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斗古魔(1/2)

加入书签

  青鸾听闻颜如花要背负其回大莽山,忽然神情黯然。“大莽山被冲天宫数次袭扰,本座的别院也毁于一旦,不去也罢。”

  颜如花点点头。“不如去天歌山,在度劫宫旁修炼些日子,令图被镇压,琳琅界自然要开启对九元界的封印,那时青鸾妖尊就可飞升仙界了。”

  “如封印开启,这次飞升的巨擘不少,颜魔君也该在列的。”青鸾脸色稍霁,也不回答是不是去天歌山。

  ……

  厉无芒镇压吓八个令图裂体,随后将麾下将青鸾、颜如花、螺钿、刘珂聚集在一起。刘珂将金塔交与颜如花,青鸾道:“颜魔君可在本座背脊上安置阵法!”

  青鸾先前见九鳍鲨背负金塔阵,心知颜如花无法凭空布阵,与令图最后一战,青鸾自然要尽力而为的。

  “有劳妖君。”颜如花也不客套,将金塔阵甩手布下,青鸾本体突然暴长数倍,百丈的羽翼张开,承接下九座金塔。

  “有魔魄在此,令图必来争夺。”厉无芒担心古魔见复生不遂,逃离此地,反而是后患。就在万妖海镇压令图,才是毕其功于一役。

  刘珂虽然狂傲,但却心细如发。“古魔应该还有其他手段,我等如不敌,青鸾妖君可携金塔遁走。”

  此言一出,众人默然。古魔令图虽然被削弱八成修为之力,但上古大魔,城府至深,修仙者很难揣度。

  翩跹等气息出现在焚天火海外缘,厉无芒连忙去接应,将七强者带到刘珂等身旁。

  “翩跹阁主可能推衍未了之局?”颜如花见翩跹到,喜出望外,急忙问道。

  “天意从来高难测。”翩跹有些沮丧。一直在袖中推衍变局,数中迷乱,翩跹也难断定。

  厉无芒昂然道:“天道便是人道,尽力而为就是。”

  翩跹一笑。“有厉真君在,想来令图是遇上克星了。”翩跹话语不虚,厉无芒是九昊精血的传承者。九昊上古大妖,当年与令图必有争斗,否则古魔也不至于提起九昊,就愤恨不已,既然如此,阻止令图复生岂不是天意?

  “令图在何地?”刘珂问道。强者中只有厉无芒在焚天火中神识通达,略一扫便道:“百里外,令图在四处乱撞。”

  “令图依然是心有不甘。”翩跹摇摇头。“这古魔枉自修炼千万年,九元界折戟还是难免。”

  ……

  厉无芒将焚天火一收。古魔令图神识随即识别出度劫宫强者。一步向此跨来。

  三头六臂的令图双目赤红。绿色的魔躯上黑气滚滚,此魔已经愤恨至极,天风伞一张,巨浪般的风刃自伞地狂卷而出。

  度劫宫强者严阵以待,不等古魔近身,宝光烁烁遁散开来。在青鸾脊背驱动金塔阵法,颜如花罗袖一挥,九尊陨星魔相结下。朝风刃巨浪扑去。

  陨星魔相对天风刃,都是宝器凝聚魔力。旗鼓相当。但陨星魔相有金塔中魂魄之力,这又强于天风刃。只见魔相手足并用,在疾风暴雨

章节目录