己的威信提升至。张扬预见未来之能,好凝聚住万众之心。

  恰到好处的自夸,使得度劫宫门人信心大增。厉无芒笑道:“刘真君,如何能在重伤之后突然提升境界?”

  “此奉天承运的大好时机,刘珂岂能错过,能破解九元界大劫难。他日飞升琳琅界,诸仙必有褒奖,故此竭尽全力突破层次压制,好立下一份大功劳。”刘珂眼见柳思诚周围强者林立,知道气势上度劫宫已落在下风。故此答非所问,为的是提振己方气势。

  虽然一唱一和有些效果,但巨擘、巨头心知肚明,要挡住黑杜离、柳思诚势力的攻击,绝非易事。

  刘珂在黑白石台落下。也不与众人寒暄,只是对翩跹道:“指点之事铭记在心,度劫宫权柄却要归还掌门人。”

  翩跹一笑。“令箭已被掷于万妖海中,还请刘真君谅解。”

  刘珂手中高举令旗一面。“本座执掌门户,但有违令者杀无赦!”气宇轩昂,众多强者无不动容。此语既出,便断绝了三心二意者退路。

  ……

  “我等人多势众,却是各有背景。也无须号令。一齐攻击黑白石台,抢下中枢要地!”柳思诚手一挥。诸多强者轰然叫好,四面八方向着黑白石台冲去。

  柳思诚、黑杜离没有动,远远看着围杀向前的诸多修仙者。他们有隐忧,还有一位关键人物没有出现,那就是占据着大魔躯的仙家魂魄尤浑。

  ……

  “找到一个,一个魔气之窟。”神念传来。颜如花心中略宽。陨星城在前次就已经崩溃,之所以能重新出现,关键在于金塔中镇压下令图之魄与纹章分神。

  在陨星城中,尤浑预留有仙气、仙魔气、鬼仙气、妖仙气,藏在若干大窟之中。但九塔器灵死去七位。诸多藏窟金塔阵不能感知。塔甲、塔丁所藏千百年消耗一空,其余的藏窟这两个器灵根本不知落在何处。

  尤浑也是一样,这些藏窟只是与金塔器灵相通,作为魂魄的尤浑,也不清楚其中设置。毕竟数千年来,陨星城由小到大,都是无数被拘禁在城中的诸仙所造,其中只有大事,尤浑才会过问,藏窟根本无足轻重,尤浑也难得过问。

  不曾想陨星城破,被冲击到九元界,年代久远后,仙灵之气耗尽,居然到了城池崩溃的境地。

  颜如花以金塔阵枯海之举,金塔气息传播千里,触动被毁的陨星城,而塔丁通过感知令图之魄的探识之力,找到一个藏窟,这才重新将古城修复大半,并升出海面。其后纹章凤凰分神也发现一个藏窟,是与其金塔相连的,藏有妖仙之气,陨星城才能稳固并开启部分禁制。

  透过令图之魄,再次寻早到一个魔仙之气藏窟,颜如花下心不已,有此魔仙气,掌控陨星城将更加容易。

  “塔甲,开启神识,看看尤浑藏在何处?”中枢只能,在陨星城无所不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