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金罍千丈(1/2)

加入书签

  “夷菱真君撤除虚空禁制,颜魔君固守黑白石台。《《 一息之后,度劫宫巨擘突袭柳思诚,先将此子戮杀,黑杜离孤掌难鸣,必然落在下风!”翩跹语气决然,神念传诸于度劫宫巨擘。

  虽然不知为何要撤去虚空禁制,夷菱还是飞快的照办。陨星城自成一体,暗红的天空隔绝外界灵气,巨擘大战都靠丹药续接灵力、魔力。此禁制一开,则情形就大不相同,灵气、魔气、鬼气、妖气虽然稀薄,但却弥漫而来。

  度劫宫丹药最多,本来占有优势,如今这优势就微乎其微了。然而度劫宫强者对翩跹大衍神术信任有加,并不担心失去其中优势。

  ……

  “出!”一息后,翩跹一声娇喝,度劫宫八巨擘暴起身形,向着东南一隅电射而去!

  厉无芒、刘珂、龙邦太、螺钿、石坚、恒茂祥古往三巨擘。如星矢般拖曳着耀眼的各色遁光,扑杀向柳思诚。

  骨灿龙先于八大巨擘,轰向柳思诚身旁的黑杜离,金光耀目,爪牙毕现。只要拖住黑杜离一息,柳思诚必然死于非命!

  十里方圆的紫金罍携撕裂虚空的气势,向着黑杜离、柳思诚当头砸落。刘珂与厉无芒心意相通,也只是为拖延黑杜离救助柳思诚的时间。

  陨落的气息猛然涌上心头,柳思诚猱虎甲双翼突然展开,向着黑杜离疾飞而去,要寻求古魔主人的庇护。

  厉无芒出现在其身侧!有行字箓文加持,厉无芒神到形到,天屠剑一挥,将柳思诚拦下。

  骨灿龙张嘴探爪,大口咬向黑杜离。古魔占据身躯的黑杜离突然爆发出强横的魂之力,以魂力将骨灿龙包裹住,隔绝厉无芒的神识操控。

  骨灿龙突然失去主人神念指引,不再扑击撕咬,在半空悠然盘旋,显得茫然无措。对近在咫尺的黑杜离不闻不问。

  但紫金罍就不同,即使没有思念指引,自高空坠落,其势不可改变!黑杜离躯体虽然不弱,硬抗千万钧的紫金罍无异于以卵击石。杜离顾不得柳思诚,与天风伞合为一体,向斜刺里急忙遁逃而去。

  十里只是一振翅,柳思诚有猱虎甲异宝护体,肋间虎翼一卷。避开紫金罍覆压范畴,也同时拉开与堵截的厉无芒间距离。但却陷入其他强者的重围之中。

  “厉无芒,无耻小人。要诛杀孤家,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柳思诚以孤家自称,想提醒厉无芒念及安国旧情,语气愤怒难掩其色厉内荏的恐惧。

  刘珂洞如观火,毫不理会柳思诚这些虚假招数。“无妄杀!”一声大喝,无妄剑当头斩落。要将柳思诚一招诛杀!

  身为度劫宫掌门人,刘珂不带任何情感。他要诛杀柳思诚。就只是为完成翩跹的令谕,为阻止令图复生抢占先机。厉无芒对此颇为赞赏,并不与柳思诚答话,天屠剑直刺。“天绝式!”同样是一招毙命的杀法。

  在两大巨擘合击之下,柳思诚想遁走也不可能,只能将本源之力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